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母女对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5本章字数:2065字

    “叔,您没事吧?”

    晴天怯怯看着施罗德,语气不由得压低放轻,最后连尊称都用了出来。无他,就因施罗德脸色太难看,让晴天心生畏惧。

    施罗德阴森森扫过晴天,咬牙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师婆婆说事情没明朗前不能随便说,以免引起族人心中的恐慌。再说了,巫语是你伴侣,这种事该避嫌。”晴天道。若不是施罗德没插手白的事,就算被施罗德知道晴天监视巫语,这番话晴天也不会告诉施罗德。

    “螣枭是怎么回事?”施罗德深呼吸压下烦躁,问道。

    晴天道:“他,不好说。不过,师婆婆让樱子盯着他,具体什么事我也不知情。”

    “樱子?”施罗德大惊,愕然道:“樱子不是三年前死了吗?”

    “嘿嘿!”晴天嘿嘿笑了两声,装傻充愣,故作没听清施罗德问什么。刚才一时嘴快把樱子给抖了出来,回头还不知道师婆婆会如何教训自己。樱子的事,连月姨和螣䖶都不知情,就他、师婆婆和族长知道。部落接连有族人意外身亡,让师婆婆和族长心生警惕。

    三年前。

    师婆婆和螣尧经过商议,让几名族人假死潜伏起来。这其中,就包括晴天刚才提到的樱子,樱子虽然是女人,一身本事丝毫不逊色男人,尤其擅长暗杀和潜伏。这方面,甚至比螣尧还要厉害。

    施罗德嘴角一抽,淡淡道:“那,一休也没死是不是?”

    一休,跟施罗德关系不错,称得上是铁哥们。三年前,一休和樱子几人突然宣告死亡,施罗德大醉一场愈发沉默了。

    “咳咳!”晴天干咳着,别开头不敢直视施罗德锐利的眼神。

    “算了,不说就不说。代我跟一休说声,就说他欠我一顿酒,到时候说不得上祭台比划比划——”话罢,施罗德挥挥手,催促道:“愣着干嘛,不是想知道巫语去哪吗?跟上啊。”

    晴天眼角一抽,这话他能不能装作没听到?

    这厢。

    巫语离开空地,见四周无人径直朝孩儿洞走去。昨晚,她没去孩儿洞兑现螣枭的要求,不知道情况如何?她隐隐发现这两年螣枭愈发过分,要求日渐频繁,这让巫语很被动。当年,她来到有蛇部落按照上面的意思接触拉拢螣枭,就是想从他嘴里套出那件东西,可惜螣枭太滑溜,别说套东西连一句真话都没有。

    “螣枭,你得意不了几天了。”

    巫语阴沉着脸,低喃着。疾风部落出事后,巫语外出见到了熟悉的标记,她知道自己等的人已经到了。可是,她还没有找到那件东西的下落。沉思着,希望时间还能赶得上,那位大人不好糊弄,如果惹得他不喜,她这辈子都别指望离开勘塔斯森林。

    “白,真是太没用了。本想让她接近螣尧,伺机从螣尧嘴里套话找到那件东西,哪知道中看不中用……”

    巫语脸上一晃而逝怨毒之色,她宠着白,除了想依仗白接触螣尧以外。更重要她知道那位大人没有子嗣,届时自己完不成这个任务,说不定能凭借白的身份,让那位大人另眼相待带她离开。

    “巫,又来探望白?”

    “嗯!过来看看,这边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一切正常。”

    简单与负责孩儿洞巡逻的族人打过招呼,半小时后,白走进孩儿洞。倏尔,一股淡淡地腥味钻入鼻尖,巫语脸微变,神情冷凝透着怒气。她费尽心思想着把白从孩儿洞带出去,白反倒逍遥自在?!

    “白,你就不能安分两天?”巫语呵斥道。

    白讥讽一笑,丝毫不在意身上斑驳的痕迹,“哼!你都把我仍在这鬼地方不管了,安分不安分又有什么区别?怎么舍得过来了?要不是枭跟我说,我还真以为你忙着我的事,敢情是急着黏上螣䖶啊?”

    啪——

    巫语扬手,就是一耳光甩过去。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巫语神情阴鸷,冷冷道:“离螣枭远点,那是头能吃人的恶狼。我找螣䖶,还不是想让你早点出去?猫儿的事,可不是件小事,如果不是看在我的情面上,你真以为部落不敢把你逐出去?”

    “我……”白一抖,不敢直视巫语充满怒意的脸。刚才硬着头皮嘲讽,已经用光白所有胆子和勇气。这会儿,低着头不敢开口。

    “我什么我,敢动手害人怎么不知道把尾巴擦干净?你真以为凭脸和身体就能拴住男人?这两天,约翰可曾过来看过你一眼?”巫语淡漠扫过白,这些小伎俩都是她一点点灌输给白的。白不张嘴,她都只能知道白在想什么。当初让猫儿独自去荒漠地,无非是想教训猫儿,顺便折腾下约翰。哪知道事情会闹得这般大?别说猫儿有事没事,连约翰都翻了脸。事到如今,白还不知道错在哪里,这如何不让巫语懊恼?

    白僵硬着,不屑道:“约翰算什么,我招招手他还不一样会摇尾乞怜跑过来?”

    “是吗?”巫语讥讽道:“你真以为约翰是巴德利,给点甜头连脑子都能变成浆糊?”在巫语看来,德诺那一家子身体里流淌的是原鹰部落秃鹫的血脉。有蛇部落的男人,决不会像他们那般懦弱无能,比起施罗德,她更看不惯德诺一家。

    若不是看在柳枝还有点用,她根本不会多看德诺那家子一眼。

    “巴德利至少够听话,你过来干嘛的?”白烦躁不已,高声道:“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去?螣尧了,他怎么不过来看我?”

    “螣尧,他忙着讨好叶暖,哪有时间过来搭理你?”巫语看了眼白,不耐道:“乞愿节那天师婆婆会放你出去,出去后安分点,别瞎折腾。螣枭人在哪?”

    “贱人,全都是贱人。”听到叶暖的名字,白怒骂了起来。在她眼中,螣尧是她男人,叶暖竟敢跟她抢男人,这如何不让她愤怒?

    “闭嘴,告诉我螣枭人在哪?”巫语道。

    白道:“走了,好像说是有人找他——”面露狰狞,白眼中闪烁着杀气,什么猫儿早被她遗忘了,她满心满眼盘算着找叶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