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安慰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3本章字数:3153字

    第二天,秋彤告诉我,她把我的考察报告修改完,呈给集团了。

    “这份考察报告牵扯的面很大,特别是牵扯到20辆发行车辆的更换,这不是个小数字,如果能打动集团老大们的心,那就好了。”秋彤说。

    “嗯。”我点点头。

    “很快就要到五一长假了,这次就不安排你值班了,回老家去看看父母吧。”秋彤又说。

    “好!”我还真想爹娘了!

    晚上回到宿舍,我和芸儿说起五一放假的事情,问芸儿想不想去我老家。

    芸儿含糊其辞地吱唔了一声,我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

    第二天晚上,我接芸儿下班的时候,芸儿告诉我一件事,公司要派她到深圳总部去接受新手培训,过几天就走,为期半个月,五一假期照常进行,她不能和我一起回明州了。

    芸儿不满地嘟哝着:“这大过节的让我去培训,太可恶了,这外企资本家就是剥削,什么时候不能培训啊,非得占用过节的时间。我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回你老家去玩呢,唉……”

    我安慰了半天芸儿,让她以以工作为重。

    两天后,芸儿飞去了深圳,参加培训去了。

    芸儿走后的第二天,五一长假开始了,我飞回明州,去看我的爹娘。

    在去明州的飞机上,我遇到了海竹。

    我是在登上机舱后遇到海竹的,这些日子没见海竹,海竹瘦了很多。

    她看见我,边引领我去座位边问我:“哥,芸儿姐去深圳培训去了是吧,我哥今天也去了。”

    我知道海枫今天也去深圳总部汇工作,就嗯了一声。

    坐下后,海竹问我:“回家看看?”

    “嗯……”我又答应了一声。

    海竹说:“哥,下飞机后,你在出口等着我。”

    我不知道海竹是何意,答应了海竹。

    到明州后,我在机场出口处等了一会儿,接着看见海竹开着海枫的那辆车过来了,停在我跟前,海竹摇下车窗看着我:“哥——上车!”

    我上了车,海竹说:“现在是节日期间,公共汽车很拥挤,你还带着这么多行李,我送你回家吧!”

    我此次回来,买了很多海州特产。

    我刚想推辞,海竹接着说:“我休班,今天没事,正好也想去山里散散心。”

    “那就麻烦你了。”

    海竹抿了抿嘴唇:“哥,你不要和我这么客气,我会觉得别扭的。”

    我于是不再推辞。

    海竹开车到了一家商场门口,停下车对我说:“哥,你在车上稍等下。”

    说完,海竹下车进了商场,不大一会儿,海竹出来了,提着两大包东西,放到后座:“第一次去你家,不能空着手!”

    我们继续走,接近中午时分,终于到了我家。

    爸妈正在家门口等候,我在海州还没出发时就打电话告诉他们了。

    车子缓缓停在我家门口,爸妈高兴地迎过来:“小克——”

    我下车,海竹也下了车,礼貌地冲我爸妈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

    妈妈一看到海竹,接着就亲热地拉着海竹的手:“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说:“爸,妈,这是海枫的妹妹,叫海竹。”

    海枫虽然没有来过我家,但是我经常在爸妈跟前提起海枫,他们都知道我有这么一个铁哥们。

    “是海枫的妹妹啊,啧啧——真好看的女娃!”妈妈更加热情了,拉着海竹的手,上上下下看个没够,看地海竹都不好意思了。

    我边从车里往外拿东西,边对爸妈说:“这是海竹专门买了来看你们的,这是我从海州带来的……”

    “哎呀——你看,你这孩子,来叔叔阿姨家作客来带东西,太见外了。”爸妈不免客气了几句。

    “叔叔,阿姨,你们看起来真年轻,身体都很好啊!”海竹说。

    “呵呵,老喽,你父母身体都还好吗?”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拉着海竹的手不放,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海竹。

    “都好!”海竹说。

    “来,孩子,快家里坐,你阿姨早就做好了饭,就等你们来吃饭呢!”爸爸高兴地招呼大家进去。

    进了堂屋,香气扑鼻,满桌的饭菜勾起了我的食欲。

    我们坐下,我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招呼海竹:“海竹,来,这就等于到了自己家了,别客气,吃——”

    海竹笑嘻嘻地看着我,拿起筷子,接着又看着爸妈:“叔叔,阿姨,你们也吃吧。”

    “哎,好!”爸妈喜滋滋地拿起筷子,妈妈开始不停往海竹的碗里夹菜,“来,孩子,这是阿姨亲自下厨做的,尝尝好吃不?”

    “嗯……阿姨的手艺真好,真好吃!”海竹乐呵呵地边吃边说。

    我看着海竹说:“从早饭到午饭,我们可是跨越了好几千里。”

    “哦,你们是一起从海州来的?孩子,你也在海州工作?”爸爸看着海竹。

    “叔叔,我是南航的,在飞机上工作,专门飞明州到海州,我家在明州!”海竹说。

    “在明州好,好!”妈妈说。

    “今天我下了飞机,海竹嫌我坐公共汽车不方便,特意开车送我回来的!”我说,“海竹今天很辛苦呢。”

    “哥——你怎么这么客气呀——”海竹对我说了一句。

    妈妈一听海竹叫我哥,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又继续给海竹夹菜,边说:“孩子,你哥哥海枫怎么没一起来呢?”

    “我哥到深圳去汇报工作去了。”海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芸儿姐也去了。”

    “芸儿是谁啊?”妈妈说。

    海竹一愣,看了看我,显然她开始以为我妈已经知道了芸儿。

    “芸儿是我哥的女朋友啊——”海竹傻傻地说。

    “哦,呵呵……”妈妈笑着,“海枫可真不错,带着女朋友去深圳。”

    “不是呀——我说的我哥是小克哥,不是海枫哥呢!”海竹说。

    爸妈一听,都愣了,看看我,又看看海竹。

    “这……怎么?孩子,你不是……”妈妈看着海竹,脸上带着巨大的失落和失望。

    “阿姨,我是我哥的妹妹啊。”海竹说,“我哥的女朋友是芸儿姐,比我可漂亮可爱多了,她在我海枫哥的单位里干工作,外企呢。等有空,让小克哥带回来给你们瞧瞧,这次要不是芸儿姐去深圳培训,她肯定就和小克哥一起回来看你们了。”

    爸妈听了,脸上的神色好转了一些,仍然带着有些失望的神情看着海竹,似乎他们对海竹极有好感。

    吃过午饭,我带海竹到家附近的山上玩了半天,海竹对我说:“哥,你爸妈真好,你们一家人真好。”

    言语间,海竹带着一丝失落和惆怅。

    我对海竹说:“阿竹,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会找到比我好得多的男人的,这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

    “可是,你却只有一个!”海竹说。

    我一愣,这丫头说话的语气和内容怎么和那天我跟秋彤说的一样。

    “唉——不说这个了,反正你也不爱我,你心里只有芸儿姐姐。我其实心里好羡慕芸儿姐姐,女人啊,都是前世修来的命。”

    我看着远处山谷里连绵的金黄的油菜花田,没有说话。

    “秋彤知道你和芸儿姐的事了?”海竹说。

    “嗯……”

    “怪不得那天她给我打电话,问我和你怎么了?”海竹说,“我给秋彤说了,说是我自己主动放弃的,说芸儿姐是你的初恋,你一直想着她,现在芸儿姐回来了,我就下岗了。”

    海竹在这里用了下岗这个词,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哎,我也不能算是下岗,本来就没上岗,又谈何下岗呢。”海竹自嘲地说,“海枫哥还责怪我,说我不该自己主动放弃,他呀,哪里知道我心里的苦衷呢。他自己知道了芸儿姐离开段翔龙的消息后,为了我一直瞒着你,我知道这事后心里一直很不安,我可不想让自己一直不安下去,就算最后我得到了你,良心也会不安稳的。我和海枫哥说了我的想法后,他也不说什么了,其实,在这事上,海枫哥是不对的,虽然他是为了自己的妹妹好。”

    “我不责怪海枫的,我理解海枫的心。”

    “其实,自从和你再见面后,我曾经提出来让海枫哥帮你,但是海枫哥说如果他要是那样做,你会翻脸的,说会伤了你的自尊心。”

    “海枫这么想就对了,我是一个男人,我跌倒了,自己会爬起来,他要是觉得我可怜想帮我,那就不是我哥们了,说明他不了解我!”

    “你们男人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呵呵笑了下:“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这是一个男人意志和血性的问题,大丈夫当横行天下,不管是落魄还是风光,都要挺直腰板活着,都不能接受别人的施舍。挫折和磨难,是男人成长的最佳药剂,从磨难中再度崛起的男人,愈发能经受风暴的洗礼,在挫折下一蹶不振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

    海竹带着赞赏的眼神看着我:“不愧你哥俩,你和海枫哥的观点是一样的,当时他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他对我说了,说你别看亦克这小子现在很落魄,那是他自己故意沉沦的,他现在是在积蓄能量,储存养分,像一只冬眠的北极熊,早晚有一天,这小子会惊天动地的崛起的。”

    我忍不住笑起来:“这小子太夸张了。”

    海竹也笑起来:“我也对你重新崛起很有信心的,哥,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