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暖,你是巫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3本章字数:2068字

    “月姨,既然脆果能存放,那西谷椰子和休洛是不是也可以?”离举一反三,荒漠地附近除了生长着脆果树以外,还有不少可食用的瓜果。只可惜,他们不懂存放,采摘回部落最多只能放半月,半月后瓜果蔬菜都会腐烂坏掉。

    是以,族人只能延缓采摘的时间。争取临近寒季的时候,全族外出收集食物,偏偏那时候多数瓜果蔬菜都落地或枯萎。

    “西谷椰子和休洛是什么?”叶暖好奇道。

    她发现瓦尔纳大陆很多食物与地球一般无二,唯一的差别是大小或形状。不过,叶暖无法从名字中猜出是什么,就像是加洛弗拉,如果不是喝过她不会知道那其实跟牛奶差不多。

    闻言。

    月等人莫名一喜,连连点头。

    “暖,回去后我带你去瞧瞧冰洞中囤积的西谷椰子和休洛。西谷椰子泡入水中跟加洛弗拉很像,白色的,吃起来味道有些粘牙,不好吃却能填饱肚子。休洛味道很辛辣,雌性觉得呛鼻,部落雄性都很喜欢喝……”

    离补充道:“莎娜姨很喜欢喝休洛,上次喝多了……把斯德大叔揍了一顿,族人笑了斯德大叔一整年。”莎娜性格豪爽耿直,大大咧咧,偏爱休洛。有次不小心喝多了,发疯把伴侣摁着狠揍一顿,没少让族人调侃。

    这一听。

    叶暖微微一动,这休洛大抵是含有强烈酒精气味的液体,纯天然的饮品。不过,西谷椰子她想不到是什么,需要等回部落见到实物才能弄清楚。

    日渐偏西。

    莎娜和鄂拖拽着一大串藤条归来,稍显狼狈。

    见状,月忙上前。

    “莎娜,你们遇上什么了?”

    莎娜摆摆手,随意道:“一条绿蟒,不过鄂解决了。晚点回去,让鄂扛回去加餐。”

    “我再回去一趟,雅格你盯紧点。”鄂朝月点点头,转身再次朝树林走去。解决绿蟒浪费了些时间,不过人没事,身上的伤不重,连包扎都节省了。

    “莎娜姨,伤口需要清洗下避免感染。”叶暖凑近,用旁边树叶盛放的清水为莎娜清洗伤口,边洗边说:“伤口需要清洗,不然容易感染细菌。勘塔斯森林条件恶劣,极容易感染疾病,平时大家要记得勤洗澡和换洗衣服……”

    倏地。

    四周一片静寂,叶暖怔愣抬头。

    却见,月等人惊愕望着叶暖,面露复杂。

    “暖,你是巫?”离小声道。

    叶暖一愣,说道:“不是,这些是常识。大家平时小心些,就不能感染细菌生病。我不是医生,不懂药理,只知道些浅显的预防方法。”

    “医生?”月蹙眉,不解。

    “我们那里的巫,被称作医生。我只懂点基本常识,不能算是医生。”叶暖解释道。这种事,在地球三岁孩子都知道该如何处理。放在瓦尔纳大陆,却是能救命的知识。望着月他们淳朴善良的眼神,叶暖漂泊的心,不由得安定下来。也许,勘塔斯森林才是她真正的容身之所。

    听着叶暖絮叨的陈述,月等人越听眼越亮。

    同时,双手开始编织背篓和藤筐。考虑到实用性,叶暖没要求太多,凑合先将盐草带回部落再说。藤条经过沸水煮过,更柔软适合编织。眼下,条件不允许。

    待鄂扛着绿蟒回到坡地的时候,地上摆放着七八个背篓和数十个藤筐。背篓,每人只能背一个,藤筐一左一右需要两个,数量与叶暖他们人数刚刚好。

    “月姨,这背篓和藤筐会不会太大?”叶暖苦笑着。瞅着近两米的背篓,叶暖哭笑不得,这背篓比她还高怎么背?有蛇部落雄性平均身高都在两米往上,雌性一米八左右,叶暖这一米六高点点的身高,还真有点拿不出手。

    昨夜,有人就问叶暖是不是幼崽?

    “不大,这高度刚刚好。”月说道:“明天再来一趟,就能把坡地这边的盐草全都割完。割完盐草,就得让族人准备采摘脆果,旱季看着时间长,一转眼勘塔斯森林就会进入寒季。我们需要为寒季做准备,食物不嫌多,就担心不够……”

    想着叶暖描述的果腹和罐头,月对今年寒季有了期盼。

    也许,今年不会再有族人饿死在窑洞之中。

    “暖,月姨说的没错。旱季很快就会过去,勘塔斯森林一进入寒季就会特别冷,雪能没过我们的膝盖。进入寒季,就算是最强悍的勇者都没办法外出狩猎……”离诉说着,表情一点点染上哀伤。每年,寒季都会有族人离开。寒季,是勘塔斯森林所有部落的敌人,一进入寒季,所有部落都会龟缩在部落,默默等待着寒季的结束。

    “寒季,很可怕?”叶暖迟疑道。望着月她们逐渐肃穆凝重的表情,叶暖有些困惑。冬天,是冷了点。但,月她们怎么把寒季描述的比地狱还可怕。不由得,叶暖对寒季多了两分好奇和警觉。

    闻言。

    月等人不约而同重重地点头,异口同声道:“很可怕。勘塔斯森林的寒季,被瓦尔纳大陆称之为神灵的咆哮。”

    “那,为什么部落不离开勘塔斯?”叶暖疑惑不解,既然勘塔斯森林这般可怕,为什么有蛇部落不离开勘塔斯?听师婆婆说过,勘塔斯森林外有着广袤无垠的土地,那里,有蛇部落总能找到适合生存的地方不是吗?

    月轻摇头,严肃道:“图腾是部落的根基,有蛇部落的图腾是螣蛇。勘塔斯森林是最适合螣蛇栖息的地方,有蛇部落无法离开勘塔斯,除非放弃信仰。”图腾,是部落奠定的基础,没人能放弃自己部落的图腾。一旦放弃图腾,意味着将被图腾之魂遗弃,沦落为神弃者。神弃者,是瓦尔纳大陆所有兽人的耻辱,任何人遇上神弃者都会驱逐或绞杀。

    说时,月没有把神弃者的事告诉叶暖。

    因为神弃者,被瓦尔纳大陆遗弃。而没有图腾之魂的庇佑,很难存活。

    闲聊之际,月和莎娜快速将盐草放入背篓和藤筐。没经过熬煮的藤条不够柔软,有些硌人,不过月她们不在意,只要能将盐草带回部落就行。余下的,等回到部落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