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猿族,雌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2本章字数:2278字

    黄昏,逢魔时刻。

    叶暖瘫软着,有气无力望着身上耕耘的男人。

    “不,不要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被人翻来覆去各种压。就算很爽,但是,这个时间未免太长了点?她完全变成一块煎饼,任人鱼肉。

    螣尧餍足搂着叶暖,绿瞳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别想再诱惑我,你身体承受不住。想要的话,明天再给你……”

    此刻,叶暖很庆幸自己听不懂螣尧说什么。

    不然,她估计连死的念头都会有。

    恍惚间,她任由螣尧清洗身子。将她身上的衣服毁掉,最后清醒的记忆是贴在螣尧的胸前,聆听着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似乎,很安全。

    搂着叶暖,螣尧缓步迈出白湖。

    最初,虚弱的感觉消失。螣尧再次感受到浑身充满力量,铿锵有力的步伐一步步走出白湖。

    刚露脸,族人们或急切或好奇的表情映入眼帘。

    “族长,她是谁?”

    “尧,你让我们见见她……”

    “雌性,是雌性对吗?族长,你怀里抱的是不是那个雌性?”

    顷刻间,族人们围住螣尧,要求见见叶暖,一个个眼冒精光伸长脖颈,就恨不能把眼珠子长在叶暖身上。离得近,那股香甜气息愈发迷人。不少人,直接撩开兽皮准备开撩。

    螣尧脸一抬,淡漠扫过躁动不安的族人。

    轻飘飘的眼神冷而傲,硬生生把吵闹的族人镇住。喧哗的岩地瞬间鸦雀无声,好几个被螣尧揍怕的雄性,夹紧双腿仓惶窜逃。雌性虽好,也得有命才行。

    “这么闲,等下去祭台集合。”

    一句话,瞬间把所有人唬住。螣尧搂着叶暖淡然离去,留下一地哀嚎声。祭台附近有大片空地,雄性有事没事就喜欢去祭台干一架,但,没人想跟螣尧动手。

    少顷。

    螣尧将叶暖带回窑洞,雅格带来巫语。

    窑洞中,螣尧任由师婆婆他们打量。眼神,时不时落在远处石床那边,巫语在那里为叶暖检查。火光下,潮湿窑洞中略显昏暗。

    “尧,她是谁?”月问道。白湖,对有蛇部落十分重要,突然出现一个雌性,这让月他们忍不住有些担心。

    “雌母,她是猿族。”螣尧回了一句,接过月手中的用树叶包裹的烤肉,叶暖来历成谜。螣尧很清楚,多说多错,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什么都不说。点明叶暖猿族雌性的身份,多少能堵住族人的嘴。猿族,作为神灵眷宠的人,雌性最为娇贵。

    窑洞,深约六米,宽三米。对兽人来说,这样的窑洞有些逼仄。因为成年有蛇部落的雄性,兽身长达二十余米,窑洞很难容下他们的兽身。无奈,勘塔斯森林适合兽人居住的地方不多,有蛇部落能占据这一带,凭的是强悍的实力。是以,有蛇部落订立规矩,不能在部落使用兽身。

    窑洞略潮湿,光线昏暗不是很敞亮。师婆婆端坐在石凳上,眯着眼,满是褶皱的脸笼罩着智慧的光辉。师婆婆,是有蛇部落的祭司,善占卜和祈福,地位比巫和螣尧这个部落的族长略高一筹。同时,师婆婆是有蛇部落活的最长的人。现今,师婆婆已经活了168岁。

    瓦尔纳大陆生活的兽人,实力越强寿命越漫长。

    一旦觉醒图腾血统,活数百年并不难。师婆婆作为祭司,能与图腾沟通,只要不出意外她能活500年~700年。

    “巫语,她情况如何?”螣尧问。

    巫语尴尬一笑,促狭扫过螣尧的胯部,回道:“族长,果真是天赋异禀。以前,师婆婆和月还担心你不能交尾,无法繁衍。这雌性身体娇弱,有些承受不住族长的需索,休息三五日就好。猿族娇贵,勘塔斯一向与外界隔绝,我想不通猿族雌性为何会沦落至此?”

    “好事。”

    这时,师婆婆兀自开口。打断巫语欲言又止的表情,浑浊双眼望着躺在打磨圆滑的石床之上的叶暖,面露欣喜。

    乍听之下。

    巫语脸骤变,低垂的头一晃而逝异色。

    一旁,螣䖶和月与螣尧交换视线,疑惑道:“师婆婆,什么好事?”

    “猿族,受神灵眷顾。她意外出现在白湖,意味着神灵没有抛弃有蛇部落,当年螣猄从白湖为有蛇部落带回火源,有蛇部落得以在勘塔斯森林立足。今天,螣尧从白湖带回猿族雌性,图腾闪烁光辉,现在,该是有蛇部落崛起摆脱窘境的时候了……”师婆婆振奋不已。叶暖出现在勘塔斯森林的那一刻,她看到图腾闪烁的光芒,那瞬间,图腾似活过来一般栩栩如生。这一幕,曾在螣尧降生时出现过。

    闻言。

    巫语微侧头,眼眸掠过狞色。

    垂落腿侧的手微微拽紧,少许后,巫语抬头道:“师婆婆能确定她是猿族吗?别是狐族和兔族什么的,让族人空欢喜一场。毕竟,白湖事关有蛇部落火源,最是不能出差错……”

    说到最后,巫语就差没指名道姓说叶暖是祸害,会给有蛇部落带来危机。

    螣尧听罢,嘴角勾起嘲讽。眼微抬,淡漠扫过巫语从容的脸庞,冷声道:“巫语,作为一名巫,难道连猿族和狐族都辨别不清?”巫语让白接近自己,甚至不惜曝露螣尧的弱点。这手段,让螣尧愤怒之余多了几分防备,巫语身份有问题,这件事师婆婆提醒过他,平时也让他派人提防巫语的行踪。没想到,这人会拿叶暖发难。

    巫,在部落地位不低。

    这些年,巫语借助巫的身份没少在部落招揽人心。

    人前,巫语一向温柔善良。平日里,还会拿出食物转送给其他族人,彰显大度和友善。

    不过,有一点巫语忘了,这是有蛇部落。不论巫语再如何挑事,她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每次,她利用狐族身份引诱族人的时候,都会无声无息提醒有蛇部落的族人,她是外人。任由巫语再聪明都想不到这一点,明面上族人待她热情,实际上族人多少会防备一二。

    “族长,我不是这意思……”巫语道:“疾狼部落半月前被袭击了,丢失五名雌性。我听说,最初就是他们接纳了一位雌性……我担心,这雌性是诱饵。”

    一说。

    顷刻间,窑洞中几人纷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月淡漠扫过巫语,神情漠然。巫语没少用这副无辜的嘴脸,勾搭部落雄性。螣䖶就被骚扰过,巫语自以为做的隐秘,却不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眯着眼,月冷漠道:“巫语,你这是提醒我们……当年不该救你吗?”

    巫语一僵,身体猛然紧绷。

    脸色铁青,难堪低下头。月这话,摆明敲打巫语要有自知之明,有些话该说有些不能说。

    沉默片刻,巫语尴尬起身,僵笑道:“……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