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美味的食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5本章字数:2055字

    黄昏,日渐偏西。

    一股别样的香味穿过木盖和树叶,一点点溢入风中。族人耸动着鼻翼,朝叶暖这边张望着,表情带着好奇和兴奋。

    “暖,饭熟了吗?”离振奋道。

    叶暖小心把包裹着木盖的树叶拿掉,揭开木盖,顿时,属于米饭的香味直扑鼻尖,叶暖一喜,笑道:“熟了,你拿碗来,我舀些出来给大伙尝尝鲜……”

    以前,不觉得米饭多好吃。这些天,顿顿啃烤肉她都快哭了,舀出半碗米饭,叶暖没吃菜,轻轻用筷子夹着吃了起来,软糯香甜,一如曾经吃过的口感。不过,相对于稻米煮出来的米饭来说,西谷椰子加工做出来的米粒,味道多了少许果香。就像是用青竹做出来的竹米饭一样,不过那是青竹的香味,这确实一股淡淡地果香。

    “如何?”月搀扶着师婆婆走来,小心看着叶暖捧在手中的石碗,白洁晶莹的米饭,看上去尤为吸引人。

    所有族人齐齐望着叶暖,等待着她开口。

    “你们尝尝——”叶暖把碗递给月,比起用言语,她直接用行动表达。朝河和离招招手,说道:“河,你帮忙清洗石锅,准备煮饭。前些天,你们不是好奇内脏该如何处理吗?今晚,我给你做个铁板烧。”

    一听,晚上有好吃的。

    河等人快速行动,米粒不用冲洗,将石锅用水洗刷干净。然后,照着叶暖的动作开始煮饭。一旁,月捧着石碗没有直接吃,而是把石碗递给师婆婆。

    师婆婆接过碗,用筷子吃了一口,顿时面露喜色,“好吃,果然以前用错的法子。西谷椰子的米粒这样做,何愁族人寒季无法果腹?暖,还是你聪明,月交代下去全力收割西谷椰子,尽可能在寒季抵达前多囤积米粒。”

    “耶!太好了,寒季终于不会饿肚子了。”

    “快,快……我们舀点尝尝,连师婆婆都赞不绝口,我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了。不知道,这米饭比起骨头汤味道如何?”

    “这味道……真特别,越吃越香,感觉吃着很容易吃饱。”

    不多时,石锅中余下的米饭被族人分食一空。所有人脸上洋溢着喜悦和激动,很显然,米饭带来的冲击太大,族人们全都沉浸在寒季能吃饱的美妙幻想之中。比起烤肉和食物,没什么比能吃饱喝足更惬意。

    此刻,黑夜中。

    螣枭盯视着叶暖所在的位置,淡漠道:“巫语,翼虎部落可有这种食物?”嘴角耸动着,轻轻咀嚼嘴里的米饭,淡淡地果香充盈整个口腔。显然,如果搭配烤肉吃,不仅饱饥还十分美味。

    “没有,西谷椰子只有勘塔斯森林才能生长。”巫语轻摇头,神情冷淡透着沉凝,肃穆道:“白说有人找你,谁找你?是不是部落那边来人了?”

    青狐百年前臣服翼虎部落,成为翼虎部落旗下的附属部落。巫语,不应该说青丘语来自青狐部落,同时也是青狐部落族长之女。五十年前,她接受翼虎部落下达的命令,秘密潜入勘塔斯森林接近有蛇部落,伺机夺走有蛇部落的传承之秘。

    青狐部落,在日不落平原实力不俗。以族人美艳俊俏而出名,同时青狐一族最擅长谋算和蛊惑人心。在日不落平原名声狼藉,甚少有兽人部落愿意与其结盟相交。当然,那些觊觎青狐部落兽人美貌的人除外。

    但是,却无法与翼虎部落媲美。百年前,青狐部落在灭族危机前提下,选择臣服翼虎部落成为翼虎部落的爪牙。

    “你消息很灵通,他们还没找你……你怎么就听到风声了?难道,你还知道些什么?”螣枭沉下脸,看向巫语的眼神多了些防备。当年,他选择背叛部落对族人落井下石,只因翼虎部落承诺他一个要求。只要螣枭能拿下有蛇部落,翼虎部落就将有蛇部落赠给他,同时承诺在日不落平原划分一块地,作为螣枭部落的狩猎之地。

    螣枭不服输,当年争不过螣猄,又输给螣䖶,最后竟连螣尧都抢不过。这一连串的打击对他很大,於是,他选择剑走偏锋。

    巫语冷笑一声,淡淡道:“疾风部落附近出现的标记,我可不陌生。这次,谁过来了?”

    “辛力让我给你带句话:那位大人过来了,当年承诺是时候兑现了,希望你抓紧时间。”螣枭笑着,看向巫语的眼神多了些嘲讽。巫语自视甚高,这让螣枭很不爽,前天的爽约让他怒火中烧,不过,此刻见着巫语骤变的脸,螣枭顿时爽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争锋较量,却不知,这一幕早已落入不远处晴天等人的眼中。

    “樱子,螣枭白天去哪了?”晴天小声道。

    樱子道:“双子峰上有那处峡谷,这事我已经告诉了师婆婆,她交代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这次,可能外面兽人部落会插手进来……”

    一听,周遭知情几人陡然安静下来。与这边沉重的话题对比,叶暖那边欢歌笑语,轻松许多。

    莎娜从冰洞拿出处理干净的内脏,在叶暖指导下再次清洗。肝脏冲洗干净即可,但大肠和小肠这些不同,在冰洞中存放了两天,有少许味道。

    叶暖提着藤篮,准备去河边再洗洗。

    这时,螣尧迎着晚风走来,身上沾染着少许水珠。黄昏下,水珠闪烁着诱人的光泽从螣尧精瘦的身躯上滚落,周围不少女人发出阵阵笑声,视线在螣尧身上流连忘返。

    叶暖微怔,诧异道:“回了?”

    “嗯!味道重,交给我。该怎么洗?”螣尧伸过手,接过叶暖手上的篮子,从容蹲下身。还好他回来得快,别以为他没看见刚才旁边好几个跃跃欲试的男人?他没追求过女人,但是,螣䖶告诉他追求中意女人的第一点,就是死缠烂打,一定不能放松警惕。任何敢接近的男人,直接用拳头和鲜血来解决。如果一次解决不掉,那就两次……

    “……好。”叶暖耸肩,被人呵护的感觉极好。一股暖意从胸口涌向四肢百骸,让她觉得整个人都暖烘烘的,连带心跳都跟着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