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丰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06字

    “可惜,坏了不少。”月惋惜道。

    “这些天,雪下的太大,约莫是被霜雪冻坏的。”叶暖上前,拿着个萝卜打量着。这萝卜比地球的大些,瞧着水分足,擦掉上边沾染的泥土,往雪地上蹭了几下,叶暖张嘴咬了小口,“甘甜,带着辛辣,脆脆的,味道不错。”

    “能生吃?”月微惊,担心看着叶暖。

    “能,月姨要不尝尝?”叶暖笑着,把手中的萝卜递了过去。凑近,要月咬一口尝尝味。

    月没扭捏,接过萝卜啃了口。

    “味道还行,就是有点辣……”月道。

    说时,族人们动作利落,清除掉覆盖在萝卜叶上边的积雪。快速把泥土下的萝卜拔了出来,一个个堆放整齐,远看着,竟像是一堆皎洁的象牙。月喜笑颜开,乐得连牙齿都露了出来。这大片平地,萝卜长势稀疏怕是也有上万斤之多。这次,啸月空还真是立了大功,再则除了萝卜,前边竹林的竹笋也是大笔进账。

    这细算下来,部落还真不用为冬季的食物发愁。

    前边儿,叶暖说腊八和春节的事。月琢磨着,还震得大肆操办起来,族人难得吃饱穿暖不担心挨饿受冻,今年怎么也得让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用雪擦掉萝卜上的泥土,开始装筐,陆续让部分族人把萝卜送回暖城。”

    “萝卜缨子别扯掉了,叶暖说能吃,可不能浪费。”

    “……阿木,给我送个筐过来。我这边缺个筐,对了,背篓也全都弄过来。”

    少顷,平地上空响起各种吆喝声。

    叶暖慢慢清洗着萝卜上的泥土,慢条斯理装筐。她本打算去拔萝卜被月给赶了过来,说什么都不答应她过去折腾。本来连清洗萝卜泥土的事,月她们都打算不让叶暖沾手,叶暖说不让她做事,她就去竹林挖冬笋。

    “暖,你快瞅瞅这是什么——”

    忽然,离大呼小叫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撮干枯的叶杆。

    见状。

    叶暖满头黑线,无语望了眼离。

    “离,我再厉害也辨别不出枯萎的东西。”

    干巴巴的枯草,她就算有火眼金睛也忍不住这玩意是什么。离还真是高看了自己,她是人不是神。

    离嘿嘿傻笑,忙将手上的枯草丢掉,讪讪道:“我就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

    “别瞎走,快些把萝卜全都拔出来带回去。这天色,瞧着又要下雪了!”叶暖淡淡道。清晨,雾蒙蒙的。这会儿雾开始散开,天空又开始飘着雪花,看样子整个冬季都跟雪离不开关系,这还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离道:“等藤筐装满,我跟阿木姨回暖城。你要一起吗?这边挺冷的,月姨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回去,竹林的事月姨不会让你插手的。有族长出面,肯定不会有事……”这样说,就担心叶暖执意要去竹林。天寒地冻,族人哪舍得让叶暖在竹林受冻,这不月直接交代离把人带回暖城。

    “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叶暖只得答应离一起回暖城。

    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打着呵欠,既如此她还是乖乖回家睡觉得了。

    不过,脑子里开始盘算着该给螣尧准备哪些上路的食物。

    念头一转,想着家里还剩下少许西谷椰子的米粒,琢磨着煮个咸味的腊八粥尝尝?最好,趁螣尧没走前试下,此行外出少则三五日,长则半月。其实,螣尧预计过些时日准备结亲的事宜,师婆婆坦露祝猷部落和姬鸾的存在,就算螣尧再不甘愿也得推迟结亲的时间。

    有蛇部落刚入九原,根基不稳。

    如果这时候被祝猷部落发现部落的踪迹,无异于一场天灾。

    “暖,这边冷。你跟离他们先回暖城,我们留在这收拾萝卜。你让离按每家两筐萝卜的份量分发下去,余下的再作打算。”月吩咐道。这片地长着不少萝卜,每家两筐绰绰有余,余下的月打算放入废墟仓库,当做部落余粮囤积收捡起来。

    叶暖点头,道:“好的,我会让离把事情处理好。”

    路过竹林时,依稀听得到一两声族人的交谈声,偶尔伴随着几声惊呼。山脚下,被白雪覆盖的地面被翻新,露出湿润的泥土,搁在路旁的藤筐中盛放着刚挖出来的冬笋,大大小小,堆满了好几个藤筐。很显然,这片山林中冬笋长势极好。

    “这就是冬笋?”离好奇望着山脚下的藤筐,伸出手摸出冬笋打量起来,迟疑道:“暖,这冬笋硬邦邦的,真能吃?”

    “剥壳,清炒味道也极不错。我喜欢吃腌制后的酸笋,无论是炒肉还是海鲜,都别有风味。”叶暖笑着说,最让她痴迷的事螺蛳粉。螺蛳粉味道奇特,爱之狂喜,恨之厌恶万分。

    离懵懂着,耸肩道:“算了,等你做了记得让我过去尝尝——”

    “可以。”叶暖应道。

    行走着,两人落后族人少许。

    “离,试着跟雅格相处试试吧!”缄默着,叶暖兀自说了句。她知道离内心深处的顾忌,雅格脱跳热情的性格兴许能暖化离的委屈。也许,这也是河没有真的阻拦雅格靠近离的原因。河比任何人都了解离,柳枝带来的背叛让她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另一方面却又畏惧羁绊。两种截然不同的矛盾,让离深陷泥沼。

    离微僵,苦笑一下。

    “暖,我该尝试吗?”离僵硬着身体,面带异色。

    叶暖拍了下离的胳膊,温声道:“每个人都拥有幸福的权利,没人能夺舍这份拥有幸福的权利。离,你得自己走出来,才能改变。雅格很好,他要是敢欺负你,你还有我们……”

    “……我考虑考虑。”离轻声道。

    迈开的脚步,不知为何多了些沉重。

    柳枝留下的记忆太过刻骨铭心,离嬉笑怒骂的表情下,掩盖太过生活的辛酸和无奈。

    叶暖闻言,不再开口多说。有些话,说得过了就是一种伤害,点到为止,对她对离都恰到好处。这点,相信河也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