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今晚夜色真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0本章字数:2009字

    “不,不回双子峰。但,需要去一趟冰川地带,顺带去老林子弄些盐矿回九原。”螣尧解释着,部落囤积的盐矿全都熬煮过滤成可用的食盐,听螣䖶的意思老林子那座盐矿存量不小,螣尧没打算让那座盐矿废弃任由动物食用。

    盐,永远都不嫌多。

    若九原曝露人前,盐说不定能为九原与外界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凭此螣尧决不会放弃老林子那座盐矿,若非时间不对,他恨不能把那座盐矿搬空全都弄回九原。当然,除了老林子那座盐矿以外,他还叮嘱外出狩猎的族人留意新的盐矿产地。勘塔斯很大,既然老林子能有一座盐矿,保不准其他地方也会存在盐矿或是盐田地什么的……

    “百年兽祸……可不好相与。”叶暖蹙眉,神情微冷透着忧色。九原因冰川地带与世隔绝,但勘塔斯不同,那里说不定是兽祸的主战场。勘塔斯与日不落平原接壤,翼虎部落肯定会受到波及,以翼虎部落的实力抵御兽祸并不难。勘塔斯森林生活的兽人部落就难说了,实力差距太大,带来的除了毁灭还有死亡。

    螣尧放下碗筷,抬手揉了下叶暖的发顶,温声道:“放心,我懂该如何安排。前些天在九原附近转悠,我发现生活在九原的动物并没有暴躁和愤怒的迹象,它们并不受影响。我猜测兴许与白湖底下的存在有关,这意味着只要不离开九原,部落是安全的。兽人勇者不见血注定无法成长,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没有后顾之忧,他们无所畏惧。

    以前,师婆婆就惦记老林子的那群野马。螣尧承认部落想扩张,除了必要的武器以外,粮草和马匹全都需要囤积,这代表一个部落的底蕴和能耐。上次外出他让人活捉驯鹿就有想法,驯鹿适合在雪地行走,勘塔斯森林冬季漫长,驯鹿的存在让有蛇部落无惧冬季。当然,这想法螣尧跟谁都没有提过。

    “真的?”叶暖讶然,震惊看向螣尧。

    “十之八九。”螣尧神情凝重,这发现他第一时间跟师婆婆交流了意见。同时,也让他对白湖彻底升起了警觉。

    叶暖侧头,沉思。

    少顷。

    “尧,你去过白湖吗?”

    抿嘴,叶暖沉静打量着螣尧。以她对螣尧的了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螣尧这般忌讳白湖底下的存在怎会还无动静?这说不过去,除非螣尧瞧瞧去过白湖,更甚他还跟白湖底下的东西交过手……

    “……去过。”

    螣尧清楚瞒不过叶暖的直觉,索性承认下来。

    白湖紧挨暖城,称得上是九原城腹地。这样一个地方不检查,螣尧就不配做有蛇部落的族长。就算师婆婆阻拦,他同样不会置之不理。

    “我明白了。”叶暖唏嘘一声,不再多管这件事。

    顿时,两人沉默吃着。

    火把照耀下,屋子里明明灭灭有些诡异。

    饭后,螣尧收拾碗筷,用陶盆打水让叶暖擦身。

    “等下,试试柜子里那两身衣裳。”叶暖开口道,让螣尧转身朝屋角柜子拿衣服,这衣服是她特地让月姨缝制的。几天间,部落衣着风格大变。看得出族人对待新事物接受能力很强,根本不需要叶暖他们多说什么,照学照做,速度还挺快。

    螣尧微顿,朝柜子走去。

    “你缝制的?”

    叶暖尴尬笑了下,无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大会用骨针,这兽皮衣裳我还真没办法缝制。我画了样式,让月姨动手缝制的,她觉得不错还特地给螣䖶叔缝了两身……听说,莎娜姨见后给斯德叔也做了几身。用不了几天,部落族人都会照着缝制新衣裳。”

    “如何?”询问时,叶暖避开眼。

    就算见过多次,她依旧没办法习惯螣尧直白的语言和暗示。

    精瘦身躯线条匀称有力,八块腹肌勾勒出性感的人鱼线,看着…叶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暗衬男色误人。

    螣尧邪笑着,迈开步伐朝叶暖凑近,低沉道:“你认为如何——”

    裁剪得体,这身黑云豹裁剪出来的兽皮衣裳完美展现出螣尧的男性魅力。黑与麦色的交映,渲染出无尽的诱惑,笔挺双腿强健有力,整个人看上去英姿挺拔。

    “……”叶暖羞窘,尴尬别开头。

    她貌似什么都没做,螣尧已然精神抖擞,让人哭笑不得。

    “我……问衣裳穿着舒不舒服?你想哪去了?”

    抬手踢足,活动几下筋骨,没发现哪不得劲。螣尧点头,眉头轻佻上扬,坏笑道:“我很满意。”

    明明是很正常的对话,搁螣尧嘴里一说怎么都带着别样的味道。当即叶暖整张脸通红,一言不合就开车,螣尧这老司机进化未免太快?!

    “螣尧,你给我好好说话——”叶暖恼羞成怒,轻斥道。

    螣尧慢条斯理褪下衣裳,光着身朝炕床走去,嘴角微翘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叶暖失神,这样的螣尧让他着迷,尤其当目光落到螣尧精瘦的腹部,眼神不觉沉沦。

    不可否认,这样的螣尧充满了邪肆的魅力,让人无法移开眼神,想要就此沉沦。

    “喜欢吗?”螣尧凑近,跨上炕床径直把人压倒。

    动手,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打算。

    良久。

    叶暖披散着长发,伏在螣尧身上喘息。

    螣尧刀削般的俊脸,在羸弱月色下带着激动,享受着攀登后的余韵。叶暖半眯着眼,呼吸久久没能平顺恢复,四肢轻微颤抖抽搐着,没能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

    螣尧要的狠而急,叶暖以前还能扛得住。刚才一番运动下来差点要了她半条命,浑身止不住抽搐抖动着,脑海深处还回荡着刚才的疯狂,凶残而霸道,让她整个人都跟着螣尧失控。

    “……混蛋。”叶暖气得不轻,张嘴就咬了下去。

    螣尧吃痛,胸口被叶暖咬着,平息的火焰再次翻涌,手顺着叶暖的后颈慢慢下滑,暗哑道:“再惹我…等下有你好受的。乖,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