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地龙唾液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9本章字数:1959字

    “娘,撒卡叔说这次赤尾蝶羽翼够数,不必再去。”螣尧道。

    月深呼吸,道:“好,我去河畔瓦窑帮忙——”

    话落,利落朝河畔瓦窑走去。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争分夺秒与天争取时间,九里河面隐隐流动着雪花,这昭示着离河面河面结冰的时间不远了。

    叶暖紧拽着双手,严肃道:“尧,你认真跟我说,勘塔斯冬天真的很可怕吗?”

    “比任何时候都可怕。”螣尧没有委婉,坦然道:“每年入冬,勘塔斯森林都会失去很多兽人。娘会担心不奇怪,双子峰情况算是不错的。今年刚离开双子峰,别说娘会忐忑不安,就连师婆婆和爹都不放心。不过,他们会掩饰不让族人发现罢了!”

    “走,我们去暖城。”叶暖道。

    河畔瓦窑,有月和啸月空坐镇,所有事情走上正轨,轮不到叶暖去插手。

    螣尧点头,揽过叶暖快速朝暖城直奔而去。

    路面,铺上一层雪衣。白与墨绿的交映,把九原城映衬的像是一副山水画,此刻却无人有心欣赏。

    踏入暖城,一股鲜活气息迎面扑来。

    一座座房屋拔地而起,与几日前废墟残破截然不同。族人来回穿梭忙碌着,看着一座座即将竣工的新房,叶暖心鼓动跳了起来,道:“速度真快,就差砖瓦和最后的扫尾工作了。”

    这种速度,委实让叶暖心惊。

    时不时,看到族人幻化兽型当作楼梯供人上下,叶暖忍俊不禁。果然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只要给他们想象的空间,他们能轻易超越极限。

    “河畔篝火帮了大忙,屋梁屋脊全都搭建就等砖瓦……撒卡叔忙着制作门,赤尾蝶羽翼的事交给施罗德叔处理就好,斯德叔他们会帮忙。这些细致活我们做不来,他们手艺更好些。”螣尧解释道。比起施罗德这些长辈,螣尧觉得细致工作交给他们比鄂这些年轻一代更适合些。

    叶暖触碰着散发着树木气息的大门,惊叹道:“撒卡叔手艺真棒!”

    她什么都没说,撒卡将门做好装上,半点不差。不止一次,叶暖被兽人们的智慧所震惊,不是他们太愚笨。只因没有人启蒙,也许这与二次觉醒有关系。经历二次觉醒后,不仅叶暖身体里多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流窜,有蛇部落其他人实力全都出现不同程度增幅,连带智慧也跟着增长了不少。

    就像是忽然开了窍一般,以前叶暖需要重复几次的事情。

    现在,她只要说一次族人就能领悟明白其中的意思。

    变化很大,叶暖甚至觉得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开开合合几次,确认门安装十分结实,叶暖忍不住感叹道:“这么精致,如果能找到油漆就好了!”

    “油漆?”螣尧蹙眉,困惑道:“油漆是什么?”

    “一种涂料,就像石壁上那些壁画一样。”叶暖道。她对油漆了解不多,只能寄希望于师婆婆,既然能在石壁上留下壁画,想必师婆婆应该知道油漆涂料的事。木门涂上油漆更耐用,风吹雨淋也不担心会褪色或是被虫蛀。

    螣尧歪着头,思量道:“这事,待会我去问问师婆婆——”

    推门而入,一股淡淡地异味钻入鼻息间。叶暖挥手驱散了那股味道,迈开轻盈的步伐巡视着每个房间,这将会是她以后生活半生的地方,青碧石砌的墙壁透着冷色,却不会让人觉得冷。也许是待在螣尧身边久了,与螣尧那双绿眼一般无二的颜色,无端地让她感觉到了暖意。

    登上二楼,眺望着泛着一层薄薄水雾的白湖,景色美艳绝伦。

    静静站在二楼阳台的位置,叶暖笑道:“尧,你说我在阳台上栽种些花草可好?以后,在这里摆放几张桌椅,远眺白湖美景也极为享受。”

    “你决定就好!”螣尧道。

    叶暖触碰着墙壁,冰凉的感触顺着指腹传向四肢百骸,她好奇道:“尧,这些粘合青碧石的是什么?”

    “掺了地龙唾液的泥浆,地龙唾液粘性极强,比蜘蛛吐出的蛛丝还要厉害。这些地龙唾液是斯德叔亲自出马弄回来的,你不用担心会出问题。地龙唾液味道难闻了些,效果绝佳,干掉后味道会消失……”螣尧解释着。他之前让叶暖离开暖城,就是不想她闻到地龙唾液的臭味。那股味道没几个人受得了,他们这些天已经习惯了。

    这边将要竣工的房屋,残留的地龙唾液味道尽数消散,他才带叶暖过来检查。

    叶暖好奇,见螣尧不想多说地龙唾液。

    明智没有追问,既然螣尧不愿让她看到。想必那东西多半真的不堪入目,既如此叶暖选择装死好了,好奇心害死人的道理叶暖还是清楚的。

    “门窗是不是也需要用到那个唾液?”叶暖问道。

    螣尧道:“是的,除了地龙唾液……我们没能找到更好的替代品。”

    说实话,地龙唾液除了味道难闻了些,效果还真是杠杠滴。

    “安顿好以后,让施罗德叔和撒卡叔帮忙做些家具……”绕着房间转了几圈,空荡荡的,叶暖忍不住嘀咕着。家里,果然还是应该填充些家具才像样,到处空荡荡看着不自在。

    螣尧道:“房屋落成后,你找他们商量就好。”

    对此,螣尧没有任何意义。

    “尧,水的事准备怎样了?”叶暖道。

    “没找到引水的工具,暂时没有动手。”螣尧摇着头,地下城不好挖渠道,螣尧琢磨良久都没找到合适的引水的办法,只能暂时搁浅没有理会。此刻,叶暖一问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叶暖摸着下巴,道:“工具?”

    “地下城没有修葺,不能挖新的渠道。没办法把水引过来,树叶太软承受不了太多……”能想的办法,螣尧都动手试过。可惜,始终没能找到实用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