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把人,给看紧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5本章字数:2071字

    “月姨,暖没事吧?”

    “日头都落下去了,暖怎么还没醒?”

    “师婆婆,她这样……点亮图腾之魂是不是得晚些时辰?要不,明儿在瞧瞧情况?”

    一侧,巫语面带忧色看向师婆婆。余光扫过叶暖的时候,闪烁着阵阵利芒凶光,她原本打定主意找机会拖延叶暖点亮图腾之魂。凭叶暖孱弱不堪的身体,若不能顺利点亮图腾之魂凝练身体的话,怕是渡不过寒季。猿族雌性矜贵……但,对巫语来说叶暖是天大的麻烦。更甚,她压根就不希望翼虎部落那边知晓叶暖的存在,为此她破例答应螣枭三个条件。

    师婆婆眯着眼,沉声道:“河,你来说说——”

    河点点头,详细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细说了遍。末了,旁边离跟着补充两句,此刻叶暖酣然入睡,脸颊红润,如果不是睡得太久无法唤醒,根本看不出像是有问题的模样。

    “师婆婆,暖这情况到底咋回事?”月紧张道。

    旁边,螣尧紧拽着双手眼神闪烁之际,透露出骇人的杀意。乞愿节从未出现过叶暖这种情况,这如何不让螣尧等人焦虑?

    “无事,尧你带着叶暖树屋。点亮图腾之魂与叶暖睡和醒没有关系,日落前我会处理好。月,空地这边你负责安排,斗战那边螣䖶只会负责,无需挂怀。”师婆婆镇定自若,浑然没有流露慌张和着急。走下祭台那刻,樱子告诉他们族地附近出现数道陌生气息,很显然,那些隐匿在暗处的人已经按耐不住准备露出獠牙。

    一听。

    绝多数族人露出轻松表情,唯独巫语隐晦沉下脸,无人时朝螣枭比划出抹脖子的手势,显而易见她看不惯叶暖被众人捧在中心,更重要她担心叶暖的存在夺走属于她的光环。巫重要不假,但巫语却是个水货。别说与巫云相比,换作其他巫都比巫语能耐。她这些手段多是有蛇部落历代巫代代传承下来的,真让巫语外出辨别药,她是万万不行的。

    不过,这事巫语满得紧。加上螣枭的遮掩,倒也让巫语逍遥了数十年,这也是为何部落一旦重伤的时候,巫语就会找各种理由推脱,轻伤她随意拿出点大蓟啥的,族人伤势自然能愈合恢复。

    “月,看紧点人。”

    临走前,师婆婆与月擦身而过时。师婆婆掀动嘴唇,呢喃说了句,看得出巫语异于平常的冷静,她越冷静师婆婆感到越不安。

    结合樱子他们说的话,师婆婆多少猜测到一些内情。

    月脸一沉,悄然点点头记下师婆婆的提点,手一摆,让螣䖶那边盯着点。空地那边的打斗,随着螣尧的离开进入高潮。原本,鄂他们多少担心螣尧会上去,因叶暖昏睡之故螣尧没能腾出手,自然无暇顾忌打斗之事。这一来,倒是让鄂、查斯等人纷纷松了口气。

    “芽,猫儿那贱人在哪?”

    空地,某处角落。

    白阴沉着脸,阴鸷盯着眼前战战兢兢的芽,面露暴戾之气。孩儿洞数天禁闭非但没能磨去白的戾气,反倒滋长了不少。手上把玩着一柄精致的骨刀,眼神阴测测带着杀意。

    芽干咽着口水,不觉卷缩起身子不敢直视白,小声道:“刚才还见着,这会儿没看到人在哪?白,你饿了吗?饿的话,我给你烤肉怎么样?今儿,师婆婆让月姨准备了很多食物……”

    “呵呵!”白狞笑着,手轻扬一挥,手中骨刀直接划破芽的手背,面一沉,冷然道:“芽,你是不是也瞧不起我?我问你猫儿人在哪?”余光掠过被螣尧抱走的叶暖,白心中戾气滋生。眼下,不能报复叶暖,怎么也得找猫儿先出口气,要不是猫儿这贱货……她哪会在孩儿洞吃苦受罪,更甚被巴德利要挟占了便宜?这一切,白全都归咎到猫儿身上,这会儿,自然按耐不住心中的高涨的怒意,盘算着该如何报复才能消除心中的抑郁之气。

    嘶嘶!

    芽疼得倒抽冷气,任由鲜血顺着手背滴落。白这阴狠嗜血的一面,芽没少见,每次有人惹得白不顺心的时候,她就会发脾气。芽身上有不少处被白各处来的小伤口,不过,这次特别疼。

    “我,我……我马上去找。”

    跌跄着,芽面带惊惧朝人群中走去。嗅着血腥味,有族人询问芽是不是受伤了?全都被芽用不小心擦伤回答了。殊不知,这一幕早早落入远处约翰的眼中。因猫儿的事,约翰多少有些迁怒白,却没真的想过不搭理白。毕竟是自己看中的女人,约翰还想着这次事情结束后,去猎几只利齿兔讨好下白,顺带问问今年寒季能不能跟白过夜?哪知,不小心看到这场面。

    约翰老实敦厚,却不傻。

    白作为有蛇部落样貌最出众的女人,深得众多男性的追捧和心仪。约翰同样不例外,在他们眼中女人娇贵,平时娇蛮娇气些不算啥。但,今天这一幕却真正让约翰开了眼界。

    脑海里,不由得想起河和离敲打的话语。

    白不简单,凶得很。也就这些个没长眼睛的男人,一个个把眼珠子挂在裤腰带上才以为白纯真无邪,人善良。离最常说的一句话:白,就是条白眼狼,不,她比白眼狼更毒……

    “喂!约翰你干啥了?”查斯问道。伸手,往约翰肩上重重一拍,说道:“等会下场跟鄂和雅格过两招?白从孩儿洞出来了,你不打算表现下?”

    约翰喜欢白的事,部落里大伙都知情。比起约翰,查斯这个吊儿郎当的其实跟白混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不过约翰没有和白结亲,这种事族人并不会指责什么。当然约翰也看得开,风俗习惯如此,要说真不习惯的也就只有叶暖。

    约翰歪着头,审视打量了查斯两眼,认真道:“查斯,你觉得白人好吗?”

    “约翰,你没病吧?”查斯嘴一抽,无语翻着白眼,道:“女人不就那样?能交尾……谁管她好不好?偶尔付出点代价,你好我也好。”

    瞅着查斯嘻哈样,约翰知道这问题问错认了。也许,他该问问族长或是鄂,不该找查斯这混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