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离,你口味真特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3本章字数:2265字

    捧着石碗,海碗大小的石碗内放着两块烤肉。烤肉份量不轻,每一块都有成年男子巴掌大小,带着血丝,烧焦的肉味伴随着腥味,直冲叶暖五感。

    掩嘴,叶暖禁不住干呕起来。

    “不舒服?”月蹙眉,问道。

    叶暖轻摇头,慢吞吞,一个字一个字扣着回道:“没事,有些反胃。”

    “离,你端些清水过来。”月招招手,让旁边帮忙的雌性离起身。叶暖脸色惨白,篝火照耀下愈发鲜明,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在勘塔斯森林,用石碗奉上烤肉赠予远方来的客人,是最崇敬的致意。有蛇部落的族人,吃饭从不用碗,只有爱干净的雌性才会扯下树叶裹着烤肉吃。

    雄性,惯用双手吞吃。

    对他们来说,双手吃肉是豪爽的标志。

    当然,这一幕落在叶暖眼里就难说了。不同文明的冲撞,一向都不和平。

    “你……不吃吗?”

    见叶暖推开石碗,拒绝接受碗中的烤肉,螣尧冰冷的脸愈发铁青。蹙眉,紧盯着叶暖苍白的脸。烤肉诱人的味道,让人口舌生津。有蛇部落,作为勘塔斯森林三大部落之一,就算是他们都不敢保证每天都能吃上一顿烤肉,更别说吃饱。是以,每次只有点燃篝火的时候,族人才能敞开肚皮填饱肚腹,不受饥饿困扰。

    小口吞咽着水,叶暖缓缓气,将那股难受压了下去。

    少顷。

    “你们……平时就吃这些?”

    这一说,叶暖感觉有些不礼貌。顿了下,接道:“我是说这些肉你们不除腥,不添加佐料什么的……肉类带腥,尤其是这种纯天然的野味。不处理的话,味道极重,普通人很难入口。”

    比划着,叶暖尽可能用螣尧他们能明白的言语陈述。

    “腥?难吃。”螣尧冷酷的脸一僵,苦笑道:“勘塔斯森林生存条件恶劣,族人能吃饱穿暖都极为不易。像这种烤肉并非每天都能吃上一顿,叶暖,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猿族的幸运……”

    “暖,螣尧说的没错。勘塔斯森林危险重重,有蛇部落每年都会失去自己的族人。连果腹都做不到,哪能祈求其他?”师婆婆附和着,慈祥的脸充满岁月的痕迹。摩挲着手中的拐杖,浑浊双眼透着智慧之光,“暖,介不介意跟我们说说佐料?勘塔斯森林与瓦尔纳大陆隔离,有些事很难从外面传入部落……”

    有蛇部落能崛起成为勘塔斯森林三大部落之一,主要原因是因为猄带回了火源。火源,给予了有蛇部落新生,让族人从黑暗中找到了光明。猄,是有蛇部落最强也最传奇的勇者;同时也是第一个被有蛇部落剥夺图腾姓氏的勇者。猄的存在,是有蛇部落所有族人不愿提及的痛楚。

    沉着脸,叶暖从螣尧和师婆婆言语中听出了辛酸和苦楚。

    “佐料,是烹调时用的配料,或在食用时为增添滋味而蘸用(拌用等)的调味品,当然佐料也能在食用过程中直接使用。”叶暖直接盗用百度给出的答案,告诉螣尧他们佐料的定义。尽管,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佐料和食物之间的区别。

    “它,能吃吗?”一旁,离舔着嘴角凑过来,露出饥饿的表情。比起其他族人,离更直接问出想要的答案。

    叶暖微顿,点头道:“佐料,辅佐食物入味,多数都是可食用的。”肚腹饥肠辘辘,想了下叶暖啃了口石碗中的烤肉,涩、腥几味从舌苔上蔓延,顿时叶暖扭曲着脸,支吾道:“盐,为什么连盐都没有?”

    “盐?”

    “什么是盐?”

    “盐,好吃吗?”

    叶暖一开口,顿时周遭响起无数询问。

    “盐,带有咸味,有点苦或带涩……”

    盐,用途繁多。尤其是在生活方面,一时间让叶暖一一说明,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是以,她尽量简洁表明盐的用途,同时扩大盐的作用,“盐,能提鲜,增加食物的美味。长期食用盐,能增强身体抵抗力、免疫力,减少疾病的滋生……”

    “叶暖,你瞧瞧这个苦根草是不是你说的’盐’?”这厢,离从怀里掏出一把杂草递给叶暖。大睁着眼,希望能从叶暖脸上看出些东西。

    苦根草,生活在旱地之上。有蛇部落北边有一片荒漠地,这些苦根草就生活在那里,苦根草入口既苦且涩,部落以前没有食物果腹的时候采摘苦根草吃过。考虑到苦根草难以下咽的程度,除非是食物奇缺没有食物果腹,不然没人愿意吃苦根草。

    “离,你口味真特别!”一旁,白嘲讽审视着离。不久前,她才从猫儿手上抢过一份烤肉,之所以让约翰叫猫儿过来,不过是她想多吃份烤肉罢了!当然,这件事她绝对不会明着说出口。毕竟猫儿胆小,这种事压根就不敢告诉族人,更别说揭穿白的意图。

    闻言,离脸色一僵,闪过难堪。苦根草,只有部落最艰难的时候,族人才会深入那片荒漠地采摘囤积。离觉得苦根草和烤肉一起味道很不错,时常会偷偷去荒漠地外围采摘些,搁放在窑洞备用。这次,听叶暖描述盐,离不由得想起苦根草。

    叶暖瞥过白不善的脸,她感知敏锐,能轻易察觉到白针对她释放的恶意。伸手,向离伸去,柔声道:“离,能把苦根草给我看看吗?”

    “嗯!好的。”离微笑着,将苦根草塞进叶暖手心。

    旁边,白见叶暖直接无视她。顿时,怒火高涨,奈何族人全都望着叶暖,没人理会她扭曲的脸。巫语沉着脸,抬手制止白张嘴的冲动,冷声道:“白,安静点。”

    白一僵,充满惧意望着巫语,不敢出声。

    另一边,叶暖接过苦根草,撕下一片叶放入口中。淡淡地咸味冲击着舌苔,让叶暖精神一震,脑海中划过了然,高兴道:“离,我知道这苦根草是什么了。”猜得没错的话,离口中的苦根草应该是盐草。这是一种生活在牙买加的盐草,茎和叶中含有盐分,将其割回洗净晒干放入锅中煮熬,将熬煮出来的汁液晒干,水分蒸干后,便能得到可食用的盐,这种盐草味道与海盐相差不大。通常,50公斤盐草大概能提取3~4公斤的盐,比例很喜人。

    “是什么?”

    刹那间,所有族人紧盯着叶暖,希冀能从她嘴里听到好消息。

    不负众望,叶暖笑道:“苦根草,在我们那里被称作盐草。通过熬煮晒干的方法,能从它里面提取可食用的盐。这种盐草,多吗?一般来说,50公斤能提取3到4公斤左右的食盐,数量够多的话,接下来我们就不需要为盐发愁了……”

    不知不觉间,叶暖将自己融入了有蛇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