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一章亚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30字

    “亚麻?”月望着一脸欣喜的叶暖,重复道:“河沙在白湖芦苇丛深处的林子里发现的,能吃?”

    “不,不能直接吃。亚麻油作为营养添加剂或功能性食品成分使用,主要制作油漆、油墨和染料,亚麻籽喂养牲畜很不错。不过,亚麻真正的作用是制取纤维,可纺织成麻衣……麻衣比兽皮衣更舒适更方便裁剪,绳索、织布还能制成麻纸。”叶暖欣喜不已,亚麻的发现让叶暖看到纺织的希望。

    男耕女织,推动经济的主要动力源。

    部落开始饲养牲畜,意味着耕地事业即将萌芽。而亚麻,将作为纺织业的开端,两者双管齐下,何愁部落无法脱贫致富?捧着几根亚麻干,叶暖遗忘了刚才的失落和烦躁,整个人精神抖擞。

    “月姨,白湖芦苇丛林子里亚麻数量多不多?”

    “我需要人手处理亚麻,亚麻油目前用处不大,我们直接制取亚麻纤维……”

    “不行,我得捋捋该如何制取亚麻纤维。”

    顷刻间,叶暖起身在炕床上来回走动。整个人散发出由衷的雀跃,月回神之际,忙把叶暖托住,轻斥道:“暖啊!你悠着点,赶紧坐下吃东西。亚麻的事,我这就吩咐河沙她们去处理,你乖乖待在家里别乱来……”

    难得见叶暖流露出这般激动的表情,月清楚这亚麻肯定很重要。

    当即,把食物摆放在小矮桌上,再次叮嘱叶暖几遍注意安全。而后,转身朝外走去。

    少顷。

    月带着河沙再次登门,熙熙攘攘,随同而来的不下十余人。

    “叶暖,听月说你想见我?”河沙高声道。

    跨过院门,河沙清脆爽朗的声音已然传来。

    叶暖从卧室走出,微笑道:“是啊!我想问问亚麻的事。”

    侧身,把河沙一行人迎了进去。指着桌旁的亚麻,开口道:“河沙姨,我想知道白湖芦苇丛林子里的亚麻数量多不多?这亚麻制取的纤维能用来织布,夏秋两季酷热,兽皮穿着委实太热,亚麻制取的纤维织成麻布,可用来制作麻衣。与兽皮相比,麻衣更适合裁剪制作衣裳……”

    叶暖很清楚什么样的解说诱人,挑拣的话,自然能让族人动心。

    毛皮虽好,可时常穿在身上总会有一股腥臊味。更别说兽皮厚重,搓洗麻烦不说,不耐脏。

    “这玩意能制作衣裳?”河沙大吃一惊,盯着桌旁的亚麻杆眼神火热,直爽道:“白湖林一马平川,当时我瞅着这玩意有籽,琢磨着带回来问问你能不能吃?那边地势平担几乎全都被积雪覆盖,亚麻具体数量没办法统计。”

    “月姨,尽快把枯萎的亚麻杆割回来。开春前,说不定能织出第一匹麻布。”叶暖兴奋道。族人鞣制皮革技术有限,处理再干净依旧会残留着腥臊味,叶暖总觉得不自在。此刻难得找到了亚麻,她恨不得立即把麻布鼓捣出来。

    月道:“别急,我这就安排人跟河沙去白湖林。”

    确认亚麻的用途,叶暖不提月也会安排人把亚麻收割回来。暖城百废待兴,月决不会错过任何可用的东西。盐、陶器等等,这些都是以前族人连想都不奢想的东西。此时此刻,却已经在各家各户安了家。

    这一刻,得知叶暖看重亚麻。

    月刚说安排人去白湖林,河沙身边的人二话不说撸起衣袖就走。

    压根不用月开口督促,做事瞧着比月更利落。

    “月姨,我需要一个空旷的地方用来处理亚麻。”叶暖道。获取亚麻纤维需要除籽,然后才能沤麻。天气进入冬季,亚麻差不多都已经枯萎,一般来说亚麻收获季节是七月。考虑到瓦尔纳大陆与地球气候大不相同,植物收获发生些许变化也在情理之中。沤麻一般有两种方法:露水沤麻和水池沤麻,考虑到暖城刚修建不见,叶暖没想过水池沤麻,水池沤麻比露水沤麻成本高,也更费是些。相比较下,露水沤麻无疑更适合。

    加之,亚麻杆几近枯萎,沤麻应该会顺利许多。

    “废墟仓库那边的大树屋可以吗?”月思考半响,开口道。

    大树屋空着,白天也就孩子们会过去玩闹。论空间的话,大树屋很适合,不必待在露天广场,冷了还可以烧炕床取暖。

    叶暖点点头,道:“可以,不过需要将废墟仓库前的空地清理干净,我需要用来摊放亚麻。”

    说完,叶暖蹙眉有些担忧。

    露水沤麻是将亚麻散铺在地面,通过露水、雨水、阳光以及一些细菌的作用,将亚麻外部表皮腐蚀和溶解。时值冬季,这法子真的行得通吗?

    “月姨,我想了下还是将亚麻散铺在大树屋里面好了。”叶暖道。

    外边下着雪,亚麻刚散铺下去就被雪给覆盖了,完全是白费事。舍不得浪费了那些枯萎的亚麻,叶暖索性把这次当做实验,选择将收割回来的亚麻散铺在大树屋里面,看能否成功?

    “好的,我记住了!”月应道。

    交代叶暖几句,她起身朝白湖林走去。

    这时,河带着樱子抬着一个大木箱走来。

    叶暖歪着头,放下手上的亚麻,疑惑道:“你们这是——”

    “师婆婆让我送过来的,说是给你解闷……”河耸肩,让樱子和离小心放下大木箱,解释道:“箱子里面存放着羊皮卷,是先祖们留在螣蛇殿的东西。地下城那边族长交代你不能过去,让我跟你说一声。这些羊皮卷里面,兴许有记载着白湖里面的东西……”

    “跟我说说地下城的事。”叶暖道。小心把木箱子挪到炕梢的位置,打开木箱,从里面抽出一卷羊皮卷摊放在小矮桌上,不疾不徐看了起来。同时,不忘询问地下城的事情。

    河回道:“地下城下面隐藏着一座宫殿,与螣蛇殿一般无二。族长和师婆婆他们全都去了地下城,琢磨着到底要不要推开那扇青碧石门,那扇石门比螣蛇殿的更壮观,瞧着真担心上边的图腾会活过来。”

    说时,河禁不住打了个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