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肉,有点硬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3本章字数:2120字

    “什么?”

    叶暖瞠目结舌,堂皇望着螣尧。

    月沉着脸,凝重道:“尧说的没错,部落里潜伏着一头恶魔,没找出这头恶魔前……暖你不要随意在部落走动,就算走记得叫上几位族人一起。”他们怀疑巫语,但,没有真的揪到巫语小辫子前,就算螣尧是族长也不能随意驱逐一位族人。

    “好的,我知道了。”叶暖认真应下,低下头。片刻功夫,手脚擦破皮的地方已经结疤,凉意抚平手脚的刺痛,“月姨,这大蓟止血太快了吧?”

    “这种伤,就算青叶都不需要大蓟止血。”螣尧道。大蓟采摘艰难,部落储藏数量不多,通常只有重伤才能动用药。一般时候,族人选择放任自流,以兽人强大的自愈能力,小伤无需用药。

    月考虑到叶暖猿族雌性娇弱的属性,特意去找巫语要了份大蓟。

    “……”听罢,叶暖看着怀里小小的青叶,竟无言以对。

    月笑了下,将用树叶包裹的烤肉递给叶暖,笑道:“饿了吧?这烤肉,是我特意嘱咐河帮忙烤的。加了些盐草的汁液,你尝尝味道如何?”

    “月姨,猫儿找到了吗?”叶暖问道。

    月闻言,轻摇头。

    “查斯他们还没回来,情况怕是不好了。”

    螣尧眯着眼,神情莫测。比起猫儿的踪迹,他更担心白这边会出事,白脑子不灵光说话肆无忌惮,凭仗的无非就是巫语。这会,想必巫语该听到风声了。

    “雌母,巫语说什么呢?”螣尧道。

    月回道:“她,什么都没说。”

    说话时,月有些迟疑。以巫语对白的宠溺,这次白闹出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不闻不问。

    “怎么了?”见螣尧和月神情微变,叶暖好奇道。吃着用盐草入味的烤肉,少了些腥味,很硬,叶暖咀嚼几下觉得牙疼,只得放下石碗。顺手,将烤肉递给青叶。

    “巫语很看重白,这次白闹出这么大的事……她不该沉默。我担心她可能做了什么?”月沉着脸,认真道。巫语,在有蛇部落生活数十年,从最初天真无邪的纯真,到现在温柔善良。可以说,她身上没有任何缺点。如果真要说缺点,那就是她狐族的身份,注定她喜欢招蜂引蝶。据月所知,巫语私底下与部落几位雄性关系亲密。这件事,巫语瞒得极紧,如非师婆婆让螣䖶派人盯着巫语,就连他们都可能会瞒过去。

    傍晚时分,施罗德阴沉的表情。

    月忍不住猜测巫语私底下的事,施罗德多少知道些。

    “没事,巫语没有图腾之魂的认可,无法靠近部落禁地。”螣尧道。当年,师婆婆怀疑巫语居心叵测,点亮图腾之魂的时候留了一手。这件事师婆婆瞒得极紧,部落仅少数几人知晓。思及,螣尧侧头看向叶暖,说道:“雌母,让师婆婆准备下,挑个合适的日子为叶暖点亮图腾之魂。她身体娇弱,图腾之魂能为她洗髓伐筋……”

    “嗯!这件事师婆婆跟我谈过,五日后是个不错的日子。那天,师婆婆会带她去点亮图腾之魂。”月微笑着。一旦点亮有蛇部落的图腾之魂,意味着叶暖以后与有蛇部落荣辱与共。

    “……点亮图腾之魂?”叶暖惊诧道。

    “不着急,到时候师婆婆会为你解惑。”月道:“暖,你怎么把烤肉全给了青叶?我特意让河给你挑了铁棘炎牛最嫩的部分,不好吃吗?”铁棘炎牛生活在勘塔斯森林西边的红岩海,很难猎杀。红岩海,虽然冠上海的名字,实际上却不是海,而是一片辽阔的岩林高地。红岩海,遍布色泽艳丽的红色岩石,常年高温,远看着就像是一片红色汪洋大海。那里,生长着铁棘炎牛喜欢啃食红叶草,成群铁棘炎牛游荡在红岩海各个角落。这头铁棘炎牛意外走出红岩海,才被有蛇部落外出狩猎的族人捡了大便宜。

    “有点硬。”叶暖囫囵道。瞅着青叶吃的津津有味,她有种心塞的感觉,真不愧是拥有兽基因的兽族!

    “硬?”

    “……有点硬?”

    瞬时,两道不同声音同时响起。

    月怔愣看着叶暖,少许后,把目光落在螣尧身上,眼带征询之色。

    “太弱了!”螣尧黑着脸,朝月开口道:“雌母,你让河给她煮点肉糊糊。”肉糊糊,是部落出生不足一岁的幼崽果腹的食物。像青叶他们,渡过一岁后再没人会吃肉糊糊。河挑选铁棘炎牛最细嫩的部位为叶暖,哪知叶暖连这个都吃不了,顿时螣尧大感头疼。也许,明天外出狩猎时他需要捕捉几只利齿兔。

    利齿兔,个小肉少。兽人捕猎时,通常会避开捕捉这些个头小的猎物,浪费时间不说,更重要的是肉太少。按照兽人标准换算,最普通的雄性兽人,一顿就得吃掉三只以上的利齿兔。利齿兔个小,速度奇快,肉质鲜嫩算是它唯一的优点。如非食物奇缺,没人会捕猎利齿兔。

    “呃!”月笑着,点头道:“我会交代河一声,先前我觉得师婆婆这么快安排暖点亮图腾之魂有些急切了。现在看来,这时间还有些晚。三五天不吃东西,铁打的胃都承受不住。尧,明儿你猎几只利齿兔回来……”

    “我知道了!”螣尧点点头,他原本就有这打算。

    叶暖尴尬不已,她牙齿啃骨头都没事。可,搁在瓦尔纳大陆却连吃口肉都困难。上次吃烤肉,她就舔了口没咬下去,不然牙齿都得崩掉一两颗。那场景光想想叶暖都觉得满头黑线,蜜汁尴尬。

    “吼吼——”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咆哮。

    螣尧脸微变,道:“这声音,是查斯示警的长啸。”

    “找到猫儿了?”月一喜,忙道:“走,去祭台那边瞧瞧——”

    “我也去。”叶暖道。背篓和藤筐的事,待会得告诉族人,盐草提取盐晶的事也得开始操作,待会儿事情可不少。如果不是闹出猫儿这件事,此刻月早就拉着叶暖询问起来了。

    “走。”螣尧低喝一声,搂过叶暖,快速朝祭台那边直奔而去。身后,月抱着青叶紧随其后,螣䖶和师婆婆在祭台那边主持大局,她过来是为了给叶暖送药,顺带检查下叶暖伤势的轻重。确认叶暖没事,自然需要回祭台与族人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