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族长,我想跟她生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2本章字数:2116字

    凉风习习。

    夜空,镶嵌着两轮皎月。

    皎皎白月,似白玉般洁白晶莹,在漆黑夜空散发出莹莹光泽。

    叶暖拢紧兽裙,上身裹着件似抹胸般的兽皮。总体来说,这穿着无法御寒,搓动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原本听师婆婆说出瓦尔纳大陆,叶暖猜测过勘塔斯森林有蛇部落的生活情况。但,猜测远没有亲眼目睹来得更真实。

    篝火照耀下,入目是一片贫瘠而荒凉的土壤。

    见状,叶暖打了个寒颤。

    “她真美!”

    “族长,我想跟她生蛋。”

    “猿族,师婆婆我眼花了吗?猿族从未降临过勘塔斯森林,难道神灵准备赐福有蛇部落了吗?”

    猿族,拥有聪慧的头脑。

    他们被称之为神灵的使者,所有部落都以拥有猿族而自豪。

    可惜,猿族数量稀少。勘塔斯森林生活条件极其恶劣,数千年过去,猿族从未涉足过勘塔斯森林。与外界相比,勘塔斯森林无论是生活还是栖息条件都很糟糕,但,故土难离。师婆婆曾说过勘塔斯才是有蛇部落真正的根,无论条件多恶劣,他们始终只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师婆婆,他们在说什么?”

    下意识,叶暖选择躲在师婆婆身后。

    螣尧伸出去的手一僵,脸愈发森冷,眼中带着冷萧。这雌性,没见他站在这里吗?

    月抿唇,轻笑两声抱着青叶朝篝火走去。

    这些年过去,月岂能不了解自家儿子?冷酷,霸道,不过是表面,内里尤其爱记仇。不过因为螣尧一向以冷酷示人,腹黑爱记仇这一点知道的人不多。恰巧,月是其中之一。

    “说你长得丑。”螣尧冷冷道。

    最初,不懂叶暖说什么。经过师婆婆这个媒介的介入,螣尧尝试与叶暖沟通。慢慢地,他逐渐适应了叶暖说话的腔调,这不瞅见叶暖脸微变,螣尧明白刚才的话叶暖听懂了。

    “……”

    这话,她能装作听不懂吗?

    叶暖眼角一抽,有些受不住螣尧冷的像刀子般的眼神。瞅着螣尧,叶暖真想说螣尧拔吊无情,提裤子不认人。咳咳,想着想着叶暖忍俊不禁,喷笑出声。

    还真别说,螣尧那样子真迷人!

    “好笑?”螣尧瞥了眼叶暖,脸倏地一沉,阴森森对着叶暖笑。

    叶暖一惊,忙后退两步。

    这笑,怎么看都渗人。

    忒吓人!

    “尧,该向族人们介绍叶暖了!”师婆婆抬手,轻拍螣尧的胳膊让他收敛些。一如月,师婆婆同样了解螣尧爱记仇的小性子。不过,平素螣尧性格冷淡,能让他记仇的人不多。现今,叶暖的出现让螣尧表情出现起伏,这让师婆婆喜闻乐见。

    微僵。

    螣尧快速回过神,将视线从叶暖身上收回来。

    迈出腿,伸手将叶暖揽入胸前,沉声道:“别出声。”

    拥着叶暖,螣尧缓缓走入篝火架中心。双手打开,让喧哗的族人安静下来,“安静,雨季即将结束。勘塔斯森林将步入旱季,旱季是一年中硕果累累的季节,旱季带来干旱的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丰厚的食物,让我们成功渡过寒季……今年,神灵为我们送来了猿族神使,她叫叶暖。现在,让我们为她欢呼!”

    吼吼!

    嗷呜!

    瞬时,各种嚎叫声穿透夜空,传遍整个勘塔斯森林。

    这次,螣尧刻意放缓说话的节奏。叶暖或多或少能听清螣尧在说什么,是以当听到螣尧说她是猿族的时候,叶暖果断开口了。

    “猿族?不,我是炎黄子孙,你可以称呼我人族,或华夏族。”叶暖歪着头,轻声道。

    “雌性,闭嘴。”螣尧脸微变,揽过叶暖低声警告一句,“师婆婆说你是猿族,你只能是猿族……明白吗?”人族,华夏族……这是什么鬼?!闻所未闻,他可不想这节骨眼节外生枝惹出其他事。白湖,是有蛇部落的禁地,平常就连族人都严禁出没,叶暖无故出现在白湖必须给族人一个交代。但,若是叶暖是猿族,这一切都将不再是问题。

    “你……”

    叶暖张嘴,刚准备呵斥。

    哪知螣尧下手更快,俯身,微凉的薄唇堵住叶暖微启的红唇。

    唇齿相贴,叶暖懵逼了。

    “乖,安静点。”

    嗅着叶暖香甜的气息,螣尧感觉这些年理智几近崩溃。兽裙下,灼热的气息无法平息,宣告着那股难耐的渴念。

    横过叶暖腰肢的手,猛地一紧。

    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螣尧全身所有细胞叫嚣带叶暖回窑洞做一些爱做的事情,比如交尾。

    真想……把她吞入腹中。

    “白,听说族长跟猿族雌性交尾了,这事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听雅格说那位猿族雌性比白更漂亮。”

    “我看见了,她皮肤比狐族更白嫩,就像加洛弗拉的汁液,白嫩细滑,更香甜诱人。”

    闻言,白清丽的脸闪烁着狞色。

    微侧头,白恶狠狠瞪着被螣尧揽在胸前的叶暖。身子一软,靠在身后约翰的怀里,低声道:“约翰,你把猫儿带过来。雨旱交替的篝火晚宴,是食物最富足的时候,机会很难得。”

    猫儿雄父雌母三年前,在一次寒季中死于驯狼偷袭。那次战斗中,有蛇部落失去了十几位族人,这里面就包括猫儿的双亲。猫儿性子软,双亲去世后,在部落过着隐形人的生活。约翰是猫儿唯一亲近的族人,平时白没少拿捏猫儿为她做事。

    约翰迟疑着,他知道猫儿不亲近白。

    白性格骄纵刁蛮,有作为巫的雌母,加上漂亮的外貌,白在部落中很吃香。这一来,造成白不可一世的性情,欺凌部落雌性这种事她做过不止一次。这其中,猫儿被她欺负的最惨。

    “这?”

    见约翰踌躇不前,白脸骤变。

    起身,推开约翰,脸露不屑道:“不去的话,今晚我去查斯的窑洞……”她很不待见猫儿,尤其是猫儿那张衰脸,看一次她想撕碎一次。

    一听,约翰犹疑的表情当即一变。一改犹豫,坚定朝猫儿所在的窑洞走去。

    “白,你等等!我这就去把猫儿带过来。”

    这时,旁边传来两声啧啧嘲讽声。

    “白,你真是养了一条不错的狗,真听话。”

    边说,查斯的手直接搂住白的腰肢,大手放肆在白身上游走着。动作熟练,一看就知道做过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