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手,规矩点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5本章字数:1915字

    “樱子,晴天那边怎么说?”

    望着师婆婆凛然肃穆的脸庞,螣尧心渐定,那边有一休盯着他很放心。唯独晴天他担心出岔子,晴天看似沉稳实际上跟雅格、查斯性格很相像,脱跳,玩心不定。

    樱子道:“施罗德跟着他,不会有事。”

    樱子了解晴天“活泼”的性格,让他跟施罗德摊牌,未尝没有抱着别的想法。至少,在算计和周旋这方面,施罗德远胜晴天数倍。乞愿节热闹万分,最易让人放松警惕,有蛇部落外松内紧,给人感觉毫无防备,这正是螣尧他们希望巫语看到的。

    “嗯?”叶暖睁开眼,顿觉浑身燥热难耐,茫然道:“尧,我这是在哪?”

    睁眼一打量,嘴角不由得抽搐起来。却见,她置身在大木桶中,双手枕着木板,暖热由下而上,浓郁的药味呛鼻而入,让她忍不住蹙眉发出惊呼。

    “小心,别乱动。当心烫着,师婆婆准备为你点亮图腾之魂,这木桶全都是稀罕玩意别洒了出来。”螣尧温声道。按说,点亮图腾之魂根本就用不到这些。但,师婆婆考虑到叶暖身体孱弱,破例给她开了先河。木桶中几味药,是部落积攒传承下来的珍贵之物。这些东西巫语并不知情,一直由师婆婆收着藏了起来。这次给叶暖用了,下次不知道何时才能再遇上。

    叶暖一惊,迟疑道:“我记得点亮图腾之魂无需浸泡药水?噫!外边怎么全黑了?出啥事了吗?”

    “螣尧说你来自华夏族,身体孱弱,如果不配合药水滋养身体,我担心无法为你点亮图腾之魂。天早黑了,祭祀时你突然沉睡,可把族人下了一大跳,这会儿醒来便好。”师婆婆解释着,面带笑意,满意检查了下叶暖的身体,朝螣尧点点头,说道:“睡得好,她是个有福的。这些年,从未有族人在乞愿节祭祀时获得兽神的恩赐,暖算是头一份。瓦尔纳大陆是兽人国都,我们口中尊敬的神灵是兽神,碍于图腾之故,我们将其统称为神灵。我曾听说有人乞愿节获得图腾的眷顾,却未曾听说有人得到兽神的恩典。暖,你不愧是兽神的使者。”

    此前。

    师婆婆曾说过叶暖是神灵的使者,能为部落带来新生和富饶。

    这次,师婆婆直言叶暖是兽神的使者,更是兽神对部落的恩赐。这话,看似与以前的话没有两样,但,内里却绝对不同。神灵是敬称,代指图腾之魂跟兽神。根本上说的是图腾之魂,祭司能与图腾之魂沟通获取图腾之力庇佑族人,却无法与兽神联系。换句话来说,兽神比图腾之魂更高一级,如非数十万人的大部落,寻常部落连祭祀兽神都不被允许。一旦逾越祭祀,将会得到惩罚和唾弃。

    这次,叶暖在乞愿节时陷入沉睡,身体机能大幅度提升。师婆婆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这力量与图腾之魂不同,更浩瀚更亘古,她顿时想到了那传说中的无上神灵——兽神。

    听罢,螣尧和樱子表情一晃而逝艳羡与欣喜。

    “兽神?”螣尧大惊,骇然道:“师婆婆你确定?”

    “祭司岂会弄错图腾之力与兽神之力的差别?”师婆婆昂头,语气斩钉截铁,朝螣尧努嘴道:“不信,你大可检查下她的身体。待药水吸收完毕,我立即为她点亮图腾之魂。”

    闻言,螣尧上前一寸寸触摸着叶暖的身体。

    螣尧记忆中,叶暖这具充满幽香的身躯,孱弱而娇贵,触碰时他不敢多一分劲道,就恐把佳人掐碎弄伤。这些天,至白湖那次开荤后再无动作,就担心不小心弄伤了叶暖。带着虫茧的手,细细感受着指腹跟掌心接触过的细滑肌肤,这次,他感受到了力量的痕迹,尽管微弱却充满了生机。

    “痒!”叶暖逃避着,羞窘着,呵斥道:“螣尧,你手给我规矩点。”

    人前,被人这样摸着,她多少感觉到难堪。不过,她知道螣尧在做正事,不然一早就开始挥手阻止了。

    “不错,及得上成年雌性的力量。再锻炼适应下,应该能适应勘塔斯森林恶劣的生存环境。”螣尧松了口气,神情难得流露出温柔之色。尽管他没有说,但心底多少担心叶暖的安危。勘塔斯不同于瓦尔纳大陆其他地方,这里是强者生存的舞台,但凡能活下来的人无论男女,都配得上勇者的头衔。

    “嗷呜!”

    忽然,一道狼嚎响起。

    树屋离,几人大吃一惊。

    “啸月空?”螣尧吃惊下,看向樱子道:“你过去看看,这小子过来做什么?”

    “是。”樱子点点头,人影一晃快速消失离去。

    叶暖道:“她是樱子?”

    “是的。”师婆婆点点头,说道:“这些年,小人作祟部落不太平。我亏待族人良多,希望能将这些人一网打尽,还有蛇部落一个安稳无虞的生活。”

    缓慢的节奏,一字一句透着无限的杀机。螣师,自勘塔斯森林成长起来的女人,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机全都不弱于男人,当年因螣猄之故她决然舍弃螣姓,自称师婆婆。时至今日,眼见即将与仇人见面,她忍不住在心底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渴望用鲜血来祭奠曾经的痛苦和悔恨。

    “师婆婆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暖道。不忍师婆婆沉浸在痛苦中,轻柔打断师婆婆的回忆,同时默默感受着身体流窜的力量,那感觉妙不可言,“尧,我还要泡多久?”

    “快了,待药水变清就能出来。”螣尧道。侧头,转过身看向师婆婆,“师婆婆,抓紧时间……希望天亮前事情能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