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螣尧,住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6本章字数:2057字

    “当真?”螣尧面露震惊,迟疑道:“这消息准确吗?”

    祖地,有蛇部落找寻了五百余年,从离开王都奥依托那一刻开始。有蛇部落历代族人兢兢业业就为找寻祖地,以求再次恢复往昔的荣光。就算无法恢复往昔荣光,也盼着能彻底觉醒图腾血脉。

    螣尧,作为有蛇部落最有天赋的勇者。

    师婆婆在他出生之际说过一句话,若能回到祖地。螣尧必能完全唤醒图腾血脉,继承腾蛇的力量。可惜,青石镌刻的图腾雕像无法激活螣尧体内的血脉之力,只能让他唤醒一部分图腾血脉,仅仅这部分图腾血脉,让螣尧能压着原鹰烈抽打。

    可想而知,若是螣尧完全唤醒图腾血脉,其实力将何等惊人!

    “我观师婆婆神情,这事十之八九是真的。你想想有蛇部落来到勘塔斯数百余年,除却勘塔斯中央地带以外,勘塔斯森林各处角落你们都探查过。唯独碍于老林子的凶名,族人没能进入老林子找寻过线索,兴许部落一直想要找寻的祖地,就在老林子某个角落……”叶暖分析着,勘塔斯遍布着大小不一数十个老林子,大峡谷附近的老林子无疑是这里面面积可排在前三的一处险地。

    因而,兽人部落无人敢深入老林子狩猎。

    斯德二人误打误撞进入老林子,算是首开先例。其实,勘塔斯所有兽人部落都知道老林子附近栖息着不少猎物,因秃鹫之名,无人敢靠近老林子。从而导致生活在老林子附近的动物群日渐壮大,种群更是五花八门。

    螣尧捏着叶暖柔嫩的手,时轻时重。

    “这事,我待会问问——”

    叶暖疼,忍不住想收回手,“疼,别捏了。巫语窑洞到了吗?”

    “到了。”螣尧松开手,略惋惜。

    叶暖翻着白眼,问道:“施罗德去哪了?巫语这边闹出这么大的事,他难道没打算做点什么?”

    “我让他押着白,避开人群暂时躲藏起来。”螣尧道:“巫语对白颇为看重,说不定会杀个回马枪。施罗德怀疑白的身份,怕是会让师婆婆做些什么?”

    “什么意思?”叶暖微惊,愕然道。

    “字面上的意思,施罗德怀疑白没有蛇族血脉,是巫语和其他兽人的幼崽。”螣尧平静地说,这种事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是无法忍受的。巫语敢做出这种不要脸面的事,应该是有某种依仗。

    叶暖嘴一抽,无语道:“施罗德真下得去手?”

    “白自己作死。”螣尧嘲讽道。

    施罗德待白很不错,奈何白作死。私底下对施罗德没有半点恭敬,侮辱、叫骂算是平常事。以前,施罗德还会给白兜着,后来得知螣枭存在,瞬间改变了想法。当年,施罗德敢跟螣䖶叫板抢最强勇者和族长的位置,可见并不是怕是的人。

    “真不知巫语怎么想的?”叶暖唏嘘道。按说,但凡是个明白人,就该明白该如何摆正自己的态度。与白几次接触,她还真没看出白哪里好了?就算施罗德不是她父亲,到底养育了她二十几年,该有的尊敬不该抹去。巫语倒好,把白教的是非不分不说,还完全没了礼义廉耻。

    难道巫语真觉得白凭借那张脸能成事?

    须知,这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

    “狐族部落,在日不落平原地位不低。就算选择臣服投靠了翼虎部落,综合实力在日不落平原可排入前五,听“绿草”的意思,这巫语在狐族部落地位不低。想来,看不上有蛇部落不足为奇。”螣尧淡淡道。

    话虽如此,螣尧眼中闪烁的暴戾却告诉叶暖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怕是,日后若是有机会与狐族部落交手,螣尧定不会吝啬动手教训一二。螣尧腹黑爱记仇,且十分护短。巫语、白敢小瞧有蛇部落,他岂会无动于衷?

    没动手,多半碍于情况不允许。

    “勘塔斯位置独特,待寻到祖地后。部落定能发展壮大,到那时没人敢小瞧有蛇部落。”叶暖认真道:“作为部落的一员,我会尽我所能让族人吃饱穿暖。”

    说时,轻抚着身上的兽皮。

    兽皮鞣制简单,残留着骚味和异味,叶暖却不觉得难闻。这兽皮是月和族人帮忙做的,因叶暖皮肤娇嫩。这兽皮是月特地挑选出来的,当然提供者是螣尧。面对族人真诚热情的脸庞,叶暖只能尽其所能回报。

    “谢谢!”螣尧柔声道。部落每一天都在变化着,这变化是叶暖带来的,族人褪去对生活的恐惧,每天都心怀希望,这让螣尧精神抖擞。若非巫语等小人作祟,他今天该外出狩猎为部落囤积食物,然后回来品尝叶暖烹制的美味食物。

    这一切,都被巫语他们搅乱了。

    “别说谢,该说谢的人是我。若没有部落收留,我怕是成为了凶兽的口粮。”叶暖娇笑着,迎着初生的朝阳,巧笑焉兮映入螣尧的心扉。

    暖暖的,带着饥渴的瘙痒。

    螣尧触碰着胸口下,剧烈跳动的心跳。这瞬间,心跳失序,一如初见叶暖时的悸动。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真想用力狠狠地把人揽入怀,用尽全力疼爱这惹人疼惜的人儿。

    “咳咳!”螣尧夹紧腿,掩盖身体的异样清咳两声,道:“到了,巫语对药不上心,族人收集的药应该都在这些架子上,你找找看有没有甘草?”

    他没见过甘草,根据叶暖描绘的样子在架子上翻捡着。

    “噫!”叶暖惊呼连连,诧异道:“这里有不少好东西,除了做药治病外,还能作为食物储藏食用……”

    边说,叶暖把东西挑拣出来。

    有些药,作为食物味道更好些。当然,叶暖挑出几种颇为眼熟的毒药,药性剧烈不说,更见血封喉。此刻,叶暖万分庆幸斯佳丽和巫语没有丧心病狂,拿马钱子和乌头这些毒药对族人下黑手。不然,怕是整个部落都死伤惨重。

    “这些是……”螣尧皱着眉,打量叶暖挑拣出来的几位药。拿过少许,打算放入嘴里尝尝味。

    见之,叶暖大惊失色,惊声道:“螣尧,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