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你看我的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3本章字数:3214字

    3号神色有些不安,接着低声说:“不知道!”

    我点燃一支烟,看着她:“我想你应该知道。”

    3号到底是见过场子的,神色迅速镇静下来,看着我笑了:“亦哥,你说的是什么啊,我真的不知道呀——”

    我笑了下,不想和她绕弯子,掏出一副扑克牌,直接了当说:“阿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看我的手——”

    说着,我开始发牌,同时故意放慢了速度,做了几个动作。

    3号一看,脸色唰地煞白,眼里露出惊惧的神色。

    我明白她为什么惊惧,因为她明白我是为什么找她谈话的了,她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她更知道场子里对内鬼的惩罚规矩。

    “噗通——”她突然跪到我跟前,眼泪哗哗地出来了,声音颤抖着:“亦哥——你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说着,她呜呜地痛苦起来,抽噎着说:“我是想多赚钱给阿爸治病,我昏了头,亦哥,你一定要救救我。”

    我压低嗓门厉声说:“不准哭,坐起来!”

    我怕外面的人听到。

    3号老老实实坐回去,我掏出纸巾递过去:“擦干净眼泪!”

    然后我说:“说吧,那个段翔龙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三号犹豫着,不说话。

    我说:“你不说,好吧,那我没法救你了,出去吧。”

    “我说,亦哥,我说——”3号开口了,“前段时间我出去逛街,不知怎么,就遇到了那个段翔龙,他请我去喝茶,喝茶的时候,他给了我10万块钱,要求我在发牌的时候……然后他还说,以后每次他赢了钱,都会按比例给我抽水,直接打到我的银行卡账户上。我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他。

    “亦哥,我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千万别告诉老板,不然我就死定了。”她满脸带着乞求的神色。

    我叹了口气,不出如我所料,果然就是她干的。

    我此时很矛盾,我想整治段翔龙,却又不想把这个小姑娘牵扯进去。

    我知道,如果此事告诉了李舜,段翔龙会被狠狠整治一番,会被狠狠宰上一大笔钱,但是,这个小姑娘的命运却也是不堪设想,很可能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看着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场子里的所有人都进来谈话吗?”

    “不知道!”

    “其实我真正要谈话的人就是你,他们只不过是幌子。我要是不想救你,也就没这个必要折腾大家了。赌场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如果这事被老板知道,最起码,你的一只手就没了。这是轻的,再重了,你的人就没了。”

    她是何等聪明的孩子,一下子就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松了口气:“谢谢亦哥,亦哥,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我再也不敢了。”

    我说:“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不干了,我这就辞职,回家伺候爸妈!”

    “辞职?有那么容易吗?这里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你想走就能走?还有,这个节骨眼上,你提出辞职,岂不是自我暴露?”

    “那……亦哥,我该怎么办?我不走,段翔龙还会继续找我的,我要是不配合他,说不定他会把我……”

    这确实是个问题,走,李舜这边无法交代,不走,段翔龙那边也难应付。

    “要不,我将功赎罪,等段翔龙再来的时候,我把他套进去。”她又说。

    我摇了摇头:“不可,那样,段翔龙输急了说不定会狗急跳墙,你暴露地更快,等于把两方都得罪了,下场会更惨。”

    “那……怎么办?”她看着我,眼神有些无助。

    我看着这女孩子明亮的眼神,突然想起了元朵,想起了元朵的父母和弟弟。

    我想出了一个主意,对她说:“我有个办法能救你,但是,你要吃点苦头,怕不怕?”

    她说:“我从小在家里就是干农活的,吃苦多了,不怕!”

    于是,我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她点点头:“行,亦哥,我听你的!”

    然后我说:“等过一段时间,你伤势恢复了之后,你借口阿爸病情重家里没人照顾辞职回家,你不要自己直接提这事,通过老秦提。”

    “亦哥,你真是个好人!”她感激地看着我,突然问了一句,“亦哥,你是老板的人,我们素昧平生,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说呢?”我反问她。

    她脸色红了下,接着说:“亦哥,你要是看上我,我就从了你,我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报答你,只有身子,我还从来没有把身子给过任何男人。”

    “住嘴——”我火了,心里又隐隐作痛,感到了弱势群体的无助,感到了底层穷人家孩子的可怜。

    我说:“难道在你眼里,男人都是畜生吗?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种东西叫做良心?我想帮你,没有别的原因,就是看你可怜,就是凭着我自己的良心。我不要你任何报答,我建议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个行业了,回家找个工作,好好伺候父母,照顾弟弟,然后找个好人家嫁了,好好过日子。”

    她点点头,感激地看着我:“亦哥,你真的是个好人,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好人。”

    我苦笑了下,我他妈算是好人吗?

    我说:“好了,我要开始了。”

    “嗯……”

    我站到她跟前,伸手将她的头发弄乱,然后一把撕开她的上衣,她惊呼一声,接着我伸手握住她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稍微一用力,“啪——”两个指头立刻就折了!

    “啊——”她发出一声惨叫。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小六站在门口:“亦哥,怎么回事?”

    我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努了努嘴巴,没说话。

    小六一看3号凌乱的头发和不整的衣衫,还有正握着手指惨叫的神态,似乎明白了什么,惊疑地看着我:“亦哥,你——”

    李舜也走了进来,一看这情景,眼神很意外:“小子,你对她干嘛了?”

    我说:“她不听话,我教训了她一下。”

    李舜看着3号:“你为什么不听你亦哥的话?”

    李舜对场子里的任何人都很霸气,唯独对这4个出牌小姐礼遇有加,知道她们是他的聚宝盆。

    3号哭着:“亦哥他,他……他要和我弄那事——”

    李舜看着我:“我擦,真的?”

    我说:“我看她很漂亮,不知怎么,突然就想和她玩玩,没想到她死活不答应,我气坏了,教训了她一下。”

    “我靠——你怎么突然对她动了欲望了,你想玩女人,我给你找啊,比她漂亮的多的是,你不是平时不玩女人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想起这个来了?”

    “熬夜熬的吧,极度疲劳之后内火太旺,我就是想泄泄火,谁让她不答应?”

    李舜看了看3号的手指,脸色一变,看着我:“大哥,你教训她,打哪里不行啊,怎么把她手指弄折了。我靠,她就是靠这个来吃饭的,你这下子一弄,她十天半个月是没法再发牌了。好了,既然她不能暂时发牌了,那你想玩就玩吧。丫头,别哭了,亦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跟他出去吧。”

    我这时说:“没兴趣了,最讨厌哭哭啼啼的,扫兴——”

    李舜突然笑了:“这倒也是,人家现在还带着伤呢,带伤做那事,不人道啊不人道。哈哈,我靠,没想到你会看上这个丫头,好,等她伤好了,让她专门伺候你几天。”

    然后李舜对小六说:“带这丫头出去吧,这些日子就先不要安排她发牌了,好好疗伤。”

    小六点点头,李舜又说:“对了,你再去领2万块钱,算是我给这丫头的安慰金,也算是替我兄弟的补偿金。”

    然后小六和三号站起来出去,临出门时,那女孩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深深的感激。

    小六和女孩出去后,李舜看着我:“怎么,有什么收获没有?”

    我摇摇头:“没有,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况。”

    “我靠,一无所获还把我的出牌手弄伤了一个,这幸亏是你只对这一个丫头来了兴趣,要是你对这四个都来了兴致,那我这场子就要歇业了。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我告诉你,不给我办好这事,你甭想回海州去上班!”

    我苦笑了下:“继续观察吧。”

    这时,我既想赶紧离开李舜这是非之地,又想扳倒段翔龙。

    但是,现在看来,这次段翔龙是无法扳倒了,为了那女孩。

    同时,我又想,3号不上场了,段翔龙再来的话,一定会开始输钱,只要他不赢钱了,那么,李舜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把我留在这里。而且,段翔龙今后会继续赌,继续掉进这无底深渊,最后的结局是可以想象的。

    一想到段翔龙最后的结局,我不由打了个寒噤,我想,他要么是输光家产一贫如洗,要么是再耍什么猫腻最后被李舜发觉,那样下场会更惨,连命都难保。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秋彤说过的话,突然觉得段翔龙就这样完了不够爽,借助李舜来扳倒段翔龙,不是我的性格,不磊落。

    我突然想去看看我的大学同学段翔龙。

    于是,我从李舜那里出来,直奔我的老公司——现在是段翔龙的公司所在地而去。今天是5月5日,我不知道段翔龙在不在公司,我赌他在。

    在这个明媚的5月的春天里,我想和段翔龙谈谈。

    很快,我到了段翔龙的公司门口,这里曾经是我生龙活虎春风得意的大本营,现在属于段翔龙。

    隔着马路,我一眼就看到门口停着段翔龙的车子,他果然在公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