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灵兽之血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6本章字数:2016字

    “那呆鹅死了吧!”斯佳丽漠然道。

    这几年,她明里暗里挑唆明亚跟部落的关系。可谓是用尽手段和心思,可惜,明亚就跟木头似的不解风情,除了护着风铃外,压根不搭理她的茬。

    螣尧嘴角微翘,冷冷道:“明亚,可是部落少数不多觉醒图腾之力的勇者。就你那点小能耐,还想弄死他?天方夜谭。”

    “什么?”斯佳丽大吃一惊,不信道:“骗人,就明亚那木头怎么可能觉醒图腾之力?再说了,有蛇部落才觉醒几个人,明亚在部落就是个透明人,如果真觉醒图腾之力,你们为何从未关注过他?”

    “螣猄出事后,部落行事就变得谨慎起来。别说你不知道明亚觉醒图腾之力,整个部落知道部落觉醒图腾之力的人没几个……”师婆婆冷笑着,淡淡扫过斯佳丽惊慌的表情,沉声道:“我知道当年害得螣猄出事的人,不会善罢甘休,这些年留了一手。”

    明面上,有蛇部落觉醒图腾之力的人不足十人。

    这个数目,是师婆婆根据勘塔斯森林其他兽人部落作出的决定。实际上,有蛇部落有近三十人觉醒图腾之力。这些人,全都被师婆婆隐瞒了下来。一点点让他们融入平凡,就连日常生活中也不允许谈论。

    慢慢地,就连有蛇部落的人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觉醒了图腾之力。

    “嘶嘶!”斯佳丽倒抽寒气,突兀地,她对能否活着离开勘塔斯生出一丝茫然。一直笃定的信念,这个刹那却不再坚定,“哼!谁知道是真是假?他是找不到风铃那丫头的,我已经把人送出勘塔斯森林了,只要渡过横河她就会翼虎部落的族人……”

    风铃天赋绝佳,一旦启蒙。

    极可能觉醒图腾之力,是以,斯佳丽动手前就把人给送走藏了起来。待有蛇部落事情一了解,她就把人带回翼虎部落。风铃虽说不是她的血脉,可到底养在身边几年,处出了感情。当然,她是想把风铃当做礼物带回翼虎部落,将其献给黑虎王。

    “明亚不会让风铃离开勘塔斯。”师婆婆道。

    斯佳丽阴沉着脸,得知明亚觉醒图腾之力后她开始不安。隐约间,总觉得会发生些不好的事。这一刻,她只能祈求辛力够聪明,尽快带走风铃来解救自己。

    “师婆婆,总感觉你跟族长瞒着不少事。”樱子蹙眉,歪着头望着师婆婆和螣尧。三年前,他们假死遁入暗处,现在又听到部落隐瞒了不少觉醒图腾之力的勇者,她隐约察觉到师婆婆和族长似乎在下一盘大棋。

    螣尧冷声道:“该你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简而言之,不该知道的就别多嘴。

    一听,樱子嘴角一抽。故作没听到螣尧的话,安静往暗处一躲。

    “天快亮了!”叶暖道。扭过头,望着天边浮出的红云,一丝光亮越过地平线,欲唤醒沉睡一夜的瓦尔纳大陆。

    “族长,双子峰上游峡谷好像安静下来了。”河迟疑道。

    螣尧轻摇头,回道:“我让一休过去帮啸月空,原鹰部落那群秃鹫不见耗子不撒鹰,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再说了,巫语人突然失踪肯定有所企图……”

    斯佳丽的插手,估计让巫语看到了危机。坑了斯佳丽一把,人直接躲藏了起来,昨晚事发突然,连晴天这些盯着巫语的人都没能发现她的行踪。螣尧清楚,事情绝对没有结束。

    “不好。”

    这时候,师婆婆脸突然一变。

    螣尧道:“师婆婆,哪不好?”

    “我就知道巫语不会安分,祭台图腾被污染了,我感受不到来自图腾的力量。”师婆婆沉下脸,冷漠道:“走,带我去祭台——”

    千算万算,棋差一招。

    污染图腾的药,十分罕见。师婆婆自然没往这方面思考,巫语还真是打着一手好算盘。镌刻图腾的奇石或异石都极为难得,龙血木之所以被称为镌刻图腾的最上等载体,就因龙血木无法污染。奇石、异石和凡木这些载体,只要东西得当,会被外物污染,从而丧失传承图腾力量的能力。

    “什么?”螣尧一惊,冷厉道:“污染青石镌刻的图腾雕像,巫语手中怎会有灵兽之血?整个勘塔斯森林都不见得有一头灵兽,巫语从哪得来的灵兽之血?”

    “翼虎部落不是有一头邪眸白虎吗?”叶暖道:“传闻十之八九不会出错,翼虎部落敢觊觎北凉之地,又敢对勘塔斯下手,手里没半点本事哪敢横生枝节?”

    “图腾血脉的后裔,确实称得上是灵兽。”师婆婆点点头,居高临下俯瞰着斯佳丽,漠然道:“巫语能拿出灵兽之血,看来她在翼虎部落地位不低。我很好奇你与她到底谁更有用?”

    “什么意思?”斯佳丽一愣,无言望着师婆婆。

    师婆婆道:“可惜,终究只是图腾血脉的后裔,只能算作半灵兽。这点血,不可能斩断我与图腾的联系……”

    一听,斯佳丽瞳孔紧缩,骇然注视着师婆婆微微佝偻的身躯。

    “你想做什么?”斯佳丽厉声道:“我是黑虎王的人,你敢对我下手,就不怕整个有蛇部落为我陪葬吗?巫语不过是狐族部落的弃子,她岂能与我攀比?放了我,不然等辛力出现,你们有蛇部落就等着灭族吧!”

    不知为何,迎上师婆婆阴测测的眼神。

    斯佳丽按耐不住心底的恐惧,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翼虎部落三王之一——黑虎王。”螣尧森冷扫过斯佳丽,眼中闪烁着浓浓地戾气,冷酷道:“身份还真不低,想来这所有的事都出自黑虎王之手?凭黑虎王在翼虎部落的地位,巫语能拿出邪眸白虎的血不算难事。不过,为什么拿出邪眸白虎血的人是巫语而不是你?”

    “哼!”斯佳丽冷哼一声,故作镇定道:“别想挑唆我对黑虎王的忠诚,巫语肯定欺骗了王,邪眸白虎乃是部落供奉的神,神的血岂是巫语能玷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