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原鹰崖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7本章字数:2063字

    “叶暖——”

    “暖,你没受伤吧?”

    “你是谁?放开暖……”

    须臾间,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响起。

    师婆婆从月背上落地,手微抬制止族人的叫嚷声,盯着男人的眼睛闪烁着凶残气息,冰冷道:“你竟还活着……原鹰部落的人,想来当年那件事与原鹰崖离不开干系。”

    “哟!螣师,好久不见。不过,你未免老的太快?当年娇滴滴的勘塔斯之花,怎变得这般苍老?”男人挥挥手,将头枕在叶暖肩上,淡然迎上师婆婆冰冷如刀的眼神,浑然未惧。

    师婆婆冷讽道:“还得多谢您赐教!老算什么,我能活下来也算是大幸,只可惜……连你竟也活了下来真可惜。”

    “我不想死,谁能弄死我?”男人轻浮挑眉,露出白皙的牙齿,看上去很是无害。

    简短几句对话,让周遭众人听得心神恍惚。毕竟,话中透露的东西太多,多的让他们忐忑不安。

    “这次,原鹰崖让你来做什么?”师婆婆深呼吸压下心底的烦躁,锁定男人的一举一动。当年,她与男人交过手,一招之差落入下风。数十年过去,她逐渐老去而男人却没有任何变化。可想而知,男人实力只高不低,她不能拿叶暖做赌注。

    男人噘着嘴,手轻抚着叶暖的脖颈,“传承之物,原鹰崖让我来拿走有蛇部落的传承之物。你也知道……原鹰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并不想与有蛇部落为敌。”是而非的话,听不出真假。

    “……有蛇部落没有所谓的传承之物,若是有传承之物,有蛇部落岂会甘心待在勘塔斯这险峻之地?”师婆婆平静地说。

    翼虎部落觊觎传承之物,没想到就连原鹰崖都盯上这所谓的传承之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瞬息间,师婆婆脑海中掠过无数念头。她肯定有蛇部落没有传承之物,但为何这些人全都认定有蛇部落握有传承之物?

    “呵呵!”男人笑了下,掐住叶暖脖颈的手猝然一紧。

    叶暖脸骤变,呜咽道:“唔嗯!”

    因疼痛,叶暖脸顿时扭曲起来。

    “住手!”师婆婆冷喝道。

    男人冷笑着,道:“我不喜欢废话,交出传承之物。你也看到了,我带着诚意前来,可没有伤害有蛇部落任何一个人。如果不识相的话,我不介意真的做点什么?几十年前,你或许能拦住我,但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

    叶暖喘息着,反手握在掌心的骨刀上扬,顺势朝男人肚腹刺了过去。

    “喂喂……你玩真的?”男人避闪不急,被叶暖刺个正着。少许后,疼得直抽气,望着叶暖的眼神满是憋屈郁闷之色,叹息道:“都说了,我不想下杀手。你们为什么非得逼我动手呢?”

    “时间差不多了!”叶暖突兀道。

    闻言,众人不觉一顿。

    抬过头,纷纷看向叶暖不明白她说时间差不多的意思。

    “你……该不会……”男人瞪圆眼,望着叶暖的眼神多了些烦躁。

    叶暖露齿,微笑道:“是哟!我下毒了。”

    “我……”男人还想说什么,身子无力往地面栽去,紧跟着就是一声噗通倒地声。

    “……”

    这一幕,直接让众人哑口无言。

    “这,解决了?”月迟疑着,望望叶暖又转身看看倒在地上瘫软无力的男人,神情莫测,顿时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暖干咳两声,解释道:“我在箭矢和骨刀上涂抹了木菊花,他……没防备,算是中招了。”

    男人瘫软着,憋屈道:“喂!你们玩阴的?”

    “一休,把人绑起来带去空地。”师婆婆果决道,直接无视掉男人阴沉沉的脸。终日大雁被雁啄了眼,这教训想必会让他铭记终身。收回视线,师婆婆抬手,朝叶暖脑壳上狠狠地敲了两下,斥责道:“谁让你乱来的,还好没出事,不然到时候我怎么跟螣尧那小子交代?可把我们吓死了,樱子也是竟然任由叶暖胡来。这次事情结束后,再好好教训你。”

    樱子没吱声,任由师婆婆教训。

    “师婆婆,我知道错了。”叶暖撒娇道。拉着师婆婆的手摇晃着,凑近师婆婆面前露出无辜的表情,怯怯望着师婆婆。

    见之,师婆婆哪里还舍得继续教训。

    走回空地,月跟族人没少庆幸。以男人的实力,留守部落的众人还真拦不住他,一旦大开杀戒,怕是没几个人能幸存下来。

    “说吧——”师婆婆坐下,看向被捆缚着的男人。

    男人扭曲着脸,显然还无法接受自己被俘虏的事实,挺尸道:“……传承之物。”

    “我都不知道有蛇部落有传承之物,原鹰崖从何得知的?”师婆婆冷冷道。显然是不相信男人嘴里说的借口,有蛇部落传承下来的东西都由师婆婆保管着,真有传承之物这种东西,她岂会不知情?

    “原鹰崖认定有就是有。”男人光棍道。

    “师婆婆,原鹰崖是谁?”叶暖问道。

    师婆婆道:“原鹰崖是原鹰部落的族长,原鹰烈的父亲。来历未知,身份成谜。”

    “噫!”这时,男人突然惊呼道:“螣师,你说原鹰崖来历未知、身份成谜,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原鹰崖并非勘塔斯森林原住民。当年,他带领原鹰部落抢夺雪鹰部落居住的鹰岩崖,手段残忍,一举吞下整个雪鹰部落。这件事,勘塔斯森林知道的人不多也不少,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师婆婆解释着,原鹰部落建立部落不过一百多年,凭借着原鹰崖激进残忍的掠夺手段,一点点爬上了三大部落的位置。

    师婆婆没有与原鹰崖交过手,但对他十分忌讳。

    勘塔斯能活过百年的兽人不多,原鹰崖就是其中之一。更别说,原鹰崖百余年没有变化的脸,如何不让人忌惮?

    “你说真的?”男人弹起,紧盯着师婆婆的眼睛。

    师婆婆坦然道:“这件事,勘塔斯那些小部族兴许不知情。但,如果是部落的话多少都知晓些内情,原鹰崖来自外面的世界,没人知道他因何进入勘塔斯,更不知道他为何会选择对雪鹰部落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