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白湖异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0本章字数:2027字

    “我身体没事……”叶暖忙解释,说道:“师婆婆,我小日子延期…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有了?”

    叶暖没说什么生理期,照着部落的习俗直接说小日子。前些天,离小日子来的时候还是叶暖照顾的。没有干净的棉絮,叶暖只能将兽皮洗净用沸水消毒让离将就垫着使用,兽人无论男女身强体壮,离除了小日子刚到时不舒服以外,随后跑跳丝毫不受影响,让叶暖嫉妒羡慕。

    “小日子延期?”师婆婆微顿,旋即回过神后面露狂喜,振奋道:“你没记错…我是说你说真的?”

    “嗯!延迟了半月,以前在双子峰一直忙我没想起这件事……”叶暖微窘,面露尴尬。

    她生理期向来准时,极少出现提前或延期。这次,不知是初来瓦尔纳大陆还是别的缘故,竟延迟半月之久。此前叶暖没想起这件事,离那次不舒服她忙着缝制月事带,突然想起自己小日子似乎延迟了段时间。

    “河,把火盆烧旺些,别冻着叶暖。”师婆婆轻快道。

    连拐杖都忘了,直接搀着叶暖走进内殿,让她坐到石塌上。

    内殿比外殿华美些,陈设布置更为雅致,墙壁上悬挂着几幅由羊皮卷绘制的古画,山水、人物都有。还摆放着古朴的花瓶和陶罐,看外形应该是有蛇部落先祖留下来的古物。石塌上,铺设着兽皮,硬了些却还算舒适。

    屋子里,搁放着两个陶盆,里面燃烧着柴火。螣蛇殿这边的陶盆是刻意往大烧制的,便于师婆婆在螣蛇殿活动。

    河拨弄着柴火,火势更旺让屋子更暖和。

    师婆婆手脚麻溜将叶暖摁在石塌上,利落为叶暖检查身体。

    “师婆婆如何?”河急切道。

    师婆婆眯着眼,开口道:“脉象不显,叶暖不久前才点亮图腾之魂,图腾力量时刻改造着她的身体。我只有六七分把握,你来瞧瞧——”侧身,让河上前为叶暖检查。

    河上前,俯身凑近叶暖撩开她垂落的碎发。

    “师婆婆,你看——”河没有学师婆婆为叶暖把脉,直接将手撩开叶暖耳畔的碎发,紧盯着叶暖耳后的位置。

    “你们在看什么?”叶暖傻眼,抬手触碰着耳后,摸到一个小突起,一粒圆滚滚的东西硌在耳垂后面的地方。眯着眼,叶暖不觉流露出异色,她记得耳后没有痣,这个小突起是怎么回事?想着,叶暖忍不住伸手想要抠几下。

    师婆婆忙道:“住手!”

    “叶暖,别抠……千万不能抠……”河忙抓住叶暖的手,解释道:“有蛇部落与其他兽人部落不同,但凡拥有有蛇部落图腾的女人,怀孕时耳后会长出一个米粒大小的疙瘩,疙瘩越红代表孩子越健康……”

    “近年,部落极少诞生新生儿。我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比起把脉,这个检测更方便……”师婆婆干咳两声,掩饰方才的尴尬。果然上了年纪,记忆就变差了。竟忘了还有更简单的方法,这方法除了有蛇部落别人还真不行。

    嗡嗡——

    这时,地面突然传来一阵晃动。

    “怎么回事?”师婆婆一愣,厉声道:“河,看好叶暖。”

    话落,师婆婆快速朝外殿走去。这阵晃动来得蹊跷,师婆婆担心有外敌攻入九原城,二话不说当即朝祭司祈福的位置走去,张开血脉力量快速朝整个九原辐射开去。

    “河?”叶暖摇晃几下,抓住河的手稳住身体,一手护着肚子。没来得及多问耳后疙瘩的事,差点栽倒撞上石塌。

    河沉声道:“别担心,师婆婆动手了。”

    “噫?”师婆婆大惊,波动来源竟然是白湖,九原城那边毫无动静。她检查过白湖周边,很肯定白湖底下栖息的东西陷入沉睡,三五载决不会苏醒,刚才晃动又是怎么回事?

    这时,河护着叶暖从内殿走来。

    “师婆婆,是什么情况?”河轻问道。

    师婆婆蹙眉,困惑道:“晃动源头来自白湖,你带叶暖离开螣蛇殿。”

    “白湖?”叶暖与河互看一眼,不约而同流露出异色,忙道:“走,一起离开。”

    二话不说,当即上前搀扶起师婆婆就欲离开。

    嗡嗡——

    晃动再次以白湖为中心扩散开来,叶暖脚岔开扶住身旁的青碧石桌稳住身体。

    此刻,暖城那边同样察觉到晃动。

    “停下!”螣尧手一扬,让族人停了下来。

    “族长?”一休抬头,不明所以。

    螣尧道:“走,回地面。晃动来的蹊跷,外面可能出事了。”

    话落,一干人二话不说快速朝地面窜去。刚离开地下城,第二次晃动如约而来,螣尧俯身贴近地面感受着晃动的节奏。

    须臾,脸骤变。

    “该死!去白湖——”

    很显然,螣尧辨别出晃动来源与白湖有关。想起离开时,叶暖曾说过打算去白湖找河和师婆婆,当即神情剧变。

    “螣尧,怎么回事?”螣䖶急问道。

    “叶暖去了螣蛇殿。”螣尧道。紧绷着身体,一张脸浸染着无尽的煞气。

    闻言,族人齐齐变了脸。他们都知晓白湖底下的异样,此刻听闻叶暖去了螣蛇殿,俱都明白事情的重要性。

    “师婆婆,怎么办?”河紧张道。不敢异动,紧拽着师婆婆的手泛起青筋,距离叶暖约莫五六米远,因晃动她不敢靠近,担心不小心会撞过去伤到叶暖。只得抓着师婆婆的手,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师婆婆深吸几口气,视线落到叶暖肚腹的位置,沉声道:“别着急,螣尧那边该察觉到白湖的异样,他们会尽快赶过来。叶暖,你扶着石桌别乱动,晃动频率不高我们小心些不会有事……”心下,却忍不住琢磨白湖异状的原因。他们来到九原将近一月,白湖从未出现过任何波动异常,唯独这次叶暖踏入螣蛇殿却出了事。

    难道白湖异常与叶暖有关?

    一时间,螣蛇殿前所未有安静了下来。

    陶盆架在青碧石上,晃动时掉落几块柴火,火焰巴兹作响,死寂一点点笼罩住整座螣蛇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