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三章绿之森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7本章字数:2019字

    是夜。

    叶暖斜躺着,任由螣尧揉捏着双腿。

    “乱离,我们到哪了?”叶暖问着,一旁查斯他们在准备食物。这身体到底比不上螣尧他们,就算没有赶路也酸痛的不行。这不,螣尧让她躺着休息。

    乱离道:“绿之森,穿过绿之森那片茂密的阔叶林就是冰川地带。进入冰川,我们加急赶路的话,大约一天内能赶到祖地。”

    “这一天比一天冷,进入冰川岂不是更冷?”叶暖呢喃着,神情恹恹透着些许忧色。

    “我备着不少兽皮,到时你多穿点。”螣尧安慰道。他们不怕冷,就担心叶暖身体扛不住,点亮图腾之魂后叶暖身体强健不少。可到底不如河她们,不仅叶暖担心,螣尧内心同样不平静。

    “族长,要不我们连夜赶路?”雅格提议道。

    刚说,施罗德反驳道:“不行。冰川生活着白熊等猛兽,夜间遇上很容易出事,你小子别胡来。”

    冰川地带,常年被冰雪覆盖。能在这里生活的猛兽,实力绝不逊色剑齿虎和猛犸象,白熊看着敦厚老实,那力量可不比猛犸象小?就算他们人数不少,施罗德也不愿涉险。夜间,决不能赶路,如果没有叶暖施罗德不介意鲁莽一回。但,有叶暖在一切以她安全为上。这也是师婆婆临走前,一再强调的事情。

    “这一路留下的打斗痕迹还没消失,许是族人出手清理了这条路径。雅格你别以为这就安全了,等残留气息消失后,蛰伏在暗处的猛兽绝对会蠢蠢欲动……”螣尧悠悠道。再则,他们身上有师婆婆特意调制的驱兽香囊,毒蛇猛兽多少会畏惧不敢靠近。饶是如此,这一路他们也遇上了好几波猛兽,因人多动手快,所以有惊无险安然躲过了。

    “暖,先喝些肉汤。”查斯端着汤,走近叶暖。而后,招呼其他人开始吃东西。

    螣尧洗手,接过查斯手上的烤肉,“多吃些,明天进入冰川地带怕是抽不出时间弄这些食物。”

    “那,总得备些填肚子的东西……”叶暖起身,活动下身体,说道:“要不,等下我帮着准备些吃食。一天时间可不短,总不能饿着赶路。”

    “你想做什么?”螣尧问道。

    “先把肉煮熟再烘烤,这样时间长点肉也不会太硬。”叶暖道。她想做酱肉和卤肉,可手上没有配料,只能简单熬煮再烘烤,尽量让肉鲜嫩些。干巴巴的肉干,吃起来味道太干。冰川不易寻水,她需要考虑更周全。

    螣尧道:“吃完,你说我来做——”

    简单吃了一顿,放下木碗。

    叶暖张罗明天的口粮,将肉切成两个巴掌大小,先过水熬煮。施罗德带人负责巡逻,余下的人闭目养神为明天赶路做准备。

    夜间,风凉。

    拂过脸颊时,带来一阵寒意。

    叶暖忙活许久,才算将吃食全都准备妥当。螣尧他们的胃,就跟无底洞似的,准备少了怕是填不饱肚皮,叶暖揉着酸胀的手臂,“尧,够了。凉了后,再装入藤萝中就好。”

    说完,从旁边藤筐中掏出几个果子啃着。

    满身都是肉腥味,她觉得有些反胃。打算吃几个果子压压胃,免得真吐出来,那就显得矫情了。

    “饿了?”螣尧道。

    叶暖轻摇头,回道:“不饿,嗅着肉味有些不自在。吃果子压压惊,等下就好。”

    “刚才你该少做些,一天不吃饿不死人。”螣尧黑着脸,心疼叶暖小心把人搂住,拢紧她身上的兽皮,仔细道:“冷吗?把手伸给我,我给你暖暖。”

    说着,将叶暖双脚放到肚子上。

    “脚这么凉,你怎么不开口?把兽皮裹上,天冷裹着兽皮脚会舒服些。”

    木屐虽好,却不保暖。大冷天穿凉鞋,脚趾都会冻僵,裹着兽皮叶暖连路都走不了,这会儿,脚贴着螣尧暖和的肚子,她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勘塔斯天气太过极端,冷热鲜明,说实话真有些让人受不了。

    “嗯,等下我就裹上。”叶暖点头应道。

    手被螣尧握在掌心,叶暖将头靠在螣尧的肩骨上,嗅着淡淡地汗味并不觉得讨厌,反倒舒服不少。感觉只要待在螣尧身边,什么苦她都能承受。

    “族长,你打算什么时候结亲?”雅格嬉笑着,促狭道。

    螣尧嘴微翘,看向怀中安然的叶暖,柔声道:“叶暖说了算。”

    叶暖一张脸轰然通红一片,不讨厌,更多是害羞。将头埋进螣尧的脖颈,无视雅格的调侃和其他人的戏谑的眼神,结亲什么的,等部落安定后再说也不迟。不过,这话叶暖才会说出口。

    “暖,你怎么不说话了?”查斯起哄道。

    雅格努努嘴,附和道:“就是,族长老大不小了,你什么时候跟他结亲?”

    见叶暖羞得连耳垂都变成粉色,螣尧清咳两声,警告扫过查斯几人,冷冷道:“睡觉,别闹事。明天还得赶路,别到时候没精神。”

    “嘿嘿!”

    回答螣尧的是几声嘿嘿笑声,显然他们都清楚螣尧并不是真的生气。

    碍着叶暖害羞,查斯他们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结亲不急,等部落安定后。我一定会为你举办一场最盛大的亲事,你安心就好。”螣尧凑近叶暖的耳畔,小声说着。轻柔的声音,略低,带着暗哑。

    叶暖闻言,心止不住狂跳。

    想抽出被螣尧握住的手,挣扎几下,始终被螣尧攥着只能放弃。

    “嗯!”无奈何,叶暖低低应了声,算是回了螣尧的话。

    这厢,螣尧得了叶暖的回应,冷萧脸庞当即融化成痴汉,暖情拥抱着怀里的人儿,感觉拥抱了整个世界。

    凉风拂过绿之森,卷起一地萧瑟。

    常绿的树叶,一点点被寒季浸染失去生机,勘塔斯这颗绿珍珠即将步入一年中最危险最恶劣的季节。生活在勘塔斯森林的生物们,全都感受到了这份萧瑟,或沉寂或躲藏,全都不复此前的鲜活。

    篝火发出巴兹声响,与呜咽风声融为一体。

    一夜,悄然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