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章凄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3本章字数:3126字

    看到我,李舜停住了脚步:“我和秋彤订婚了,你知道不?”

    “刚知道!”

    “你不打算祝贺我一下吗?”李舜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凄冷。

    我注意到,李舜的左手上没有戴戒指。

    “祝贺你,李老板!”我说。

    “祝贺个屁!”李舜突然说,“靠,我的要求一个也没实现,就这么订婚了,这下一步还得结婚。让辞职不辞职,让把那小孩送走就是不送,全职太太木有,没结婚先有了小孩,我这面子往哪里放?你说,往哪里放?”

    听到这里,我立刻做出了一个判断,李舜没有把秋彤收养丫丫的事情告诉父母,难道他突然对丫丫动了恻隐之心?不忍心这孩子再度成为孤儿?

    李舜虽然是我在问我,却似乎又不需要我做出回答,接着说:“还记得我给你下达的任务不?”

    我点了点头:”嗯。”

    “记着就好,我告诉你,亦克,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跟我走,要么就在这里呆着,哪里都不准去。当然,你家里的父母我会照顾地很好的,这个你放心就是。”

    我的心里一阵寒意。

    李舜抬头看着春意浓浓阳光明媚的海州的天空,阴冷地说了一句:“最近海州的气候有些阴,我正在筹备把手里的项目往南迁移,这以后,我发展的重点就要在明州了。”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李老板,明州那边,还是也要小心点的好,不要太招眼。”

    李舜突然歇斯底里地大笑一声,接着说:“操——你以为我把项目南迁就代表我在海州怕了?我李舜这么多年来,怕过谁?能让我李舜害怕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我这是经营规划,战略转移,你懂不懂?

    做事业,要有战略规划,要有长远眼光。老爷子老太太不过就是调整了下职务,这是正常调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多大个事?”

    我看着李舜,不知道李舜这话有几分是真的。

    “明州我的事业正红火呢,在明州,老子就是天下第一,谁敢惹我?”李舜的口气有些嚣张,浑身得瑟着,“我的2046,我的当铺,我的特殊服务业,正开展地红红火火呢,这是我事业的四大支柱。在明州,不客气地说,挡我者死!不管他是道上还是白道。”

    我沉默了片刻:“那天明州2046的事情,五子告诉你了吗?”

    “告诉我了。”李舜拍拍我的肩膀,“兄弟,让你受惊了,那事,我专门痛骂了经理和保安队长一顿,要是你还觉得不解气,回头我狠狠揍他们一顿。”

    “这倒不是主要的。”其实我想问的是五子有没有告诉李舜关于四大金刚突然出现的事情,我继续说,“我想说的是那天晚上……”

    话还没说完,李舜就打断我的话:“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赶飞机去明州,有事回头再说。对了,你以后要是缺钱,就跟我说声,我这里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说完,李舜匆匆走了。

    看着李舜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很孤独。

    我摇摇头,然后去了办公室,将考察报告打印出来,直接去了秋彤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开着,秋彤正站在窗口抱着胳膊看着外面。

    看着秋彤的背影,我感觉她此刻显得很忧郁,很无助。

    我站在门口轻轻咳嗽了一声,秋彤的身体微微一颤,迅速用手抹了一下眼角,接着轻轻转过身来。

    看到我,秋彤微笑了下:“亦克,来——”

    我进去,秋彤坐到办公桌前,招呼我坐在对过。

    我把考察报告递给秋彤,秋彤接过去,认真看起来。

    半天,秋彤眼里露出欣喜的表情:“亦克,你的思路太好了,大大超出我的想象,特别是自办发行多元化经营的方面。”

    听到秋彤的夸赞,我心里很受用,笑着说:“这可都是在你的启发下想出来的,没有你的点拨,我是想不出这些的!”

    秋彤紧紧抿住嘴唇,凝神沉思着。

    我接着说:“以上思路的落实,都涉及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所有的想法都是空!”

    秋彤抬起头看着我:“我明白你说的是发行车,是不是?”

    我点点头:“是的!目前我们的发行车都是面包车,这些面包车每天运送报纸,目前的容量基本饱和,要拓展这些新业务,就必须要淘汰目前的这些发行车,更换厢式货车,邮局那样的厢式货车。厢式货车载重大,空间大,装得多,而且,从长远来说,使用的时间也长。看起来目前的投资是大了些,但是长远来看,是一笔很划算的帐。”

    “你说的很有道理!”秋彤点点头,深深呼了口气,直起腰,突然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被秋彤看得有些发毛,说:“秋总,你怎么了?”

    秋彤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依然凝神看着我。

    “秋总——”我伸出手在秋彤眼前晃动了一下。

    秋彤慢慢回过神来,深深地看着我,缓缓说了一句:“亦克,你确实厉害!我服了。”

    这无疑是秋彤对我的最高褒奖,我有些受宠若惊了,咧嘴笑着。

    秋彤认真地看着我:“亦克,我服了你的脑瓜子了,我得好好向你学习。”

    我忙说:“哪里,我的思路是来自于你的启发,没有你的思路,也就不会有我的思路,这应该说是我们共同的结果。”

    秋彤说:“你的战略意识转换地很快,很有高度,超出了我的意料,我没有想到,你接受新事物吸收新事物的能力这么强。亦克,我想知道,你的脑瓜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呢?”

    秋彤歪着脑袋看着我,带着几分好奇。

    我不由伸手摸摸脑袋:“装的是脑浆啊。”

    秋彤“噗嗤”笑了出来:“你真逗——”

    我又咧嘴笑起来。

    “亦克,我怎么感觉你的能量是无限的呢?”秋彤继续歪着脑袋看着我,“我觉得,要是不在我这里,你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甘于在我这里做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

    “为了赚钱呗!”

    “这个理由不充分,没有说服力!你完全可以有赚钱更多的地方。”

    “因为你好啊,你对我好,知遇之恩,我愿意继续在你手下工作!”我又说。

    秋彤又摇摇头:“这个理由还是不充分,好上司多的是,又不是只有我一个。”

    “但是,你却只有一个!”我不假思索突地冒出一句。

    说完这话,我的心猛地跳动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说出了这句话,我低下头,不敢看秋彤的眼睛。

    秋彤闻听,愣住了。

    少顷,我偷偷抬眼看了一下秋彤,看到她正怔怔地看着我。

    她的神情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微微发红。

    我的心跳更加厉害,突然又觉得很羞愧,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颇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

    我此时的羞愧还来自于现实,我已经拥有了芸儿,而秋彤也已经订婚,也许很快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在这里说这话,凸显出我多么肮脏卑鄙的灵魂!

    我和秋彤都沉默着,房间里很静,静地让我有些窒息,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会儿,秋彤轻声笑了下,笑得有些勉强。

    “亦克,我觉得你是个有福气的人!”秋彤说,脸上的神情恢复了常态。

    我抬头看着秋彤,心里还有些尴尬。

    “你很有女人缘啊,你看,海竹对你那么好,现在,海竹走了,你的初恋女友芸儿又来了,芸儿那么漂亮。还有,你和元朵,元朵对你……”说到这里,秋彤顿了顿,“元朵对你……我不知道现在如何,但是,起码,从前,我是能感觉出来的。”

    我咧了咧嘴,又觉得尴尬起来。

    “所以,我说你很有女人缘,这么多好女孩都围着你。”秋彤笑着说,“当然,最终能和你长久在一起的,只有一个。现在,海竹离去了,元朵也不做声了,芸儿在你身边,你的初恋回来了,多好啊,你可要好好珍惜呢。”

    我点点头。

    “人生最大的幸福在于平凡,最长久的拥有在于珍惜。”秋彤又说了一句。

    这句话是浮生如梦曾经在网络里告诉我的,此刻从秋彤嘴里说出来,不由让我别有感觉。

    秋彤又说:“其实,亦克,我现在发现你是个蛮优秀的男人,虽然没有金钱,没有学历,没有地位,但是,你自身所映射出的男人魅力却是越来越大,不然,海竹、元朵哪里会这么着迷你呢,还有芸儿又怎么会回到你身边呢?”

    这是秋彤第一次从一个女人评价男人的角度来说我,我心里感到有些冲动。

    “亦克,能和你这样的人做同事,做朋友,我很高兴,也很珍惜。我希望,我们能做长久的好同事,我身边能有你和海枫、小猪、元朵这样的朋友,我很珍惜。”

    我明白秋彤这话里的意思,她的心只给了虚拟世界的异客,不会再给任何人。

    此时,我不敢想象要是她知道我就是那个异客,她会是怎样的神情,或许,她的世界整个都崩溃了,或许,我连她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永远记得她说的那句话,最不能原谅的就是欺骗!

    我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觉得自己对不住芸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