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八章怀孕引发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0本章字数:2017字

    “什,什么?”螣尧结巴着,向来镇定从容的俊脸,难得染上震惊和惊慌之色。

    一旁,月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师婆婆,你刚才说啥了?”月神色茫然,像是听到什么难以置信的话。附近族人俱都流露出相似的表情,或懵逼,或茫然,显然对师婆婆刚才说的五个字表示震惊。

    部落数年没有新生人降生,年纪最小的是青叶,她五岁。意味着,有蛇部落五年没有新的幼崽出生。这对于生活在勘塔斯森林中的兽人部落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许多兽人部落,别说五年没有新生人出生,有些十年都不一定会新的兽人勇者成年。

    叶暖来到勘塔斯森林才多久,满打满算也不过一月。

    “我说:叶暖怀上了。”师婆婆铿锵道。把脉也许会出错,但耳后象征孕育子嗣的小疙瘩从不会出错。虽然很小,却意义非凡。

    月猛地清醒,上前,一把将叶暖从螣尧怀里拉出,撩开叶暖垂落在肩上的碎发,定睛注视着叶暖左耳的位置。

    少顷。

    “哈哈哈……”月嘹亮的笑声响彻天际,振奋道:“没错,是象征子嗣的孕痣。孕痣,是有蛇部落独一无二的辨认方法,螣尧你很不错。师婆婆,尽快确认结亲的日子,别让叶暖累着了。”

    “不会吧,叶暖怀上了?”

    “以前,谁说族长不行来着?他跟叶暖交尾才多久,这速度未免太快了点。”

    “我就说族长能力超强,叶暖才来部落多久就怀上了他的蛋,真羡慕!”

    顷刻间,众人头顶盘踞的乌云一扫而空,所有人沉浸在喜悦之中。于兽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新生人降临来得更振奋人心。

    “阿暖,我不是在做梦吧?”螣尧恍惚着,紧盯着叶暖平坦的肚腹。他一直念叨着希望叶暖为他生蛋,此刻梦想成真却有些难以置信。他很清楚兽人繁衍不易,兽人没有拘束男女交往,就是清楚兽人繁衍困难,有蛇部落在勘塔斯森林算是很不错的。毕竟也算得上是大部落,数百族人比起那些只有数十族人的部落强太多。

    德诺一家子能在部落安稳生活,主要是念在同族情分上。

    毕竟,德诺能拥有三个孩子十分难得。师婆婆直接把德诺当做种马对待,希望他能为部落人口添砖盖瓦。很可惜,他野心太大,为一己之私竟选择背叛部落,最终只能将其逐出部落。

    “痛吗?”叶暖伸出手,落在螣尧腰间息肉上狠狠掐了一把。

    嘶嘶!

    螣尧疼得直抽气,猛然回过神才想起今晨他还拉着叶暖跑步,最后还去锻体堂过招了。

    “师婆婆,叶暖身体没事吧?今早,我们去锻体堂动手了。”

    一说,师婆婆脸骤变。

    “螣尧,谁允许你跟叶暖动手的?”刹那间,师婆婆直接化身暴龙,狠狠地斥责了螣尧一顿。旁边,一休果断选择做个缩头乌龟,暴怒状态下的师婆婆太可怕了,没人敢挑衅他的威严。

    螣尧连连告饶,最后连叶暖都忍不住开口求情。

    师婆婆这才放过螣尧,有叶暖怀孕做缓冲,白湖制造出来的混乱总算得以平息。

    螣尧小心搂着叶暖,安静听师婆婆诉说白湖的事。既然事情已经曝露,师婆婆自然没打算继续藏着捏着,索性把事情全都公开说出来,“先祖手札曾有记载,拥有返祖血脉的遗族,拥有唤醒图腾的能力。我之所以怀疑栖息在白湖之下的存在,是我族图腾与叶暖怀孕有关。如果叶暖腹中的幼崽完全返祖的话,他泄露的气息惊醒白湖中沉睡的螣蛇……不无可能,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具体内情我们无法确认。”

    “我探过白湖,力量太强,就算是我都无法靠近白湖水下二十米……”螣尧惋惜道。

    “那,现在怎么办?”

    “难道只能远离白湖?可,如果白湖里面沉睡的不是我族图腾又该如何?”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再次迁徙又能去哪?”

    没人愿意奔波劳累,族人好不容易从双子峰离开找到九原。尽管在九原生活的时间不长,他们却习惯了九原安静祥和的生活,再次迁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

    师婆婆大手一挥,平静地说:“别担心,等叶暖生下幼崽再说——”

    只要确认叶暖生下的幼崽拥有返祖血脉,她就能确定白湖之下那东西的真正身份。

    不说族人不愿意迁徙,师婆婆同样不希望背井离乡。九原是有蛇部落的祖地,这里与有蛇部落完美契合,她很清楚再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有蛇部落繁衍生息,除非他们能找到传说中的奥依托。可,对于奥依托来说,他们不过是丧家之犬。谁又能知道回到奥依托,他们不会面对更强大的敌人?!

    须知,当年有蛇部落从奥依托狼狈逃出来。

    这里面的缘由,师婆婆虽然不是很清楚。

    但,多少能猜测到一些内情。

    显而易见,奥依托不会希望有蛇部落再次踏足。

    “叶暖远离白湖,就会没事。”师婆婆镇定道。

    闻言,众人眺望着白湖。果不其然,刚才的晃动和巨浪已然消失匿迹,再不复那股骇人的气势。

    月果断道:“族人不要轻易靠近白湖,就算靠近切记不要孤身一人。走,全都散开回家去,白湖的事都记在心上,别不怕死跑过去惹事。”话落,直接赶人。这些人一个个眼睛全都盯着叶暖,没瞧见叶暖浑身不自在?

    “离,你怎么还不走?”叶暖嘴角轻抽,瞥了眼跟着她踏入院门的离。

    打从知道她怀孕后,离眼睛就没从她肚子上离开过。那复杂纠结的小眼神,看得叶暖一阵无语。

    河毒舌道:“想要幼崽,自己找个人交尾不就得了?!杵在这里干嘛,别把叶暖吓着了。”话虽如此,河自己一样紧盯着叶暖的肚腹。五年,部落整整五年没有族人怀孕了。猛不然,一个人怀上顿时所有人都兴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