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自投罗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6本章字数:2106字

    柳枝微僵,迟疑着。

    见状,芽脸一变,冷喝道:“不去?”

    “柳枝,你听芽的……快去找离,去的晚了,红烧鱼和清蒸鱼肯定没了。”德诺干咽着口水,附和芽的意思怂恿柳枝过去。身后,豁然是巴德利俩兄弟,一家子躲在暗处偷瞄着。知道族人不待见他们,好几次都想出去凑热闹都忍着没露面。

    柳枝僵笑着,小声道:“德诺,要不让芽和巴德利他们过去?”

    “为啥?”德诺眉头一挑,不渝道。

    “族人觉得我跟巫语走得太近,我怕……我去惹得他们不喜。芽和巴德利他们不一样,说不准族人不会计较巫语的事?”柳枝轻言细语,小手轻握着德诺的手掌,柔柔道:“芽成年了,部落了不少男人都跟我打听过芽的事。今年寒季说不准能遇上好事儿?”

    “真的?”德诺大喜,转过身看向芽,点头道:“芽比白差了点,但跟离她们比还是可以的。瞧着,她年纪也大了。我觉得鄂、查斯他们都不错,芽你眼睛放尖一点,今儿寒季把亲给结了。顺带,我跟你哥他们也能沾点光。”

    芽冷笑着,不屑道:“柳枝不愿去就直接说,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多半是担心河不给面子,不给你吃的,拿我出什么气?”说着,动手就在柳枝身上狠狠地拧了起来。她粘着白,还不是想着白能接近螣尧。芽心高气傲哪能看上鄂这个木头疙瘩,部落里谁不喜欢螣尧?她盘算着白吃肉的时候,跟着能喝口汤。就算不能跟螣尧结亲,白偶尔让她跟螣尧过几夜也好,就盼着给螣尧生几个蛋。

    哪知柳枝竟想着张罗让她结亲?

    当即,芽整个人都魔怔恨不得掐死多事的柳枝。

    利马瞧着二郎腿,嘲讽道:“喲!瞧不上鄂,难道是看上族长了?切,也不看看你什么德性?螣尧连白都看不上,能看上你?我就算眼瞎也不会看上你,再说了,还有叶暖在——”

    “利马,你闭嘴!”芽气得发颤,恶狠狠道。

    这边吵得翻天,巴德利低垂着头一声不吭。脑子里不断回味着孩儿洞发生的事,想着白的下落。

    “别闹,月一直扣着食物不分发,饿几顿你们还不消停点。”德诺呵斥一声,饿的两眼发慌,他哪里还有什么好脾气,当即道:“柳枝,你带芽过去弄点烤肉和红烧鱼什么的过来。动作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比起柳枝和芽这个女儿,德诺更看重巴德利和利马这两个儿子。

    这不,二话不说直接把柳枝和芽赶了出去。

    “噫!这不是柳枝和芽吗?”

    柳枝二人一走去空地,族人们纷纷顿住脚冷着脸。脸皮真厚,不想着反思,还敢露面,看来胆子挺大的。

    迎上族人们似笑非笑的脸庞,柳枝和芽顿觉胆战心惊。担心,下一秒族人们会暴起把他们狠揍一顿。须知瓦尔纳大陆可没规定不能揍女人,有些觉醒图腾之力的女人,战斗力爆表,比男人还要厉害三分。

    “我,我找离——”柳枝卷缩着身子,小声道。

    莎娜沉着脸,冷漠道:“找离干什么?”

    “莎娜姨,我们一天没吃东西了,想过来找点东西吃。”芽低声道,露出怯怯的表情,显得很是无辜。浑然没有当初跟在白身边傲慢刁钻的模样,缩着脖子,像是备受欺凌的小媳妇,很是委屈可怜。

    离走来,冷冷扫过柳枝二人,冷讽道:“巫语离开,怎么没带你们一起走?部落缺衣少食,一天没吃算什么,我想你们以后别吃更省事。”对柳枝,离算是彻底心凉了。心一冷,离说话行事自然没了顾忌,这话别人不好说,离说起来可没有半点顾忌。她没受过柳枝的照顾,没吃过芽的东西,怎么难听怎么说,不要太顺心。

    “离,你怎么能这样说娘?”芽大声说着,望着离的眼神满是阴郁,“你每顿好吃好喝,就不知道挂念下我们?”

    盛气凌人的样子,没半点收敛。看得族人冷笑涟涟,本来,前一句他们还想着难道芽懂事知道自己错了,后几句直接露出了恶毒的嘴脸。说到底,芽心里认为族人亏欠了他们。就没想过自己哪里不对劲?

    “娘?”离嗤笑一声,不屑道:“我爹刚死没多久,她就跟德诺搅合在一起。知道内情的明白她是担心饿肚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爹没死她就跟德诺搞在一起了。更别说,隔三差五把我的食物抢走给你兄妹三人吃,要不是有莎娜姨他们护着,我能不能活到今天还两说?以前我懒得跟你们计较这些腌臜事,没想到你们一个个倒是没脸没皮硬黏上来,还真以为我没脾气?部落里,就连山青这些个没成年的孩子,都知道外出狩猎找寻食物,你们那一家子整天干啥了?”

    离冷漠的声音,在静寂的夜空显得尤为响亮。

    柳枝紧绷着脸,神色慌张。她从未想过有一天离会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看待自己,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一颗心止不住下沉,再没了往日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我……”支吾着,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离扫过柳枝的脸,无视她愧疚的表情,淡漠道:“这次又想从我手上抠什么?柳枝……我真想不明白你眼睛怎么长的?部落里不缺男人,你怎么就挑选了德诺那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想吃东西都不敢露面的怂货,也就你把他当做宝贝!”

    “离!”莎娜轻喝一声,斥责道:“怎么跟你娘说话的?”

    柳枝再不堪,也是离的娘。这席话,没人觉得离说的不对,但作为晚辈这样嘲讽长辈到底不对。

    离噘着嘴没反驳,憋了这么多年总算把心里话全都倒腾了出来。以前,她总想着柳枝能清醒过来,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后她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不……一放飞自我,说话自然全无顾忌。

    “柳枝,德诺他们在哪?”月开口道。

    柳枝小心朝角落瞥了眼,不敢开口。

    “芽,你爹他们在哪?”见柳枝不开口,月直接朝芽看去,淡淡的表情没有言语,平静道:“芽,巫语的事,师婆婆想找你问问情况。我看,待会你跟鄂他们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