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三章肉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49字

    “暖,需要多少肉?”离扛着一大块后腿肉走来厨房,轻轻一抖,将后腿肉放到砧板上。

    叶暖看了眼砧板,道:“我只要瘦肉,你切个三五斤我先试试手。肉松我只知道大体做法,没亲自动手做过。”将西谷椰子树皮洗净,与姜放在一起。陈皮、八角什么的是妄想,叶暖准备用西谷椰子树皮来提味。

    “好。”离手起刀落,异常干脆利落。

    外边,月跟河用藤筐装了半筐萝卜和冬笋,洗过萝卜后,蹲在墙角下处理冬笋。

    “暖,这肉松该怎么做?”月轻问道。手脚灵活,剥壳动作丝毫不慢,不多会,就将一堆冬笋处理干净用簸箕装着,就等切片。

    叶暖道:“得经过几道工序。首先需要将切好的瘦肉焯水,然后再切块。将切好的瘦肉连同西谷椰子树皮和姜一起熬煮,煮好后纳凉,再将瘦肉撕成肉条。将这些撕成肉条的瘦肉倒入锅中翻炒去水,炒干以后用锥子打散……”这些步骤,叶暖照着手头上的东西说的。条件有限,她只能尽量创造出条件。

    “挺复杂的。”河想着,细想着叶暖说的步骤总感觉不简单。

    勘塔斯森林,能吃饱穿暖已是幸事。谁有闲工夫琢磨该如何吃?也就叶暖来到部落,改善了部落族人的生活,这样悠闲的准备食物是她们以前从未奢想过的事情。再也不用担心一块烤肉到底该给老人还是留给小孩,就算是严寒的冬季,也不必担心会挨饿受冻。

    “很简单,待会你看着我做——”叶暖道。

    比起说,她觉得做更简单。

    有些事说起来复杂,真正动手去做却发现再简单不过。

    很快地,月将萝卜和冬笋清洗干净。走进厨房,站在旁边认真看着叶暖做肉松。

    “瞧着……好像不难,可刚才听叶暖说时,我感觉很复杂。”离好奇道。

    叶暖动作简洁,行云流水,看得旁边三人一阵艳羡。

    叶暖将焯水的肉捞出,准备开始切块。抽空看了眼三人,说道:“本就不难,别忘了把肉腌渍好。等下还得做些肉干,你们可别忘记了。”见三人傻兮兮看着她动手,叶暖忍不住提醒了一声。冬天冷,提前一天准备好食物不担心会腐烂坏掉。所以,她没打算把事情留到明天准备。琢磨着,用一下午的时间把食物都准备妥当。

    “别担心,忘不了。”离兴奋道。这肉松做法简单,想着叶暖让她跟人试试……她打算晚点回家也做一些,算是给那人准备的小零嘴。叶暖这边做的算是给所有人准备的,当然不排除叶暖私下会给螣尧开小灶。不管味道如何,心意到了就好。

    这一想,离感觉有些热。

    “离,你脸怎么了?”河蹙眉,看着离突然通红一片的脸颊,不觉担心起来。抬手,触碰着离的额际,担心道:“难道着凉生病了?”

    “没,没有。”离急忙挥手,否认。

    河不信,确认道:“真没有生病?”

    “真没有,刚才添柴火凑得近,被热的。”离飞快解释道。要真被河认为是生病的话,说不定真的被灌下几万药。离最不喜欢吃苦的东西,恰好药就是苦的。

    见离一再保证,河只得放下。

    一旁,叶暖抿嘴窃笑。

    望了眼离尴尬不已的表情,心底多少猜测到一些内情。这小妮子多半思春了,不想被河唠叨所以才说是热的。

    “真香!”

    少顷,几人凑近看着碗里蓬松的肉松,纷纷吞咽着口水。没有果汁机,叶暖找木棍直接敲打肉松,效果不是很好,却多少还是让肉条变得蓬松起来。嗅着,一股别样的肉香味钻入鼻尖,让人垂涎。

    “尝尝——”叶暖拿过木筷递给月,让她先试试口味。

    月没有矫情,接过木筷夹了一筷子肉松塞进嘴里,眼微亮,赞叹道:“味道很特别,跟腊八粥不同,不过很美味。”

    听月把肉松跟腊八粥放一起评价,叶暖颇为无奈。这两种东西,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真不知道月姨是怎么想的。月一说,旁边河两人按耐不住纷纷拿过木筷尝了起来。

    “我觉得这个比果脯蜜饯更好吃!”河笑着说,果脯蜜饯太甜,河觉得吃起来有些腻味。每次,最多吃三颗,多了就觉得不舒服。

    离摇摇头,说道:“果脯蜜饯更好吃些,不过这肉松也很好吃。”

    “吃货!”月白了离一眼,道:“这肉松耐放,以后让族人多做些当做小吃零食。”

    嬉笑谈论着,一下午时间悄然过去。

    黄昏时,叶暖揉着腰斜躺在炕床上。厨房里,搁放着不少做好的食物,都是为螣尧他们出行准备的。河拿了些肉松回家,准备给师婆婆尝尝。离忙完后,就悄悄走了。叶暖没多问,猜测多半是回家鼓捣肉松去了。

    同样地,月离开一样没空手。

    叶暖翻阅着羊皮卷,不时打着呵欠,望着外边的天色暗衬螣尧怎么还没回来?

    亚麻,河沙全都收割回来放在大树屋。

    叶暖过去瞧过,将收割回来的亚麻全都摊放在地上。半枯萎的亚麻不知道能沤出多少麻来?

    除了这亚麻,还有白湖和地下城中的宫殿都是麻烦事。师婆婆最近来去匆匆,想来压力也大。一边是祝猷部落,一边是九原自身的威胁。无论哪一方都麻烦不小,想想这日子还真操蛋……

    想着想着,叶暖往炕床上一歪就睡了过去。

    天黑时,螣尧推门而入。

    借着月色,看清叶暖酣然入睡的脸不觉轻笑起来。抖掉身上的寒气,缓步走进卧室,在叶暖脸上亲了下,才去转身去厨房。

    一番洗漱,螣尧见灶台温着做好的食物,进卧室打算叫醒叶暖。

    “暖,暖…醒醒,起来吃过晚饭再睡——”螣尧柔声道。伸手探了下炕床,见炕床上还很暖和松了口气。

    叶暖迷糊着,睁开眼。

    “尧,你回来了?”

    螣尧笑着把人扶起,回道:“回来了。乖,吃了饭再睡。”

    “天黑了?”叶暖见外面漆黑一片,除了月色照应着雪地反射出荧光,天边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