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酒醉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8本章字数:2088字

    “后劲足?”叶暖眨着眼,用力喝了一大口,不信道:“这口感,我不信后劲有多足?”

    叶暖噘着嘴,认为螣尧拦着不想让她多喝。

    於是,索性不停地喝了起来。旁边,师婆婆与月交换视线偷笑着,休洛喝着味轻,但过后后劲十足。没喝惯的人很容易醉,叶暖用休洛做过菜,却没喝过多少。这次,螣尧还真没有骗她,休洛喝多醉人。

    离窃笑着,跟河和猫儿咬耳朵,小声道:“你们说,暖喝多少会醉倒?”

    “我赌一碗。”河说道。

    猫儿小声道:“半碗,休洛很容易上头。暖没喝过,这样喝很快就会醉。”

    离是五碗的量,河和猫儿差点,最多喝三碗就会醉倒。叶暖此前没喝过休洛,怕是很快就会醉过去。这也是为何休洛味道更像是水果酒,部落里男人们却爱不释手的原因,度数看着低,实际上极烈。

    喝着喝着,叶暖感觉有些不对劲。

    摇晃着头,嘟囔道:“尧,你别动。我好像眼花,看到好几个人影了。”

    “三口?”螣尧嘴角一抽,看着有些坐不稳的人。无奈何,伸手把人抱住,以免她直接跌倒摔下去。

    离等人见状,纷纷摇头道:“这酒量,还敢喝那么重?”

    顿时,附近族人纷纷乐不可支。显然没想到叶暖酒量这么浅,喝三口就醉了过去。

    螣尧皱眉,说:“一天没吃过什么东西,这会不该让她喝酒。空着肚子,夜里怕是会醒来。”

    “没事,待会我让莎娜给她留点东西温着。”月笑着说。

    “尧,我头疼难受……想吐……”叶暖摇晃着头,整个人都觉得不对劲。软软趴在螣尧身上,感觉整个人想着火似的,热的难受。想着,忍不住伸手想解开身上的衣服透透气。

    见状,螣尧忙伸手阻止。

    “娘,我先送叶暖回树屋休息。稍后,让人送些吃食过来。”螣尧把人打横抱住,准备回树屋。见叶暖哼哼说难受,并不好受。早知道她酒量浅,刚才就该拦着不让她喝。现在好了,变成酒醉了。

    月点头道:“行,你慢点。”

    这时候,只能让螣尧带叶暖先离开。同时,起身打算给叶暖做些吃食,准备用小灶给她熬些骨头汤,待会应该用得上。想着叶暖一天没吃东西,有点后悔没拦住叶暖喝酒。

    “喂喂!暖醉的太快了吧?”离瞠目结舌,望着螣尧离开的背影。这才几分钟,人怎么就醉倒了?!

    河摇着头,起身道:“我回树屋给她弄点解酒药,不然她怕是该难受了。”

    “需要我帮忙吗?”猫儿起身,问道。

    “不用,我自己搞的定。”河摆摆手,道:“你坐着吃,多吃点。别被离抢去了,她很能吃。”

    “河,你哪有很能吃?”离气呼呼道。

    另一边。

    螣尧抱着叶暖回树屋,叶暖叫嚷着热,一个劲拉扯着身上的兽皮。

    “热——”

    “不能解开。”

    螣尧被摸得火大,偏偏又不能教训。只得憋着火气,把叶暖抱回树屋。九原气候适宜,入夜后不会太凉。但,螣尧担心叶暖着凉,一直摁着叶暖的手没松开。这时候着凉可不是闹得玩的,明天勘塔斯会正式进入冬天,他不清楚九原会不会降温附带降雪。小心无大错,螣尧不敢冒险。

    “尧,我头疼。”叶暖嘟着嘴,嘟囔道。

    螣尧敲了下叶暖的头,没好气道:“谁让你喝那么急?别动,我给你揉揉——”

    小心扯过兽皮为叶暖盖上,然后把她的头放到腿上,轻轻为她按摩头部,尽量让叶暖舒服些。

    “热,我真的不能脱衣吗?”娇滴滴的撒娇声,带着热气直扑螣尧的肚腹位置。

    顿时,螣尧整个人如临大敌。四肢紧绷着,腿间兽皮覆盖住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挺了起来。直愣愣的,挺着,宣告自己的存在感。

    螣尧紧绷着身体,暗哑道:“不能,会着凉。安静点,不然吃了你。”

    “我不好吃。”叶暖迷糊着,想都没想直接回了句。扭动着身体,大半个身体贴到螣尧怀里,嘟囔道:“我真的不好吃,你不能吃我。”

    “香喷喷的,正好下嘴。”螣尧说着,低头咬住叶暖的红彤彤的脸颊。磨着牙,耳畔传来叶暖哼哼不满声,俊脸不觉漾开温柔,没好气道:“不能喝,还敢喝那么重。这会难受了吧?”

    “头晕,我难受。”叶暖嘟囔着,撒娇道。

    螣尧抬手,为叶暖揉着额角,唠叨道:“那,下次还喝吗?”

    “喝,再喝点。”叶暖哼哼应着,头埋进螣尧怀里,嘴里嘟囔着不知声的话语。

    螣尧苦笑摇着头,醉成这般还叫嚷着想喝,真不知她怎么想的?将人放下,用打湿的兽皮轻轻为叶暖擦拭泛红的脸颊,“这丫头,醉成这样还想喝,就不怕醒来头疼?”

    替叶暖擦拭一番,小心为她盖上整洁的兽皮。

    盘算着,催促下族人尽快将白熊和冰地雪狼的毛皮鞣制干净。入冬,九原气候虽不如勘塔斯其他地方寒冷,却也寒风萧瑟,冷彻入骨。叶暖身子骨变好,可到底不如他们强健,螣尧担心她受不住寒意,到时生病就麻烦了。

    “尧,叶暖醒了吗?”月捧着柴火,身后跟着几人。朝树屋张望两眼,小声问了一句,转头交代离垒灶。担心叶暖夜间起来吃不上东西,月索性带人准备在螣尧住的树屋前弄个小灶,算是给叶暖开个后门。

    螣尧起身,放下兽皮门帘,摇头道:“没有,刚给她擦了脸和手脚。这会才睡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你吃些东西,我在这里垒个小灶。把东西温着,待她醒来时你盛给她喝些汤再吃东西。明天事情不少,我不耽搁时间先回了。”月利落收拾妥当,招呼离等人离开。来去匆匆,没浪费半点时间。这会儿,篝火架那边还热闹着。不过,难得族人们这般开心,师婆婆也没开口阻止,任由族人们闹腾欢呼着。

    隔着兽皮门帘,螣尧安静啃着烤肉。

    默默聆听着族人们欢呼雀跃的喧闹声,同时感受着叶暖的呼吸声。顿觉岁月静好,没什么比爱人和亲人都在身边来得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