• 第191章空寂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3本章字数:3178字

    “亦克,快到上班时间了,你直接去单位吧,我正好要出去办事,经过芸儿单位那边,顺便送她过去就行了。”曹莉说。

    我刚要推辞,芸儿看了看曹莉的宝马,对我说:“小克,也行,那我就搭曹姐的顺风车吧。”

    我无话可说了,只得应允。

    “走,妹子,姐送你!”曹莉亲热地拉着芸儿的手上了自己的宝马。

    看着曹莉的宝马离去,我心事重重地上了车,没有回单位,直接去了海边那熟悉的小树林边。

    坐在海边的沙滩上,我闷闷地抽着烟,心里觉得有些乱,还有些空寂。

    我理解自己的心为什么会乱,却不理解自己的心为什么会空寂,芸儿不是已经回到我身边了吗,为什么我还会有这种感觉?

    正郁郁间,突然听到身后有停车下车关车门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曹莉来了。

    妈的,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看她过来了,站起来,拍打了下屁股,打算离去。

    “站住——”曹莉怒气冲冲地奔我而来。

    我看了下周围,空荡荡的没人,除了我俩。

    我站住,看着走过来的曹莉:“曹主任,干嘛?”

    “干嘛?你说干嘛?”曹莉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兔崽子,原来以前你在骗我!”

    我做惊愕状:“我怎么骗你了?”

    “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以前不是说,你不跟我干是因为要对女朋友保持忠贞吗,操——原来你还有一个女朋友,原来那个海竹只不过是你解渴的代替品,现在以前的女朋友来了,你他妈的到底是为那个女人保持忠贞的?”曹莉眼睛有些冒火。

    我做无谓状:“两个都保持!”

    “狗屁,我看你是在糊弄老娘,耍我呢!敢骗我,我跟你没完!”

    “那你想要怎么样?”我看着曹莉。

    曹莉扭头看了看周围,然后指了指小松林:“到这边来说话!”

    说完,不由分说,曹莉拉着我就往小松林那边去。

    到了松林深处,曹莉站住脚看着我,脸上怒气消失了:“你敢欺骗我,这事不能就这么了了。”

    “你想怎么了?”我看着曹莉。

    曹莉脸上露出饥渴的表情:“轰一炮,就在这里。”

    “我不!”

    “你不?你还犟嘴?妈的,我什么地方比你那芸儿差,抓紧来,听见没?”

    说着,曹莉就要动手。

    我退后一步:“使不得,曹主任!”

    “怎么使不得?我说使得就使得!”曹莉逼近我,眼睛里带着炽热,“乖,听话,姐还从来没打过野战,来,试试滋味。”

    正在这时,树林里突然出现了两条野狗,离我们不到10米远,正看着我们。

    我伸手揪住曹莉的头发,一用力,曹莉就被我提了起来。

    “哎哟——”曹莉叫了一声,接着怒目看着我,“兔崽子,你干嘛?疼死我了!”

    “嘘——”我小声说着,边看着前面,“有野兽——”

    “啊——野兽?”曹莉吓了一跳,扭头一看,看到了那两只野狗,说,“哪里是什么野兽,两只狗而已。”

    我这时冲两只野狗做了一个吓唬的动作,两只野狗往后一缩,接着前爪一弯,喉咙里嚎叫了一声,作势要扑过来——

    “啊——”曹莉惊慌地叫了一声,要往我怀里扑,我一闪身,曹莉扑了个空,抱住了一根树干。

    我弯腰捡起一根粗树枝,然后叫了一声:“曹主任,你快跑,我掩护——”

    曹莉急忙快速逃了出去,我拿起树枝冲两只野狗冲了过去,边大叫一声,两只野狗一看来了不怕事的,撒腿就跑。

    狗从来都是欺软怕硬,和某些人一样。

    然后我出了树林,曹莉正坐在远离树林的沙滩边喘气,惊魂未定。

    我慢慢走过去,这时附近来了几波游人。

    我走到曹莉跟前,坐在她旁边,用玩世不恭的表情说:“曹主任,刚才幸亏你跑得快,不然,可就糟糕了,可就不仅仅是被咬那么简单了。”

    曹莉说:“怎么了?”

    我说:“那两只野狗是公狗,刚才要不是你跑得快,说不定……”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去死——”曹莉骂我了一句,接着又恨恨地说,“那两个狗杂种,什么时候出现不行,偏偏这个当口,还吓得老娘够呛。”

    曹莉又看着我:“亦克,你小子福气不浅啊,自己混的不咋样,找的女人还都很牛逼,走了一个空姐,又来了一个外企的。”

    “人的福气都是自己造化的。”

    曹莉说:“能得到我的青睐,也算是你的福气之一。我这么一个大美女,主动倒贴给你这个没钱没权没地位的落魄小子,你说,谁有这么好的福气?你真不识好歹。”

    我说:“我这人就是贱命,就是不识好歹,没办法。”

    曹莉幽怨地瞪了我一眼。

    过了片刻,曹莉问我:“对了,亦克,我问你个事,你得老实回答我!”

    “你说,我这人,优点是诚实,缺点是太诚实!”

    曹莉哼了一声:“我问你,这次你和秋彤还有孙总到南方开会,后来你又单独和秋彤一起去考察,你觉得开心不?”

    我想了下,回答说:“孙总没走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可是,孙总走了之后,我一点都不开心!”

    曹莉眼睛一亮:“为什么?”

    “孙总在的时候,对我还是很照顾的,出去玩都带着我,可是,孙总走了后,跟着秋总一起出差,好不开心哦。”

    “怎么了?是不是她骚扰你了?”曹莉看着我。

    我心里明白曹莉的用意,她无时无刻都在想抓住秋彤的小辫子,只要能放倒秋彤,她是不惜牺牲我的。

    我做不平状说:“那倒没有,秋总除了工作,根本就不和我说一句话,还有啊,出去考察学习的过程中,不停安排我干这干那,除了找材料就是让我做好记录,整个就是一工作狂,我想出去游玩一下都没机会。就连人家接待的报社主动提出安排的游玩项目,她都拒绝了。哎——出来考察哪里能这样啊,去了这么多地方,一个景点都没玩过,净是工作了。”

    我言语间对秋彤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曹莉一听,泄气了,接着又强笑了下:“那没关系,等以后我有机会出去考察开会,我争取带你去,保证玩的爽。”

    我没说话,心里暗笑,曹莉和我不是一个部门,她开会单独带我出去的机会基本就不会存在,即使存在,我也会化解掉。

    曹莉想了半晌,又问我:“对了,你有没有发现秋彤和孙总之间……有什么猫腻没有?”

    我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没有,曹主任,你怎么能那么想啊,孙总是集团总裁,怎么会干那样的事情呢?再说了,秋总虽然工作安排上很让我不满,但是,她在生活作风上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从来不单独和孙总呆在一起,就连去孙总房间汇报工作,都是带着我一起去。”

    曹莉松了口气,脸上却又带着一丝失望,这表情让我看出了她内心的矛盾,既不想让别人和她争男人,却又想抓住秋彤的把柄。

    秋彤身边有这么一个时刻盯住她准备暗算她的曹莉,让我感到隐隐不安,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何况,秋彤身边还不止有一个曹莉,还有赵达剑,还有孙栋恺,甚至还有一个曹滕。

    妈的,防不胜防啊,须时刻警惕着。

    正在这时,曹莉的手机响了,是孙栋恺打来的。

    “孙总,我在外面忙事情的,嗯……你说……”曹莉接听孙栋恺的电话,“哦,刁老板请客……他想做我们集团的那块工地……”

    我知道,孙栋恺在集团除了分管经营,还分管基建。集团最近正要搞一个地产项目。

    “他姐夫打了招呼,那刁老板还这么客气啊。”曹莉笑着,“行,既然他想加深感情,那晚上我就跟你一起去赴宴。”

    无疑,这刁老板就是刁世杰,他是想做集团正要开发的这个项目的工地,他姐夫先给孙栋恺打了招呼,然后刁世杰出面请孙栋恺吃饭加深感情。

    打完电话,曹莉带着炫耀的表情对我说:“还记得那天在皇冠大酒店吃饭时候遇到的那位刁老板不?他可是法委主要负责人的小舅子,他今晚请孙总去吃饭呢,还邀请我了。”

    我笑了笑:“你真有面子!”

    “这位刁老板,可是很有背景的大老板,做的都是大生意,人家能看上咱们集团的工地项目,那是给我们面子。”曹莉站起来说,“走了,死东西,一个下午的功夫白费,白浪费我的感情和雌性荷尔蒙。”

    说完,曹莉一扭一扭走到车边,开车走了。

    我继续呆在海边,感受着海风的吹拂,思考着我的考察报告……

    天色渐晚,我正要开车去接芸儿下班,却先接到了芸儿的电话:“小克,我今晚有个饭局,不回去吃饭了!”

    “刚上班第一天就有饭局啊,同事为你设的欢迎餐会?”

    “不是,是曹莉,她约我晚上一起到远洋洲际大酒店吃饭。曹莉开车过来接我的,车子正停在楼下!听说这远洋洲际是海州最高档的五星级大酒店!”

    我一听,懵了!

    曹莉要带芸儿去参加刁世杰的酒场,要带芸儿去和刁世杰和孙栋恺这两只色狼认识!

    曹莉第一天结识芸儿,就要带芸儿参加酒场,芸儿竟然立刻就痛快答应了。

    我此刻还不知道曹莉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知道,曹莉一定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