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老林子,马群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4本章字数:2060字

    “是,我们记住了。”

    “好的,我们都听师婆婆的。”

    “师婆婆说的没错,近来部落不太平,盐、陶器和叶暖都不能泄露出去。”

    多数族人没有心思,知晓轻重。师婆婆把厉害关系一说,当即沉下心思,把心中涌动的激动压了下去。除了眼底时不时晃过的兴奋,看不出不久前一个个急红眼的模样。

    瞅着族人扭曲的笑脸,叶暖勾唇,不觉露出淡淡地笑意。

    这,真是群可爱的人啊!

    “别愣着,把西谷椰子的米糊翻翻,别黏上树叶了。”月拍拍手,惊醒失神中的族人。旱季每过一天,意味着距离寒季近一天,居安思危,是每个生活在勘塔斯森林中兽人的警醒。

    不能提陶器,族人纷纷询问西谷椰子的吃法。

    “暖,听说你今晚准备用西谷椰子做吃的……是真的吗?”

    旁边,阿木好奇望着叶暖。每次见叶暖总会出现惊喜,短短几天,有蛇部落族人脸上的笑容一天多过一天,以前提及寒季的时候,族人脸上总会挂着忧色。现在,族人却盼着寒季快些降临。

    叶暖小心翻着米糊,听到阿木的提问,忙抬头回道:“阿木姨,西谷椰子晾晒后的米粒跟我吃过的稻米很相似。稻米,是稻谷去壳后的米粒,稻米是我族主食之一,做法繁多。其中,最简单最广泛的做法是加水熬煮成米饭和米粥,可配上各种菜肴食用。”

    “你说的米饭和米粥好吃吗?”

    “西谷椰子味道不咋好,涩涩的,吃着咯嘴巴。”

    “加水熬煮,跟骨头汤一样吗?”

    叶暖一说,族人纷纷议论起来。尝过叶暖做的油渣和骨头汤,对叶暖说的吃食,族人下意识舔嘴角,忍不住回味起油渣和骨头汤的焦香和鲜美。还有些,当即抬头望望天际,盘算着还有多久到吃饭的时间。

    一大早,月准备好骨头让树婆婆他们在空地那边熬煮着。

    晌午时分,骨头汤也该入味能喝了。

    “嚷嚷啥?赶紧把西谷椰子的米糊晾晒好,到时候……我看你们晚上吃什么?”月呵斥着,把兴奋的族人给摁了下来,“趁着日头好,赶紧把米糊全都过滤晾晒。别让我看见有人偷懒,不然,晌午骨头汤、油渣和烤肉全都减半……”

    说完,月不忘哼哼两声。

    见月变了脸,族人哄笑着忙碌起来。

    能被安排道冰洞这边晾晒西谷椰子,自然全都是月信得过的。像柳枝这种贯会偷鸡摸狗的人,月瞎了眼也不会把人叫过来。刚才师婆婆封口,没说什么狠话,也是知晓这边的人都明白轻重,不像某些被人吹捧两句,就轻飘飘忘本。

    “暖,暖……”

    忽而,一道急切的呼喊声由远而近。

    不多时,查斯咋呼的身影快速朝冰洞这边直奔而来。

    师婆婆面一沉,望着查斯飞快冲过来的身影,冷声道:“查斯,谁让你在部落乱跑的?”查斯跟雅格一样,遇事就喜欢咋呼,让师婆婆颇为头疼,这几个混小子每次教训要不了几天就会再犯,让人伤神。

    被师婆婆一呵斥,查斯蹦跶欢快的身影陡然一顿。

    清咳两声,故作无辜。

    “师婆婆,我这是有急事……”

    查斯小声解释一句,怯怯后退两步,小心远离师婆婆。以前,没少被师婆婆揪着耳朵教训,瞅见师婆婆变脸,查斯就觉得耳朵生疼。

    “什么事?”师婆婆淡淡瞟了眼查斯,问道:“尧带队去红岩海狩猎,你怎么就回来了?难道红岩海那边又遇上那群秃鹫了?”

    “没,没。”查斯连连摇头,解释道:“尧带人去红岩海狩猎铁棘炎牛,我跟斯德叔去了趟大峡谷那边的老林子……”

    “老林子?”一听这三个字,师婆婆和月全都炸毛了,怒道:“臭小子,谁让你们去老林子的?那地儿是什么地方,难道还需要我告诉你?斯德这小子也是,月待会你跟莎娜聊两句,省得他又瞎折腾。”

    老林子,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勘塔斯森林,但凡被称作老林子的地方,都是不祥之地。那里,是秃鹫和腐尸雕盘踞的地方,遍布死亡气息。如非必要,兽人决不会踏入老林子狩猎。这里说的秃鹫,不是指原鹰部落,而是和腐尸雕一样以腐肉为生的大型猛禽。

    阿木等人二话不说,放下搅拌的木棍,逮住查斯就是一顿狠揍。族人在勘塔斯森林生活,岂能不知道老林子代表的意义?

    师婆婆一再叮嘱不得靠近老林子,哪知斯德那个夯货竟敢带着查斯去老林子?真是一天不揍,就浑身不舒坦。

    “啊啊啊……”

    听着查斯高低起伏的四重唱,叶暖一脸茫然。

    旁边,河沉着脸,小声为叶暖解释老林子是什么地方。

    听后,叶暖幸灾乐祸瞅着被群殴的查斯,不得不承认论作死斯德大叔和查斯真是有一手,这老林子,简直就是魔鬼三角洲。进去,分分钟找死的节奏。

    “停停,你们听我解释啊。”查斯惨叫着,高声解释。

    揍了几分钟,师婆婆才抬手制止阿木她们的暴行,沉声道:“查斯,你今天最好说个合适的理由,不然等螣尧回来,我让他提前给你过乞愿节……”

    幽幽的语气,配着师婆婆说话的节奏。

    这威胁,硬生生让查斯打了个寒颤,小脸儿都吓得惨白一片。

    查斯爬起身,捂着被揍得红肿的脸,说道:“我跟斯德大叔在老林子找到了这个,暖,你瞧瞧这东西是不是你说的盐矿?”

    一改嬉闹,查斯小心从腰间掏出一块东西递给叶暖。

    闻声,族人倏地张大双眼。

    叶暖微惊,上前,走近查斯接过石块,问道:“查斯,这石块你从老林子带回来的?”

    “是的。族长让我和斯德大叔去大峡谷找寻盐草,去到大峡谷的时候遇上了马群,马群数量不少,我和斯德大叔不敢冒险,於是我俩潜伏在马群边上,准备等马群离开后再行动。不料,竟跟着马群走进了老林子……”查斯语气陡然一沉,脸骤变。猜得到,当他们二人得知进入老林子后,表情肯定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