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五章身体不适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0本章字数:2025字

    “擦擦汗——”螣尧上前,拿过干净的兽皮为叶暖擦汗。见她频频揉肚腹的位置,眼微敛,担忧道:“肚子不舒服?”

    “没,饿了。”叶暖讪笑两声,忙放下双手掩盖刚才情不自禁的动作。低垂着头,琢磨着尽快去趟螣蛇殿找河或是师婆婆确认下,生理期迟迟没到,让她忍不住担心肚子里是不是多了些什么?刚才接连动手,肚腹没有任何异样,她忍不住猜测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见状。

    螣尧手微顿,看向叶暖多了些异色。

    他感觉得到叶暖心不在焉,侧头思考,近来部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叶暖为何忧心?

    “饿,那我们先回家。”螣尧道。话落,伸出手牵着叶暖,跟螣䖶等人打过招呼离开锻体堂。螣尧眯着眼,捏着掌心叶暖的小手,“暖,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叶暖挥挥手,说:“挑个时间,把牲畜的窝棚搭建下。来年开春事情更多,我琢磨着…最好还是冬季弄好,废墟仓库那边山青弄的窝棚鸡鸭数量有点多,我担心山青他们忙活不过来,趁早分发给想要饲养牲畜的族人……”

    “好,我会尽快把窝棚搭建好。”螣尧点点头。

    顿了下,他突然道:“暖,你确定将牲畜窝棚搭在喀纳斯树下?”

    “怎么了?”叶暖一头雾水,问道:“搭在喀纳斯树下不行吗?”

    “我是说牲畜粪便味道重,将牲畜窝棚搭建在喀纳斯树下的话,日后在喀纳斯树上搭建树屋会有味道飘过去……”螣尧提醒道。

    叶暖微怔,抬手拍了下额际,懊恼道:“我忘了。算了,牲畜窝棚弄在屋后,喀纳斯树下那边用木头建个纳凉的亭子好了。”螣尧不提,她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你让施罗德做的家具,他做好样品了,有时间你过去看看……最近,族人都往他家跑,都想让他快些动手。”螣尧道。空荡荡的房间一点点被填满,那种感觉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族人隔三差五给叶暖送东西,以此表达对叶暖的谢意。

    东西不多,却让叶暖整个人熨烫不已。

    叶暖惊诧道:“这么快?”

    “不算快,撒卡叔也有帮忙。”螣尧道。

    说话间,二人回到家中。

    就着灶台的食物,吃过早饭。

    饭后,螣尧带人清理地下城。临走前,螣尧忍不住又看了叶暖一眼,问:“暖,等下你准备做什么?”

    “我打算去趟螣蛇殿,有事吗?”叶暖道。

    “好好地,怎么想去螣蛇殿?”螣尧蹙眉,不安道。螣蛇殿位于白湖之上,如非必要师婆婆约束族人不要前往螣蛇殿,最好连白湖都少去。一听叶暖打算去螣蛇殿,螣尧当即更担心了。

    “没事,我找河聊聊天——”叶暖摆摆手,把螣尧推了出去,挥挥手道:“快走吧!别耽搁时间,尽快把地下城清理干净,还有别忘了水渠引水的事情。”

    没有确认前,她自然不会提及那件事。

    螣尧在她耳边提过很多次,叶暖舍不得让他失望。

    最好,等确认结果后再说。

    “那…好吧!”螣尧无奈何,妥协不再多问。

    叶暖目送螣尧离开,转身进屋用陶罐装了些果脯蜜饯,然后朝螣蛇殿走去。

    积雪漫过脚背,微凉,风擦过脸颊时带着生疼。白湖岸边聚集着不少族人,或是捉鱼捞虾,或是钻入芦苇丛中捕捉鸡鸭,叶暖笑着与族人寒暄。提脚,走上通往螣蛇殿的浮桥。袅袅白雾,将螣蛇殿映衬的似传说中的蓬莱仙境,浮桥悬浮在白湖之上,看上去竟有种仙梯的错觉。

    踏上浮桥,寒气一扫而空。

    周遭空气中充盈着暖意,叶暖微震,不觉靠近浮桥边沿低头打量着白湖。湖水清澈见底,隐约可见来回游弋的鱼虾嬉戏喧闹。叶暖很清楚,这看似不深的湖水别有玄机。越是清澈的水面,越无法从水面知晓深浅。

    浮桥长约两百余米,因师婆婆叮嘱族人不得随意靠近白湖,螣蛇殿少有人踏足。除第一日族人来螣蛇殿打扫以外,没有人再登上过浮桥。潮湿的浮桥,与叶暖哒哒脚步声交织,诉说着无尽的孤寂。

    “谁呀?”河抬头,听得浮桥传来脚步声。

    从殿内走出,隔着水雾她无法看清来人的身影,与师婆婆互看一眼高声问了一句。

    叶暖道:“——是我,叶暖。”

    “暖,你来螣蛇殿做什么?”河大惊,忙迎了上去,轻斥道:“你想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浮桥两百多米长,若是有个好歹,根本没人注意得到这边的动静。

    “螣蛇殿在师婆婆感知下,我若是有事她岂会不知?”叶暖挽着河的手臂,朝师婆婆看去,笑嘻嘻道:“师婆婆,你说是吗?”

    “我能感知到九原一举一动,却无法捕捉白湖附近一丝一毫。暖,下次过来一定要带上几个人,别孤身一人过来。”师婆婆认真道。许是白湖底下那东西的缘故,师婆婆就算置身螣蛇殿也无法得知白湖附近的动静,这让她困惑不解,始终找不到其中的内情。这也是为何她一再约束族人不得靠近白湖的原因之一,无法掌控,让她感到了威胁。

    叶暖惊愣,愕然道:“真的?”

    “真的。”师婆婆点头,招呼道:“进来吧!”

    “暖,你过来有事吗?”河牵着叶暖,缓步走进螣蛇殿。

    螣蛇殿由青碧石砌成,通体墨绿浑然一体,九根镌刻着图腾的石柱,将螣蛇殿从白湖上托起,宛如镶嵌在白湖上的绿宝石。殿内没有多余的陈设,简洁大方,摆放着几张青碧石雕刻的石桌和木箱。

    殿内上方和四面墙壁,全都镌刻着螣蛇图腾,栩栩如生,宛如无数条螣蛇交织在一起汇聚到头顶最上空。

    “我想让你们检查下身体——”叶暖开门见山,直接道。

    师婆婆二人闻言,脸骤变,急声道:“暖,你身体哪里不舒服?河,把叶暖扶到内殿的石塌上,我亲自为她检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