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黑夜中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7本章字数:2070字

    呜呜——

    数声长短不一的呜咽声响起,衬着影影绰绰的树影,有着说不上的怪异。

    半响过去,一无所获。

    “樱子,联系不上吗?”叶暖道。握紧手上的弓箭,眯着眼,小心打量着冰洞附近的一草一木,白天过来时不觉得这地方如何阴暗可怖。夜间一瞧,竟还真有些阴森森可怖的感觉。蹭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叶暖声音不由得放轻了几分。

    樱子冷沉着脸,嘴角划过不安,“暖,小心些。晴天几人怕是着了道,这次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她曾跟原鹰部落那些见不得光的暗手交过手,有赢有输,彼此都没能占到多少便宜。这次,原鹰孤还真是下了狠手,怕是把那些人全都给派了出来。这一来,樱子沉稳的心一点点染上焦虑和惊慌。

    “樱子,这个抹到箭矢的箭头上。”叶暖沉吟着,片刻后从怀里掏出木菊花递了过去。她自诩不是好人,从樱子冷萧肃穆的表情上不难看出,这次问题很棘手,她不清楚晴天的身手。但,能让樱子神色大变,想来这次敌人能耐不低。

    樱子微怔,诧异道:“暖,这是什么?”

    “木菊花,你将它的汁液涂抹到箭头上。”叶暖深呼吸,弓着身小心与黑夜合二为一。试着感受周遭的环境,尽可能减少存在感,她没跟人动过手,唯一交过手的只有孤儿院看门的老人。所以她对自身实力没有具体的概念,上次一招克制河,让她有了少许底气,不至于还没动手就先腿软。

    “有用吗?”樱子迟疑道。

    叶暖道:“试试看——”

    这时候,勘塔斯森林中的兽人部落还没有谁用药狩猎。叶暖这算是首开先例,能不能生效尚且不知,不过也算让两人有个安慰。

    “嘻嘻!”

    倏然,一道嬉笑声在夜间传来。

    叶暖二人紧绷着身子,朝声源方向看去。却见,晴天被人提溜在手上,生死不知。

    “臭鼬。”樱子冷冷吐出两个字,阴鸷盯着二十米开外的人影,冰冷道:“你对晴天做了什么?”

    “哟!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我说过,再见我一定会让你哭着求我。”男人随手将晴天丢弃在一旁,眼睛死死地盯着樱子,那样子似恨不能把樱子盯出一个洞来。看得出,这人怕是对樱子有些想法,不过看情况欲更多些。

    樱子举弓,嗖嗖就是两箭射过去。

    男子轻松写意避开,不忘开口调侃樱子,“一段时日没见,你弱了不少。我说过,你天生适合黑暗,你跟着我才能发挥出更强的实力,留在有蛇部落绝对是屈就。跟我走如何?”

    “闭嘴!”樱子冷冷道:“你把晴天他们怎样了?”

    “死不了,就伤得重了些。”男子耸耸肩,浑然不在意晴天几人的死活,笑兮兮道:“樱子,你随我离开,我就放了这几个臭男人怎样?”

    “不怎样。”樱子反驳道。她没想到这次出手的竟会是臭鼬,这人实力比她强太多,别说晴天不是对手,怕是就算一休叔在都不是敌手。族长人不在,螣䖶等人也不在,这次该怎么办?一时间,樱子不免有些惊慌。

    饶是如此,她依旧把叶暖藏在暗处。

    没让对面臭鼬发现任何违和,但樱子清楚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叶暖曝露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须臾。

    男人耸动鼻翼,嗅着风中漾开的点点气息,惊疑道:“噫!陌生的味道,带着异样的甜美气息,是女人的味道。樱子,你身后藏着谁?”

    “没,我身后没人。”樱子斩钉截铁道。膝盖微曲,做出反击的准备,她不可能出卖叶暖,叶暖之于部落太过重要,就算她死叶暖也不能有事。她千算万算,没算到原鹰部落竟会出动臭鼬。一休说过,臭鼬就算原鹰孤都无法指挥的动。原因很简单,臭鼬是神弃者,来自外面的世界。实力深不可测,极可能是觉醒图腾之力的强者。

    除此外,臭鼬其他消息没人知晓。

    樱子与臭鼬打过几次交道,每一次见到臭鼬都不会是同一张脸,这种人如何能不让人畏惧防备着?

    “真不乖——”男人轻笑着,身影飘忽不定。倏然间,已然来到樱子和叶暖身前,却见一张儒雅俊逸的脸庞,直接映入两人的眼帘。似笑非笑,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薄削嘴唇,微抿着,流露出惑人的笑意,看得出这是一张极有魅力的脸。

    “甜美的气息,比猿族更香醇。”男人微惊,打量叶暖的眼神多了些谨慎,问:“海族?不,海族就算是人鱼族和蛟族都带着些许大海的咸腥。这般香醇甜美的味道,我从未接触过。女人,你是谁?”

    询问时,男人难得收敛轻佻。

    叶暖迎上男人打量的眼神,镇定道:“华夏族,叶暖。”

    “臭鼬,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但,你可以称呼我臭鼬,被人厌弃的存在。”男人温声道。一改与樱子交谈时轻浮的举动,风度翩翩,与此前截然相反的态度自然而然引来樱子的防备。

    “神弃者?”叶暖挑眉,淡漠道:“你与原鹰部落有何瓜葛?今夜,为何入侵有蛇部落?”

    “我欠原鹰崖一条命,今夜入侵有蛇部落只有一个目的。”男人没有隐瞒,坦然道:“传承之物,原鹰崖想要有蛇部落手中的传承之物。”

    “那,如果没有了。”叶暖平静道。

    “我说过,我欠原鹰崖一条命。代价是有蛇部落的传承之物,没有的话,我只能强取。”男人紧盯着叶暖的脸,似要看清叶暖的脸。不免贴着有些近,这瞬间,叶暖仿佛能感受到男人呼出的热气。

    热,却给人一种森冷的凉意。

    这男人,很危险。

    明明微笑,却给人致命的威胁。

    这种感觉她曾在螣尧身上感受过,不同的是,螣尧是冷的让人觉得危险。而这男人,却笑着让人害怕。

    “那,咱们只能各凭本事。”叶暖淡淡道,浑然无惧男人的威胁。她不是吓大的,不可能凭男人几句威胁,就选择屈服,再说了有蛇部落传承之物到底是什么,她半点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