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离的委屈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4本章字数:2115字

    “暖,你饿了?”

    见叶暖手指沾着米浆往嘴里送,河忙起身,轻拍了下额头,说道:“走,去空地。刚才走得急,加洛弗拉……还在那边熬煮着,这会儿应该是煮好能吃了。”

    族人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就算吃也是随意啃两个脆果填填肚皮,叶暖来自大部落,习惯日食三餐,所以月才会提醒河她们记得给叶暖准备食物。别饿着人了,毕竟旱季部落不缺叶暖这点口粮。

    叶暖揉揉肚皮,望着头顶的烈日,点头道:“嗯!还真有点饿了。”

    临走前,叶暖小心把羊皮卷叠好放入腰间的兽皮袋中。昨晚,她本打算把羊皮卷上的发现告诉螣尧,螣䖶意外出现让她把事情给忘记了。此刻,看着摊开摆放在石桌上的羊皮卷,叶暖才想起昨晚忘了什么。

    左右,眼下部落以狩猎为主。

    羊皮卷上的地图,一时半会也没空闲琢磨。

    这一想,叶暖微微放下心来。打算等会儿找师婆婆聊聊,兴许她知道些什么。本意是先跟螣尧聊过后,再考虑告诉师婆婆,奈何情势跟不上变化,探探师婆婆口风再做打算。

    “暖,快过来,加洛弗拉都快凉了。”莎娜招招手,月和阿木忙着冰洞那边西谷椰子的事,莎娜负责空地这边熬煮盐草和编制藤筐和背篓。昨天忙碌一天,藤筐和背篓囤积了上百个,今天只有三五个族人还在编织着。不过,石锅已经没有熬煮藤条,改为熬煮盐草。上百个背篓和藤筐,已经足够部落日常所需,没必要继续编制浪费人力。

    叶暖笑着接过石碗,望着旁边洗净晾晒的木桶,部落里仅有三件陶器,其中两件用来盛放了盐,这会儿已经装满了。余下那个,三天后,乞愿节师婆婆需要用陶罐像图腾祈福,自然不能拿来使用。没办法,只能折旧用木桶来盛放盐,未免盐受潮,月特意挑选干燥适合的木桶,木桶内不忘用蛇皮铺垫。与其他兽皮相比较,蛇皮无疑更适合。

    部落没有囤积的蛇皮,这张蛇皮是两天前鄂在荒漠地树林中猎刀的绿蟒。与其说是蛇皮,其实更应该说蟒皮。绿蟒皮延展性很不错,一米高的米桶铺上一节蟒皮倒也实用。

    “莎娜姨,这是河给你做的木屐,你试试——”旁边离抢过河手上的木屐,飞快冲到莎娜面前,把木屐塞入莎娜的怀里,离的娘在他父亲去世后,跟别人结亲了。离算是莎娜带大的,跟莎娜很轻,说话没大没小是常有的事,爱喝休洛这一点,也是跟莎娜学的。她腰间兽皮袋里,还躺着一双木屐,是给斯德做的。在她眼中,莎娜和斯德就是她的双亲。

    莎娜伸手,点了下离的脑门,轻斥道:“做事稳重点,别没轻没重蹦跶。都是能结亲的女人了,性子还这么脱跳。”嘴上斥骂着,动作麻溜把木屐给换上走了两圈。她清楚,这木屐肯定是离跟河一起缠着叶暖做的。

    离这孩子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心眼诚实。

    谁对她好,她都记在心里。

    莎娜想不明白离这么好的女儿,为什么柳枝不懂得珍惜,把芽那么个歪冬瓜当做宝贝,偏偏芽还不是她女儿。这人啊,要是一瞎眼,就真的是好坏都分不清。

    走几圈后,发现这木屐穿着委实自在,瞟了眼空地另一头的柳枝,拍了下离的肩膀,提醒道:“离,别忘了给你雌母做一双……”

    “莎娜姨就是我娘,什么雌母一点都不好听。”离撅着嘴,压根没打算理会柳枝。那女人,上次她差点死在荒漠地被族人救回送去巫语那边,她在巫语窑洞躺了那么久,也没见那女人过去看过她一次。

    既然那女人如此狠心,离自然懒得用热脸去帖冷屁股,平白招人烦。

    啪!

    莎娜抬手就是一下,认真道:“离,你别怪柳枝。她一个女人不容易,你也知道那一家子没一个是省心的,当年要是她结亲时我多劝劝,兴许她也就不会跳进那个火坑……”

    “莎娜姨,她的事跟你没关系。当年没人逼着她结亲,是她自个乐意嫁给那个人,你干嘛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离冷着脸,语气变得冰冷。

    这厢,叶暖听得一头雾水。

    侧过头,拉了下河的手,小声道:“河,柳枝是谁?”

    “离的娘,就是那边那人……”说时,河抬手指着远处的柳枝,沉着脸,语气不善道:“那女人,当年铁石叔去世不久就撇下离选择跟人结亲。这些年来,为那男人的儿女没少欺压离,因着这件事族人都瞧不起柳枝那女人。都说她不要脸,倒贴着男人,像是没男人就活不下去似的……”

    部落不禁嫁娶,却极少有人在伴侣去世后直接结亲的。

    柳枝,算是开了先例。

    “她,嫁谁呢?”叶暖道。能让河他们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嫌弃,她很好奇柳枝嫁的男人有多失败。

    河道:“德诺,芽的父亲。一个好吃懒做的男人,每次外出狩猎都习惯游手好闲,不误正事,在部落手脚也不干净。好几次,都被巡逻的族人在冰洞附近逮住,师婆婆和族长教训过好几次,每次过个十天半个月就会再犯……也是师婆婆和族长心善,换做我恨不得把人直接给赶出部落,连带他那一家子。”

    越说,河表情越不善。

    河性子腼腆内敛,能让她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可见,她确实不待见德诺那一家人。

    顿了下,河再次开口,愤愤道:“更气人的是,柳枝明知道德诺不是好人,还把离带去德诺住的窑洞。那次,要不是离机警逃了出来,就该被德诺占便宜了。非但如此,柳枝每次把离的食物拿走分给芽他们……”

    这些事,每一件拿出来说都丢脸。

    偏偏柳枝做的理所当然,碍于柳枝每次都做的隐秘,师婆婆和螣尧也没办法处置柳枝和德诺这些人。这一来,愈发助长了这些人的气焰。

    “族人难道不知情?”叶暖大惊,问道。

    河沉着脸,解释道:“柳枝那女人会演戏,都是背着人才会做。再说了,柳枝跟巫语关系不错,离性格你也知道的……大大咧咧,不爱计较这些。就算偶尔说两句,族人也当离看不惯柳枝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