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新的巫,河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6本章字数:2032字

    “闭嘴!”斯佳丽咆哮道:“螣师,我不允许你侮辱祭司大人。”

    荀亚在翼虎部落地位极高,斯佳丽对其备受推崇。此刻,听师婆婆这般说荀亚当即怒不可遏,发疯似的咆哮了起来,那模样,似恨不得将师婆婆生吞入腹。

    “连心爱的女人都能出卖,那种小人我不屑认识。”师婆婆冷漠道。

    “闭嘴,荀亚大人岂容你污蔑。”斯佳丽扭曲着脸,阴狠道:“哼!你们等着,王和祭司大人早晚会踏平有蛇部落,到那时我等着你们惨败的消息。兴许,我会施舍把你们买下来,毕竟斗兽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说罢,脸上露出倨傲的笑容。

    “噗呲!”闻言,叶暖禁不住喷笑出声,打量着斯佳丽的眼神莫名多了些诡谲,促狭道:“尧,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风大,你听错了。”螣尧配合着,附和道。

    “自身难保的人,竟异想天开买我们做奴隶?”叶暖嘲讽着,抬手轻拍着斯佳丽的脸颊,森冷道:“这会儿,你该想着辛力为什么还不出现?我们什么时候拿你开刀?不管荀亚和黑虎王会不会踏平有蛇部落,至少你怕是没机会等到那一天了。”

    不管其他,仅凭斯佳丽这席话螣尧就不会让她活着离开有蛇部落。

    毕竟,谁让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事。

    他不可能任由师婆婆的事曝露出去,这对于有蛇部落没有任何好处。现在的有蛇部落还不足以与翼虎部落抗衡,在此前,有蛇部落所有事能掩盖的都需要抹除痕迹。

    一听,斯佳丽不觉打了个寒颤。

    面露惊恐,斯佳丽急道:“不,你们不能杀我。我是翼虎部落最年轻的巫,我未来会成为翼虎部落最强大的巫,你们不能杀我……翼虎部落不会饶过你们的。”

    一急,斯佳丽说话不觉颠三倒四,慌张了起来。

    “你可以试试看,我们敢不敢杀你——”

    这时,河凑近青睐擦拭着斯佳丽脏兮兮的脸庞。动作轻柔,透着无限的温柔。但,这一幕落在斯佳丽眼中,却变成了无尽的恐惧。

    “不,不……”斯佳丽高喊着。

    螣尧蹙眉,冷声道:“太吵!鄂把人带走堵住嘴,别惊扰了族人。”

    “嗷嗷——”

    这时,一道清脆的兽吼响起。

    螣尧眼微闪,打了个手势。很快地,族人快速戒备起来,将女人围在中间,所有人拿着弓箭注视着黑夜。

    “来了吗?”叶暖低声道。

    螣尧道:“这兽吼是乱离的暗号,辛力和原鹰部落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娘,你带叶暖她们去祭台附近,其他人按照之前的计划藏好,没有我提醒不准提前动手。爹,你和一休他们埋伏,看情况动手阻击。”

    有乱离提前通风报信,螣尧布置起来全无犹豫。

    螣尧一开口,所有人没有质疑按照计划开始行动。

    叶暖抿嘴,没有要求跟螣尧一起行动,叮嘱道:“尧,你自己小心些。”

    “我没事,安心等我归来。”螣尧俯身,在叶暖脸上亲了下,用力抱了下叶暖带着族人悄然隐入暗处。他们不打算在双子峰开战,选择主动出击,乱离兽吼一传出,螣尧没有任何迟疑选择离开双子峰,朝荒漠地赶去准备埋伏。

    目送螣尧等人离开的身影,叶暖紧咬着嘴唇。

    “别担心,螣尧很强,他一定会安然归来。”月坚定道:“河,药准备妥当了吗?”

    “月姨放心,药我一早就准备好了。都是我亲自采摘处理的,巫语窑洞的药我没敢动用,担心她下绊子。”河认真道。她是师婆婆暗中培养的巫,除了师婆婆少数几人,部落族人都不清楚河的事。是以,药的事都是河自己处理的。就算之前族人中毒需要药,河也沉住气没有插手。

    不过,现在却没了顾忌。

    “月,河准备药?”阿木好奇道。

    月沉着脸,解释道:“河是师婆婆挑选出来的巫,一直暗中培养。师婆婆怀疑巫语居心叵测,河的事一直瞒着没有公布。这次,师婆婆和螣尧会彻底解决掉巫语带来的隐患,河的事自然不必再隐瞒。”

    “什么?河是师婆婆培养的巫,这是真的吗?”阿木惊喜道。

    族人们纷纷露出喜悦之情他,他们还担心巫语离开后,部落没有巫,没想到师婆婆早有打算,河脾性族人都了解。对于河身份的改变适应良好,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族人纷纷跟河道喜。

    “河,你瞒得够深。”离促狭道。抬手,用手肘捅了下河的腰侧,时不时嘿嘿傻笑几声。

    河白了离一眼,无语道:“不瞒着,你一旦知道第二天整个勘塔斯兽人都知道。”

    “嘿嘿!”离笑着,尴尬道:“河,你说的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大嘴巴?!”

    “别闹,都跟上。”师婆婆开口制止,率先走回祭台。

    除了藏在冰洞那边的幼崽和老人,余下族人全都聚集在祭台附近。师婆婆开始吟诵祭词。很快地,一道波纹以祭台为中心朝四周一点点扩散开去。不多时,将整个双子峰纳入保护范围。

    这边,河见叶暖好奇盯着扩散的波纹。

    “这是保护罩,只有祭司才能开启。能感应到敌人,无法御敌。”

    叶暖闻言,点点头。这波纹应该跟精神力什么的有关系,波纹覆盖范围内,师婆婆能轻易感知到敌我。不过,应该消耗较大,不到必要时应该不会开启。如果随时都能开启的话,族人何必担心兽袭入侵?

    “消耗大吗?”叶暖问道。

    河苦笑道:“很大,每次开启都会耗费师婆婆的精血。多开几次的话,对祭司寿命都有影响。师婆婆实力很强,如果不是当年那件事耗费太多精血,她不会衰老至此!”

    “那,为什么还要开启?”叶暖大惊,望着祭台上师婆婆孱弱的身躯,忍不住生出异色。

    河摇着头,无奈道:“不开启的话,师婆婆担心部落损失惨重。你也看到了,部落族人不多,每损失一个对部落来说都是一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