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章捣鼓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3本章字数:3251字

    我心里一惊,看了一眼李舜,李舜眼睛眨了眨,没有看我,紧盯住手机。

    “怎么了?有事吗?”我顿了顿,接着问秋彤。

    “也没什么事,我就是突然想到李舜会不会利用假期的时候拉你做坏事。”秋彤说,“亦克,我可给你说啊,不要跟着李舜去捣鼓那些害人的事情,既然你已经离开了他那边,就不要再掺和他的事情了。”

    我大脑一阵发晕,秋彤难道会算啊,我刚和李舜在一起,她就来了这么一个电话,到底是她会算呢还是她有心灵感应?依照我和她现在的关系,还不至于到心灵感应的程度啊!

    李舜脸色拉了下来,皱了皱眉头,努了努嘴巴,显得不乐,还有些无奈。

    “哦……”我含混混沌地应了一声。

    “应该是我想多了,你现在在云南老家,怎么会和李舜搅合在一起呢。”秋彤笑着说,“好了,不打搅你的假期了,就这样吧,我要带丫丫去爬崂山了,哎,锻炼身体去,全民健身哦。”

    说完,秋彤挂了电话。

    李舜脸色阴沉地看着我:“这个电话来的可真是时候,我刚把你带出来,她就来电话了,她会算啊?”

    我没说话。

    “看起来,你这个新老板对你还是挺关照的嘛,还不让你跟我再捣鼓什么事。”李舜看着我,“怎么?亦克,你是听你新老板的呢还是听我这个前老板的呢?我和秋彤谁的面子大呢?”

    我看着李舜:“李老板,你说这些有意思吗?”

    “废话,没意思的话我从来不说!”李舜蛮横地说,“回答我的问题,亦总!”

    我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李舜说:“我人都已经在你这里了,你还要我怎么回答?”

    李舜一咧嘴:“这倒也是。嗯,看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不知怎么,我听了李舜这话感到很别扭,妈的,什么叫心里有他啊!

    “好了,不扯淡了,言归正传,说正事,你刚才看出来什么道道没有?”李舜看着我。

    我缓缓摇了摇头:“没有。”

    李舜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还有些不相信,瞪着我:“你真的没看出来?”

    我点点头:“是的,确实没看出来,整个过程,一切都是那么符合程序和规则,没有任何纰漏。”

    “真的?”

    “真的!”我加重了语气。

    “操——怎么会?我就不信他是凭自己运气赢钱的,我坚信他必定捣鬼了,你为什么看不出来?你都看不出来,难道他真有那么高的手法?”李舜有些恼火地说着,将烟头狠狠摁进烟灰缸里,“不行,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必须给我找出他的猫腻,抓住他的把柄。”

    李舜有些蛮不讲理了,死逼我。

    我其时也有些疑惑,我心里也认定段翔龙必定是捣鬼了,但是,我确实看不出他是如何捣鬼的。

    此时,即使没有李舜的死逼,我强烈的兴趣也会让我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何况,我和段翔龙还有过节,我现在很想整他。

    我想了想,对李舜说:“你给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放假吧,这里除了我,任何人不要让进来。”

    李舜看着我:“你——”

    “从现在开始,我吃住在这里面,你安排人定时给我送饭就可以,困了我就睡这值班的床。还有,这段时间以来,也就是段翔龙到这里玩以来的录像资料,都给我。”

    李舜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要发狠了,眼神一亮,忙点头:“好,我这就安排人给你找。”

    “没有我的话,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我又说。

    “一定,除了我,谁都不让进!”李舜频频点头。

    “你也不要进来!”我说了一句。

    李舜眼皮一扬,刚要发作,接着又顿了下去,咧嘴一笑:“好,我也不来打扰你。其实,我是怕你一个人寂寞。”

    这话我听了又觉得很别扭,说:“我需要一个安心安静的环境,我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女人,有什么怕的?”

    李舜神色竟然有些尴尬和难堪,接着不说话,出去了。

    很快,李舜按照我的要求安排好了一切,我关死监控室的门,这时大厅里新的一局又开始了,段翔龙又开始了洋洋自得地博弈。

    我调整监控器的距离,开始同时从几个屏幕上的不同角度观察着段翔龙的一举一动……

    随后的一天一夜,我除了在段翔龙赌博的时候观察他,就是一遍遍重播段翔龙以前的录像资料,从他赢钱看到他输钱,又看到他赢钱。

    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录像资料,除了看段翔龙,还注意观察周围的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发牌小姐和场边的工作人员。

    不知来回反复看了多少遍,我始终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我此时大脑已经完全进入了往我的境地,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越看不出来我越不肯放弃,我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性格又开始张扬,我就不信段翔龙是神人,我就不信找不出他的猫腻。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地上的烟头越来越多,监控室里烟雾弥漫,我又一次重头开始看录像资料,开始对段翔龙翻牌前后的资料进行对比。

    我不仅对比段翔龙的细微动作,还对比周围人的所有细节,同时开始思考着段翔龙的性格和做事方式,探寻着这其中所有人的活动规律。

    我不停地转换着思维方式,注意力渐渐锁定在几个轮番发牌的发牌小姐身上,观察着她们发牌时段翔龙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以及下注的筹码大小。

    漫长的思索和观察之后,我脑子里突然一亮,一拍脑门,妈的,是了,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似乎应该是找到段翔龙的猫腻所在了!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仰头重重叹息了一声。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走出了监控室,看看时间,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

    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心情有些沉重,还有些抑郁。

    李舜正坐在门口走廊里的椅子上抽烟,见我出来,站起来迎过来:“兄弟,辛苦了,一直没睡觉吧。”

    我冲李舜勉强笑了下,点了点头。

    “那……结果出来没有?”李舜迫不及待地问。

    我心里又犹豫了一下,接着缓缓摇摇头。

    李舜脸上露出极其失望的神色:“怎么搞的,怎么还没找出来?”

    我点燃一支烟,平静地看着李舜。

    李舜烦躁地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看着我:“那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我等的就是李舜这句话:“我想和场子里的人单独谈话,每个人都谈谈。”

    李舜眼神一震,看着我:“你是怀疑我们内部有内奸?出了内鬼?”

    李舜大脑的反应速度够快的,我又犹豫了一下,接着又摇摇头:“不是,我是想从和他们的谈话里捕捉关于段翔龙的蛛丝马迹。”

    “哦……”李舜眼里又露出一丝希望,“好,我马上安排这事,是你自己谈还是我和你一起?”

    “我自己!”我干脆地说。

    “靠,把我也当外人?不让我参与?”李舜不满地说。

    我不说话,看着李舜。

    “好好,就听你的!”李舜看我这副神态,妥协了,接着就去安排。

    安排场子里的人谈话,其实不过是我的一个幌子,我的真实目的是只和其中一个人谈,但是,我不想让李舜看出什么,也不想让李舜知道我的意图,因为我知道李舜一旦知道内情后的狠辣手段。

    我这时不由又动了恻隐之心,想放那人一马。

    我想放一马的那人,并不是段翔龙。

    下午,场子里的工作人员一个接一个走进谈话间,我一个一个和他们交谈。

    其实谈话内容很简单,我只是简单问几个和段翔龙无关紧要的问题,然后就让他们出去。

    我心里当然明白,段翔龙的事情,不能扩散的范围太广,能让工作人员知道的尽量保密。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3号发牌小姐,一个不到20岁身材窈窕面容姣好打扮时髦的小姑娘。

    这位才是我真正谈话的对象。

    这四个从缅甸来的发牌小姐是李舜通过老秦挖来的,每个人的待遇都不低,月薪都在1万元以上,这还不算客人的打赏,客人的打赏其实更多,能达到工资的若干倍,遇到运气好的时候,一天就能收入接近2万元。

    3号进来,冲我微笑了下,然后弯腰鞠躬,声音很甜很脆:“亦哥好——”

    “小姑娘,坐!”我笑了下,指指我对面的沙发。

    3号坐下,看着我,眼神很明亮。

    发牌小姐不是谁都能干的了的,没有敏捷的反应和聪明的脑瓜子是无法学会的,智商都是不低。

    “小姑娘,你家是哪里啊?”我放缓语气问她。

    “云南腾冲!”她说。

    我一愣,原来和我是半个老乡。

    “家里都有什么人啊?”我继续问。

    “家里有父母,还有两个弟弟,都在上学。”女孩继续说。

    “父母都还好吗?”

    3号眼神黯淡下去:“不好,阿爸得了白血病,一直在住院治疗,阿妈几年前出了车祸,下身瘫痪了,常年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

    我一听,心里涌起巨大的同情:“这样啊,那你家里的生活……”

    “两个弟弟要上学,阿爸要治病,为了不让弟弟辍学,为了给阿爸治病,我才出来打工的,先去了金三角,在那里学会了做发牌手,然后又到了这里。每个月赚的钱都往家里邮回去。”

    我点点头:“你真是个好孩子,年纪轻轻就承担起了一家人的生活和负担,你爸妈有个好女儿,你弟弟有个好姐姐。”

    “谢谢亦哥!”3号说。

    我话题一转:“知道我叫你来谈话是干什么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