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对峙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7本章字数:2019字

    翌日。

    螣尧跟叶暖与留下的族人,目送师婆婆他们离去的背影。

    最后螣尧决定留下30人断后,部落老弱妇孺全都出发前往祖地,浩浩荡荡,因鹰岩崖能眺望观察到双子峰。是以,天未亮师婆婆他们就离开了双子峰。

    “螣尧,你想囚着我们到何时?”辛力冷着脸,质问道。

    螣尧收回远眺的目光,扫了眼捆绑住的辛力,头上蒙着兽皮隔绝了周遭环境。他仅能凭感知搜寻有蛇部落的情况,不知为何,辛力隐约发现有蛇部落发生了大事。偏偏他动弹不得,无奈何,他只能开口。

    “不急。”螣尧悠悠道。

    辛力焦躁,烦闷道:“囚着我们,你就不怕翼虎部落对有蛇部落动手?”

    “你们人都在这,谁给翼虎部落报信?”螣尧没理会辛力的要挟,淡定道:“再说了,斯佳丽也在我手上。如果翼虎部落黑虎王真如你所言看重她,我想翼虎部落不敢做什么。”

    “你……”辛力气得发颤,森冷道:“螣尧,你别忘了原鹰部落。我们迟迟没有联系原鹰崖,他早晚会用我留下的联络方式联系翼虎部落,你瞒不过的。”

    “原鹰崖说是行事谨慎,实则胆小怕事,他就算联络翼虎部落也需要时间。再说了,你认为你们这些人能躲过百年兽祸?这可不是双子岬,这是勘塔斯森林。这里,孕育着无数凶残嗜血的猛兽,莫说百年兽祸,就算寻常时候寒季也十分危险……”螣尧无视辛力的敲打,转而道出百年兽祸和雪灾,轻笑道:“双子峰地势平坦,你说我将你们留在双子峰的话,寒季会如何?”

    当即,辛力吓得发抖。

    倒是一旁装聋作哑的原鹰烈开了口,厉声道:“辛力,你瞒了什么?”

    百年兽祸的事,原鹰烈并不知情。原鹰部落发家时间太短,原鹰崖宠爱原鹰烈这个儿子不假,却不可能面面俱到。百年兽祸的威胁,瓦尔纳大陆各大兽人部落避之如蝎,如非百年兽祸临近决不会谈及。原鹰烈自然不知道百年兽祸的可怕之处,不过听螣尧话后辛力异样举动引起了他注意。

    “螣尧,你如何得知百年兽祸?”辛力咬紧牙关,抬首,隔着兽皮紧盯着螣尧问道。

    螣尧淡然道:“有蛇部落在勘塔斯传承数百年,百年兽祸部落怎会没有半点记载?再说了,有蛇部落可有不少老人曾亲身经历过百年兽祸。你急于离开勘塔斯,不就想着争取在寒季到来前离开勘塔斯?以双子岬的防御,能抵抗百年兽祸兽潮的威胁并不难,但如果身在勘塔斯森林就难说了。”

    压低的声音,无端让辛力感受到了无尽地恐惧。

    刹那间,他仿佛置身无间炼狱。

    不远处,斯佳丽挣扎着,惊恐道:“螣尧,你不能这样做。我是翼虎部落的巫,我会活得比所有人都高贵,你怎么敢……”

    “我为什么不敢?”螣尧笑的邪气,浑然不在意斯佳丽的咆哮。

    这厢,原鹰烈再傻都知道这百年兽祸决不是什么好事。颤抖着,首次对螣尧生出了恐惧之心,挣扎想要摆脱身上的束缚,奈何不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身上的藤条。

    “巫语人呢?”

    沉默半响,施罗德上前站在辛力面前。

    辛力摇摇头,回道:“不清楚,逃了吧。那女人是青狐部落的人,心思一向深沉多变。”

    “她一个女人在勘塔斯活不了,你还有什么后手?”施罗德问。

    “我带来的人都在这。”辛力苦笑着,没想到最后被巫语那女人坑一把,他这边全军覆灭,巫语却逃掉了。不得不说,他还真是小瞧了巫语这女人。

    “叔,你还惦记着巫语?”一旁,查斯皱眉不渝道。

    施罗德冷冷道:“惦记着她为什么没死。”

    生冷如霜的脸,浸染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让查斯不由得后退一小步,讪讪道:“叔,她死不死跟咱们没关系。再说了,她一女人还能上天不成?勘塔斯森林有多危险难道你不知道?何必为一个女人坏了心情?”

    “查斯说的没错,叔你考虑下怎么处置白……”雅格附和道。

    施罗德道:“绑着,听族长的意思。”

    他对白彻底歇了心思,以前念着是自己的女儿不得不管。这会儿,彻底被白伤透了心,又想着巫语逃走前说过的话,对白更是没有了爱护之意。

    这边,辛力听螣尧他们提及白,心猛地一个咯噔。

    巫语曾说过她为黑虎王生下一个女儿,难道是他们口中说的白。一惊,忙开口道:“你们打算对付白?”

    “噫?”查斯惊呼一声,问:“你对白感兴趣?”

    这一说,旁边螣尧叶暖纷纷看向辛力。

    辛力双手攥紧,尽量平复紧张,温声道:“没有,我只是觉得白如果是巫语的女儿,你们该留着她。兴许,她能知道巫语的下落。”

    闻言,螣尧等人相视一笑。

    不由得,对白身份升起了好奇。

    辛力这席话他们自然不会相信,不过却看明白一件事,辛力很在乎白的生死。

    这一来,众人对白身份生起了疑心。辛力是黑虎王的人,能让他开口保白的性命,白身份怕是不寻常。

    “哦!是吗?”查斯若有所思扫过辛力,朝螣尧看去。

    螣尧轻摇头,白生死他并不看重。不过,念着施罗德的情面上,至少不会亲自动手除掉她罢了。此刻,见辛力这番举动倒是对白多了些兴趣。

    “呵呵!”辛力傻笑着,他清楚决不能说出白的身份。否则,白只有死路一条。

    见辛力不愿开口,螣尧他们没有逼迫。

    “族长,辛力他们不会发现什么吧?”背对着辛力等人,鄂谨慎道。

    螣尧眯着眼,冷声道:“不会,师婆婆让河点燃了艾草模糊了他们嗅觉。头被蒙上了,他们不可能察觉到刚才发生的事,再则,就算他们怀疑也没办法确认。先吃东西,稍后查斯带人去荒漠地骚扰下原鹰部落,尽量拖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