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熬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3本章字数:2028字

    “莎娜姨,你没去荒漠地?”目送螣尧离开,叶暖跟着离二人缓步朝部落祭台那边空地走去。清晨,袅袅硝烟在部落上空升腾,族人忙碌穿梭着,脸上带着笑意。

    莎娜抬头,看了河一眼,回道:“月带人负责去荒漠地收割盐草,我盯着部落这边。暖,这些藤条约莫需要熬煮多长时间?”拿着木棍,将石锅中熬煮了段时间的藤条挑起,藤条微微变色。这些藤条是昨晚那些编织好的背篓和藤筐,外出收割盐草和藤条的族人没有回来。

    莎娜便决定将编制好的背篓和藤筐重新试试,顺便将编织的手艺教授给其他族人。这一来,等稍后族人将藤条弄回来后,处理更快捷。

    叶暖伸出手,试探着摸了下藤条,不烫。索性,她将这根藤条全部拉出石锅,将藤条扭曲来回打结,“再煮一刻钟……就是一火把的时间。”

    有蛇部落,根据螣猄带回的火源。摸索出不少新事物,诸如用火把记录时间刻度。经过叶暖反复验证,她发现有蛇部落制作的普通火把,从点燃到熄灭大抵是十五分钟。当然,听螣尧的意思,有蛇部落冰洞里储藏着一些特别的火把。那些火把照明时间更长,当然制作的工序更为复杂。除非遇到特别的事情,一般部落不会动用那些特制火把。

    “暖,这些盐草这样晾晒可以吗?”

    “暖,背篓是不是这样编制的?”

    “暖,这些盐草是不是可以放在锅里熬煮了?”

    刚踏入空地,族人吆喝混杂招呼声袭来。男女老幼,除了外出狩猎和采摘的族人以外,余下族人全都聚集到了空地这边。三口石锅高高架起,熊熊火焰巴兹作响。看架势,叶暖知晓族人已经忙碌有段时间了,她果然赖床了。

    叶暖绷紧脊背,露出笑脸与族人嬉笑寒暄,一点点回答族人的提问。跟着莎娜将事情逐一安排下去,有条不紊,就连青叶这些幼崽都分到了活计。他们负责用木棍翻检盐草中的杂草和清理根部的泥土,树婆婆这些老人负责生火……

    这一刻,部落没有闲人。

    “……盐草熬煮出汁液,将汁液晒干便能得到可食用的盐晶。食盐,对人体有好处。一定程度上还能避免疾病的困扰,盐还能杀菌消毒。”

    拿着长木棍轻轻搅动盐草,沸水翻滚下清水逐渐染上色泽。

    看着变色的清水,莎娜等人露出喜色。这大抵就是叶暖说到的汁液,能变成盐的汁液,这一来,搅动盐草的人不由得放轻力道,就恐把汁液洒了出去。

    少顷。

    叶暖忙完空地这边的事,河准备带她去冰洞,这是她们原本的行程。

    “河,我需要找师婆婆要点东西,你知道她人在哪吗?”叶暖问。环视一圈,师婆婆人不在空地。叶暖想要一些能用来记东西的纸和笔,她跟离说了几句,离表示这种事只能找师婆婆。毕竟,师婆婆是部落最聪明的人,不懂、不明白的事情,找她就对了。

    河歪着头,道:“知道,她这时候在树屋那边照顾猫儿。窑洞湿气重不利于猫儿的伤,师婆婆带猫儿去树屋养伤……你要找她的话,我带你去树屋那边。”

    “树屋?”叶暖微惊,望着部落四周环境,很难想象有蛇部落懂得建造树屋?既懂得修建树屋,为何还要居住在窑洞之中?虽说,窑洞能抵御野兽袭击和旱、寒两季的炎热和酷寒,但相对的窑洞湿气重,光线暗,更别说窑洞中还会出现虫蛇等物袭击……两相对比下,树屋居住条件明显优越窑洞。带着疑惑,叶暖跟着河朝树屋走去。

    离耸肩,解释道:“暖,树屋虽然光线明亮没有太重的湿气。但是,树屋连最普通的野兽都无法抵挡,也就白天师婆婆带猫儿在树屋逗留,一旦入了夜,就算雄性都不会在树屋歇息……”

    见叶暖露出欣喜之色,离担心叶暖想住树屋。

    於是,忙不迭解释树屋的缺点。

    以前,有族人贪恋树屋明亮不用上下攀爬的好处,选择居住在树屋之中。可惜,住了两天就在一个深夜中死于野兽偷袭。那之后,再没有族人敢在夜间留在树屋中过夜。

    有蛇部落挖掘的窑洞,与原鹰部落的鹰岩崖相似。居于半山腰或山顶之处,这样能避免部分夜间活动的野兽偷袭。通常,半山腰下的窑洞居住着单身雄性,半山腰是雌性和结亲的兽人。老人们,居住在最高处。这种安排就算部落出现野兽,族人也能快速出面解决,同时避开死伤。当然,这样划分更大程度保障了安全,却不可避免增加了出入的麻烦。

    通往各处窑洞只有一条蜿蜒崎岖的小道,如非兽族体格强壮,就这条小道都得让人双腿发软。至少,叶暖每次行走的时候都胆战心惊,就担心一个趔趄,不小心从上面直接滚下去……

    “离,这树屋长啥样?”叶暖满头黑线,听着,怎么感觉离说树屋就是个豆腐渣工程?

    钢筋水泥没出现的时候,地球上人类居住的一直都是木质结构的房子。

    由此可见,木屋的存在是必须的。他,并不像离说的那般不堪。地球上的野兽,虽然没有瓦尔纳大陆这般凶残暴虐,对于地球人体质来说,一样凶悍无比。古代,古人一样利用木屋和泥土茅房抵御野兽,虽说不是万能,多少还是有着威慑和藏身之用。

    “暖,你部落连树屋都没有吗?”离大惊,解释道:“树屋,就是用树枝和兽皮搭建出来的。你看,这就是树屋。其实,我也觉得树屋住着挺舒服的,但就是太危险了。”说时,离露出惋惜的表情。以前,有蛇部落不懂得挖掘窑洞,只能住在树屋之中。后来,他们发现窑洞比树屋更安全,树屋就被族人们抛弃了。

    一听。

    叶暖懵逼了。

    敢情离口中的树屋,原来就是个简易帐篷?

    帐篷那种玩意,要真的能抵挡得住野兽就真是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