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盖瓦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39本章字数:2008字

    一听。

    “好,好的。我这就走……”月止不住笑脸,连连点头。松开紧拽着叶暖的手,笑兮兮叫过几个人抱起陶器,小心朝着螣蛇殿走去。

    目送月他们离开,师婆婆深深地望了叶暖一眼,感激道:“暖,我很感谢你为部落做的这一切。日后,部落还需要你关照,我老了……部落以后还得靠你们……”

    说完,不等叶暖开口,捧着个陶盆施施然朝螣蛇殿走去。

    河畔瓦窑到暖城,各处点燃了火把。

    静寂的夜晚,九原却格外热闹。

    瞅着说完就走的师婆婆,叶暖哭笑不得。傲娇的师婆婆,她还是第一次见,很有趣。

    “小心点,别把砖瓦磕坏了。”

    “速度慢点,一个个排着队过来。”

    “族长,先盖瓦还是砌炕?”

    少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响起。

    叶暖没打算沾手,用背篓装了些红砖慢悠悠朝暖城走去。

    螣尧挑着青瓦走在前边,担心雪越下越大,他吩咐先盖瓦等青瓦用完以后,再砌炕。忙活的时候不担心冷,砌炕的事虽然急,但是盖瓦更急一些。

    砖瓦一点点运到暖城,撒卡、施罗德腾出手开始组织人上房顶盖瓦。人多,灯火通明,压根不担心照明的问题。

    女人负责递瓦,螣尧带着男人们上了房顶。

    螣尧他们的眼睛就算黑夜也能看清远方,有火把照明,不担心漏盖的问题。

    “暖,觉得冷……你去大树屋那边歇息下,饿的话灶台上温着骨头汤。”河开口道。她们生在勘塔斯,长在勘塔斯,这点冷完全扛得住,叶暖却不同。看着叶暖泛红的手,河有些担心。

    再说了,这会儿天快亮了。

    剩余的瓦不多,余下的她们忙得过来。第三窑还需要些时间才能开窑,撒卡他们已经让别人接受,跟施罗德开始砌炕。天亮后,就能进行一部分扫尾工作。也许,日落前他们也能住进新房子。

    叶暖搓着手,冻得有些僵硬,点点头道:“好,我先去暖和下。”

    手脚冻僵,她连走路都有些跌跄。没拒绝河的提议,跟族人打过招呼,朝着大树屋那边走去。忙活一晚上,暖城有五分之一的房子已经落成,第三窑开窑后就能完成四分之一。此后,三个瓦窑全都用来烧制瓦坯,第二天日落前暖城所有房子都能盖好。

    “暖,冻僵了吧?快来烤烤,我给你盛碗汤暖和下肚子……”树婆婆起身,让出位置让叶暖坐在灶旁,舀了大半碗热汤递给叶暖让她慢慢喝,说道:“喝完汤,等下去炕床上睡会。天亮后,我再叫你起床。”

    这会儿,几位老人全都起了。

    除了树婆婆留在这边看着灶台外,其他都去暖城那边帮忙或是去河畔那边准备早饭。就连山青这些半大的孩子,睡到半夜全都起床去暖城帮忙,连叫都不用叫,一个个懂事的很。

    叶暖喝着汤,没拒绝树婆婆的提议。

    此刻,她还真困得紧。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喝完汤,肚子暖烘烘的,顺着树婆婆的意思往炕床上一躺,蹬掉草鞋,闭眼就沉睡了过去。树婆婆见着她困成这样心疼的不得了,待她躺下后,小心替她拉上兽皮袄子,压了压,让她沉睡过去。

    须臾后。

    月搓着双手走来,朝炕床上看了看,问:“暖睡着了?”

    “睡了,过来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我让她喝了半碗热汤才睡。”树婆婆心疼道。

    “这孩子身体弱,昨晚太忙我一时没顾上来。身体没发热吧?”月担心道。刚才河把叶暖的事跟她说了声,月想着叶暖身子弱比族人差,担心冻一晚上会生病,忙完后赶紧过来瞧瞧。

    树婆婆摇摇头,回道:“没有发热,我刚才看了几次,估计困得厉害都没醒。”

    “没发热就好,你看着点让她多睡会。暖城那边今天傍晚前就能竣工,今晚族人虽说不能全都睡上炕床,但都能住进新房。撒卡和施罗德忙着砌炕,争取能早点完工。”月笑着说,部落里老人都选了两室一厅,两两住一个屋。一来能节约材料和空间,二来老人们住一起也算有个照应。

    树婆婆笑着,欣喜道:“今晚能完工了?”

    “嗯!房屋的事就差没有盖瓦,等下午开窑后房屋就能全部竣工。这会儿,螣尧他们琢磨如何把地下城暗河的水引上来,以后我们不用去白湖或是九里河打水,自家屋子就能取水。”月眉飞色舞说着,一张脸满是喜色。

    “娘——”这时,青叶醒来揉着眼睛。歪着头,斜看着坐在灶旁的月。

    月竖起食指,说道:“嘘!别出声,让你暖姐姐多睡会,乖。”

    青叶闻言,转过身望着缩在角落酣睡的叶暖,睁大眼,听话把声音压低,问道:“娘,暖什么时候过来的?”

    “天快亮来的,刚入睡。”月抱过青叶,给她穿上衣服。然后把其他孩子叫醒,一一穿好衣服,领着他们坐在灶旁。孩子们都很乖,知道叶暖在睡觉没人打闹。安静吃着月和树婆婆递去的食物,吃完后,跟着月朝河畔那边走去。

    不知睡了多久。

    叶暖睁开惺忪的眼睛,满意翻了个身。

    抬头,爬起身望着外面一片大亮。

    “树婆婆,什么时候了?”叶暖起身,欠欠腰。

    “快傍晚了,饿了吧?”树婆婆笑着,打量着叶暖,问:“头疼吗?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得知睡了快一天,叶暖猛地爬起身,噘着嘴道:“树婆婆,你不是说早上叫我的吗?我身体很好,头也不疼。”

    “看你睡的香没舍得叫你,部落里事不多忙得过来。”树婆婆和蔼说着,叶暖睡得香甜她哪舍得叫人?再则,这一天螣尧他们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就担心叶暖生病。见人确实是睡着了才放下心,天儿冷,族人们都知道叶暖身体弱,自然不想她跟着一起吃苦,叶暖为部落做了那么多,族人们都有眼睛,自然分得清好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