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娜迦图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34字

    闻言。

    众人鸦雀无声,显然没能消化掉刚接收到的消息。

    “师婆婆,真的吗?”螣尧肃穆道。

    师婆婆闭上眼,轻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我见过姬鸾,那女人因螣猄变得极端疯狂,她想毁掉有蛇部落,毁掉与螣猄有羁绊的所有东西。我怀疑传承之物的消息,极可能是祝猷部落泄露出去的,为的就是想要借刀杀人。”

    九原隐蔽,但螣师却不敢真的卸下防备。

    她不清楚祝猷部落存在勘塔斯多久,只要有任何一个可能,螣师就不敢去赌。

    嘶嘶!

    听后,叶暖等人倒抽凉气。

    勿怪师婆婆频频催促螣尧他们外出,敢情是担心有蛇部落从双子峰消失太久,引来祝猷部落那边的怀疑。

    “关于祝猷部落,你还知道些什么?”螣尧双手交叠,定睛注视着师婆婆。师婆婆行事谋而后定,祝猷部落和姬鸾的事她隐瞒数十年,螣尧不相信她在这几十年中什么都不做。

    师婆婆缓缓睁开眼睑,赞许掠过螣尧的脸,从容道:“这些年,我凭借一些蛛丝马迹以及螣猄当年留下的东西,弄到了祝猷部落的一些情报。祝猷部落,也许能追溯到万年前,传承底蕴俱都不逊色有蛇部落。部落供奉的图腾是——娜迦,传说能与螣蛇媲美的顶尖灵兽。娜迦,善驱兽,所以祝猷部落能生活在堕落渊。”

    “娜迦?”叶暖炯炯有神,总感觉瓦尔纳大陆的图腾很多元化。

    师婆婆点头,接道:“没错,祝猷部落的图腾是娜迦。他们能驱使猛犸象为己用,世代栖息在堕落渊,好像是在守护着什么,甚少有祝猷部落的族人外出走动。如果不是螣猄,也许勘塔斯森林没人会知晓祝猷部落的存在。当然,不排除祝猷部落不再甘愿蛰伏在勘塔斯森林一隅,想要重新走入世人眼中……”

    这些年,祝猷部落频频外出走动。

    这个讯号,对螣师来说极为危险。

    未知的敌人,强大而古老,就算是她都按耐不住会恐慌。

    “晴天,你去把阿九、鹰老和啸月空叫过来——”螣尧抿嘴,朝外边招招手直接叫过晴天,让他过去喊人。他与师婆婆看法不同,祝猷部落再强大,可生活在勘塔斯森林就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晴天应声,快速离去。

    “你认为他们知情?”师婆婆蹙眉,望着螣尧的眼神多了些狐疑。

    螣尧岔开双腿,头微微后仰,淡定道:“师婆婆,祝猷部落既生活在勘塔斯森林,你觉得作为勘塔斯的兽人部落就真的半点不知情?我不相信,只要有活人,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这么多人没人说出祝猷部落,兴许大家心知肚明,不过没把事情摊到明面上来说罢了!”

    每个部落都有智者,他们比谁都畏死,同时比谁都精明懂得趋利避害。

    晴天的离开,屋子突兀沉默了下来。

    螣尧抓过叶暖的手揉捏着,时轻时重,玩得不亦乐乎!

    一旁,螣䖶等人闭目养神。

    一刻钟过去,晴天背着鹰老跟阿九他们走进庭院。

    “来了——”螣尧坐直,望了眼门口的位置。

    瞬时,晴天几人迈过门槛进屋。

    “族长,听说你找我们有事?”鹰老落座,望了眼师婆婆。他跟野老头待在炕床上瞎扯,讨论白湖异状的事。哪知晴天破门而入,直接把他带了过来。

    “找你们问点事……”螣尧捏了颗果脯蜜饯丢入嘴里,轻声道:“你们可曾听说过祝猷部落?”

    哐当!

    鹰老一个趔趄,直接撞到旁边的木柜。

    抬头,一脸惊骇望着螣尧。神情莫名,隐约带着少许畏惧和恐慌。很显然,祝猷部落这四个字他并不陌生,甚至对此还心怀畏惧。

    旁边,阿九神情同样生起波澜。

    不过,比起鹰老的举动,阿九还算镇定,至少他没有失礼流露惧色。

    “看来,你是知道祝猷部落。”螣尧悠悠道。话落,他侧头看了眼师婆婆,意思不言而喻。祝猷部落的存在并不是一个秘密,却是禁忌。

    鹰老惨白着脸,惊惧道:“族长,你为何提及祝猷部落?”

    “啸月鹰,你从何得知祝猷部落的事情?”师婆婆森冷道。果然,螣尧还真的猜对了,疾风部落和雪鹰部落确实知道祝猷部落的存在,但为何她从未听人说起过祝猷部落的事情?

    鹰老沉下脸,沉默半响。

    “祝猷部落,一直都是勘塔斯森林的禁忌。堕落渊,是禁忌的绝地,勘塔斯森林里的兽人部落决不会踏入堕落渊,因为那片土地是神灵眷顾的圣地,凡人不得逾越。这是疾风部落的族训,世代只有族长和大长老才能知晓。”

    这厢,阿九清咳两声,打破沉寂。

    “我不知道祝猷部落,但我从我族上代祭司口中知道堕落渊中栖息着一个强大而可怕的兽人部落。具体内情,祭司忌讳莫深不敢提及。我猜想,这个兽人部落大抵是你们口中说的祝猷部落。”

    “那,为何你们从未说起过?”师婆婆沙哑着嗓子,冷冷道。

    “禁忌,没人敢提。”鹰老苦笑着。

    阿九平静地说,”不清楚。”

    “这祝猷部落似乎比想象中更深不可测——”叶暖眯着眼,往螣尧身上靠了靠,看向师婆婆的眼神多了些意味,问道:“师婆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既如此,想必有蛇部落迁徙之事多半瞒不过祝猷部落。

    “螣尧带人回一趟双子峰,看能不能打探出一些消息?”师婆婆面色如霜,此刻她内心并不平静。从啸月鹰和阿九口中得到的情报,反而让祝猷部落变得更神秘,同时也更加危险。

    螣尧点头,道:“好,我明天出去一趟。”

    “螣师,为什么要防备祝猷部落?”鹰老好奇道。祝猷部落生活在堕落渊,与世隔绝,甚少插足其他兽人部落的纷争,他想不到防备祝猷部落的理由?

    啸月空扫过螣尧的脸,迟疑道:“难道有仇?”

    “呵呵!”螣尧朝啸月空呵呵一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