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乱离投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7本章字数:2073字

    “大峡谷的老林子?”螣尧眯着眼,问道:“你确定——”

    “确定,也算是误闯,不小心就走了进去,本以为会死在里面,没想到竟活着走了出来。因着老林子的凶名,这件事我从未跟人提起过。难道那是什么危险之地?我记得那里极美,可惜那时候重伤不敢停留……”乱离唏嘘道。老林子,是瓦尔纳大陆的禁地,乱离误闯活着离开,哪还敢提?

    此刻,换作旁人追问。

    乱离决计不会多嘴,但开口的是螣尧。

    “老林子?”螣䖶眯着眼,解释道:“时间不够,上次我们没有深入。在盐矿附近转悠一圈,赶得紧就回来了。要不,待会我带上斯德再去一趟?”

    “爹,不急这一时半会。”螣尧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些别引来辛力和原鹰部落那边的注意。

    螣䖶知会,当即没再多说。

    师婆婆喜上眉梢,连带看向乱离的眼神都透着欢喜,“乱离,上次猫儿的事多亏你。需要有蛇部落帮忙的话,尽管跟螣尧提,帮得上我们二话不说都答应。”

    “好……好的。”乱离连忙点头,这次借由原鹰烈的手,阿九跟他把雪鹰部落幸存的九位族人全都捞了出来。与螣尧合作,也算是让他们脱离了苦恼,想着阿九的意思,乱离舔了下干涩的唇角,紧张道:“螣尧族长,如果……如果雪鹰部落想投靠有蛇部落,你怎么看?你也知道雪鹰部落就剩下我跟阿九他们九个,这次借着原鹰烈的手脱离了原鹰部落,势必会遭受原鹰崖的追杀……”

    说着,乱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感觉有点携恩求报,但雪鹰部落没了其他退路。勘塔斯森林里,有蛇部落是唯一能与原鹰部落抗衡的存在,除了投靠有蛇部落乱离找不到第二条出路。他不似柳枝德诺那般天真,没想过离开勘塔斯去往日不落平原。外边的世界更残酷,没有部落做后盾,说不定就会被某个捕奴势力给捉了卖去做奴隶……

    “……这事,阿九怎么看?”螣尧微顿,眼中掠过喜色。

    乱离道:“这是阿九的意思,我先探探你的想法。原鹰崖睚眦必报,这次我们背叛了原鹰烈和原鹰部落,就算身份没有曝露他也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勘塔斯。我虽然不清楚疾风部落为何投靠你们,但我们几个想请螣尧族长给条活路。”

    话说到这情分上,乱离破罐子破摔直接捅了穿。

    当初,对猫儿伸出援手。

    乱离心底多少怀着些念头和想法,也不能说是算计。

    但,乱离担心螣尧他们多想。索性就把事情摊到明面上说,成不成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螣尧与师婆婆交换下视线,沉声道:“这事,待会你让阿九带人过来,我们再作商量。”

    这一说,多半是成了。

    乱离雀跃不已,激动地连连点头,道:“好,多谢螣尧族长成全。画的事,如果需要帮忙我乐意跟你们去一趟老林子。”

    “这事不急,你先别说出去。等有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记住这件事别往外说就行了。”螣尧叮嘱了一句,让乱离兜住,暂时不要把画跟老林子扯上关系。原鹰崖就像是豺狼,但凡被盯上便是不死不休。有蛇部落事多,没时间跟他瞎扯淡。待真的寻到祖地安定后,就算原鹰崖不动手,螣尧都没想放过原鹰崖这群秃鹫。

    这些年,勘塔斯被他搅得一团乱。

    有些仇不是不报,只因时间未到。

    乱离懵懂着,应道:“好,我记住了。”

    目送乱离转身离开,螣尧难得露出笑意,道:“师婆婆,你没说错暖果然是有蛇部落的福缘。她一来,部落所有事都顺理成章,族人寻觅数百年的祖地,总算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所以,你记着就算自己吃亏,也不能亏待了暖。”师婆婆笑着,笑意深入眼底,满是欣慰之色。

    螣尧附和道:“是,我自不会亏待她。”

    “巫语了?”叶暖问道。笑着接受师婆婆他们的打趣,环视一圈,没找到巫语的人影,不觉好奇了起来。

    “鄂打断她一条腿,跑了。”螣尧道。

    “跑了?”叶暖大惊,没想到螣尧也有失手的时候。神色未变,不免多了些忧色。

    螣尧安慰道:“别担心,左右断了条腿蹦跶不起来。勘塔斯可不比其他地方,她一个女人想活着并不容易。”

    此刻,螣尧心思放在老林子那边。巫语什么的,他压根没怎么关心,师婆婆没有为她点亮图腾之魂,没有图腾的庇佑,她此刻与神弃者无异。一旦被捕奴的贩子找到,绝对生不如死。她对有蛇部落犯下那么多的恶行,螣尧还真没想过让她一死了之。活着,有时候比死更痛苦。

    欢腾后,族人逐渐散去。闹腾几天,就连勇者都扛不住,事情了解后族人们纷纷准备回窑洞歇息。狩猎什么的,自然待明天再说。除了留下看管辛力和巡逻的人,其他人都朝自家走去。

    螣尧牵着叶暖,缓步朝山腰上的窑洞走去,“累了吗?”

    “有点。”叶暖点头,脖颈微露,晃花了螣尧的眼。朝霞映衬着白皙晶莹的肌肤,惹得螣尧想到白湖那一幕,娇软无骨的身躯,似水蛇一般紧紧地缠裹着自己,那酥软的两团更是香艳,当即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心一动,贴着螣尧的手轻轻挠着他掌心。

    螣尧一僵,腿根那地儿不由得紧绷了起来。瞅着叶暖带笑的脸,抬手捏了下她的鼻头,往叶暖脖子吹了口气儿,暗沉道:“女人,别惹我。待会把火气惹出来了,就得负责灭火……”声儿压得低,不知道是说给叶暖听,还是说给螣尧自个听。

    低而沙,别提多勾人。

    “我哪有?”叶暖微颤着,手摩挲螣尧掌心的虫茧,时轻时重,勾得螣尧心跟着颤了颤。

    螣尧一发力,直接把叶暖揽入怀里,扣着她腰肢的手紧了些。尝过她的味,只一回却刻骨铭心,这会儿被叶暖这般勾着,焉能不动情?想着叶暖身子骨也健壮了,以前担心伤了她身子,就算想也只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