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叶暖,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6本章字数:2021字

    “巫语说,辛力是来接她回去的。”叶暖突兀道。

    说完,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眯着眼,审视打量着地上狼狈不堪的斯佳丽,说道:“你急于动手,难道不是担心辛力那边出问题吗?风铃失踪……我想应该是巫语动的手,她多半察觉到你的身份了,於是先下手为强了对吗?”

    闻言。

    斯佳丽身体倏地紧绷起来,眼眸惊惧对上叶暖打量的视线,结巴道:“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风铃是我藏起来的,跟巫语没关系。”

    “哦,是吗?”叶暖挑眉,戏谑望着斯佳丽,“我记得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撒谎……三分真七分假,最容易迷惑人。我想你之前说了部分真话,那就是风铃真的失踪了,你不知道是谁动的手,慌乱之际你只能选择抢先下毒。巫语见你动手,立马察觉到事情不对,於是抢在你对她下手前走了。於是,你明白带走风铃的人应该是巫语,目的应该是邪眸白虎的血……我说的对吗?”

    巫语狐族身份,就算狐族部落臣服投靠了翼虎部落,她也接触不到邪眸白虎,更别说抽取邪眸白虎的血。但,斯佳丽不同,从斯佳丽言行举止不难猜出她在翼虎部落地位不低,且与黑虎王关系不浅。这一来,她有邪眸白虎的血并不难以理解。

    “……”听罢,斯佳丽脸陡然惨白一片。

    显而易见,全都被叶暖猜中。

    “巫语绑走风铃要挟她,目的是灵兽之血。她们这算是窝里斗?”樱子瞪大眼,戏谑打量着斯佳丽,还真是狗咬狗。

    “巫语被流放到勘塔斯数十年,心里难免生出怨恨。她应该做了什么,引来巫语的嫉恨,才会在出手后被巫语报复。”叶暖微笑着,与樱子他们一样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脸,“螣尧,兴许她知道巫语在哪?”

    “怎么说?”螣尧等人站定,看向叶暖。

    叶暖道:“辛力。她们想离开勘塔斯需要外力,辛力就是他们唯一能借助的外力,勘塔斯森林危险无比,她们几个女人,想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她真如说的那般在翼虎部落地位不低的话,得知她有危险,辛力一定会出面解救——”

    “诱饵?”

    “对,用她做诱饵。”

    听完,斯佳丽面如死灰。

    她清楚辛力一定会来,以辛力对她的迷恋,绝对会出现。

    “尧,你怎么把叶暖带过来了?”月蹙眉,担忧道。

    “月姨,族人情况如何?”叶暖拉着月的手,微笑道:“我跟师婆婆过来的,巫语对图腾雕像做了手脚,师婆婆需要来祭台这边看看——”

    “中了毒,得修养两三天才能缓过劲,绿草就是个祸害……”月阴沉着脸,咒骂着。倏地,听叶暖说图腾雕像出了事,当即大吃一惊,看向师婆婆询问道:“师婆婆,叶暖说的是真的吗?”

    “这不是绿草,是翼虎部落的虎族人。巫语从她手里要了邪眸白虎的血污染了图腾雕像,索性邪眸白虎虽是灵兽后裔,可到底血脉稀薄了,我试着看能否挽回些……”师婆婆严肃道。

    霎时,空地瘫软的族人得知图腾雕像出了变故。

    纷纷想爬起身询问始末,月大手一挥把人全都镇压,简单说了两句。

    河搀扶师婆婆走上祭台,叶暖俯下身打量着中毒的族人,侧过身看向螣尧,问道:“尧,这木菊花药效真有这般可怕?”

    “木菊花毒性不强,但后劲十足。中毒后,残毒破坏身体机能让人无力,中毒人数太多无法将他们送回窑洞,只能暂时让他们待在空地统一照料。”螣尧沉声道。说到底有蛇部落底蕴差了些,百年一次迁徙让他们没办法建造真正的族地,出事时,连个像样的避难的地方都找不到。

    叶暖蹙眉道:“没有解药?”

    “据我所知,没有。”螣尧摇摇头,惋惜道。

    “部落囤积的药放在哪,你带我去瞧瞧——”叶暖道。

    “你能解毒?”螣尧一喜,惊问道。

    “甘草,中药之王,能解各种药物中毒。我不清楚它能否驱除木菊花之毒,但试试总没错。”叶暖解释着,她对中药认识不多,仅知道些粗浅的毛皮。但,甘草这被称作中药药王的中药她还是认识的,诸如金银花、发菜等物。

    “走,去巫语的窑洞。”螣尧道:“师婆婆手里藏着几种贵重的药,族人日常采摘的药都在巫语窑洞囤积着。我们过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你说的甘草?”

    牵着叶暖,末了,朝黑暗处樱子吩咐一句。

    “樱子,你盯着点空地。”

    天未亮。

    静寂夜晚即将过去,这一夜,有蛇部落波澜起伏。

    “冷吗?”螣尧担忧道。

    “不冷。”叶暖摇着头,轻声道:“事情没解决,你打算怎么办?”

    “等——”螣尧道:“绿草在我们手里,辛力迟早会露面。冰洞囤积着不少食物,足够我们支撑到寒季。我就不信辛力和原鹰部落能忍得住不出手?”

    一入寒季,勘塔斯凶兽横行。再说了,师婆婆说今年雪灾更甚往年。辛力想在寒季前离开勘塔斯,势必需要抓紧时间。反之,有蛇部落可以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

    “师婆婆说大峡谷老林子有新发现,你怎么看?”叶暖道。

    “这事,父亲没跟我说。不过,确认老林子危险不大,有蛇部落就有了退路。那边猎物很丰富,就算是寒季也不担心缺少食物。唯一担心的是寒季的雪灾,双子峰地势较低,雪灾一旦严重的话,可能酝酿成洪灾……”螣尧顿了下,说出了心底的焦虑。往年,寒季到来时他们只能盘踞在山腰上的窑洞,今年怕是连山腰都会被波及,问题很严重。

    叶暖安慰道:“不急,听师婆婆的意思老林子怕是有祖地的消息。”

    说时,叶暖刻意压低音量。这件事师婆婆谁都没说,跟叶暖提了一句。叶暖脑袋转得快,自然而然从师婆婆言辞间猜到了些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