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竹鸡竹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02字

    “嗯!全黑了。”螣尧拿过兽皮,为叶暖擦拭了下脸。没敢太用力,兽皮有些粗糙,有次他没注意力道,直接把叶暖的脸擦红一大片。后来螣尧每次都不敢用力,擦拭的时候尤其小心。

    “你回来多久了?”叶暖刚睡醒,动作有些迟钝。

    螣尧道:“刚洗过澡,竹林那边收获很不错。除了竹笋,还猎了不少野兔野鸡什么的,对了,查斯还捉到两只没见过的猎物……”

    “住地洞里面是吗?”叶暖问道。

    “你怎么知道?”螣尧一顿,诧异道。

    叶暖摆摆手,回道:“竹鼠,味道不错。”

    “想吃?明天我再去竹林给你弄几只,竹林的野鸡跟芦苇丛有些不一样,你需要留几只吗?”螣尧放下兽皮,将小矮桌摆好准备饭菜。

    叶暖闻言,急忙点头道:“要要……竹鸡鲜嫩,用来煮汤再好喝不过了。”

    “好,我让人给你留着。”螣尧应道。难得见叶暖流露出娇憨的表情,心不觉一柔,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好东西都送到叶暖面前。

    “嘻嘻!”叶暖浅笑着,问道:“碗柜里面我放了些肉松,你尝过吗?”

    “那黄色的东西?”螣尧盛了碗汤递给叶暖,不明道:“肉做出来的?看着不太像,我还以为是什么调料。”

    “肉松,给你们外出做的。味道还行,月姨她们都很喜欢吃,等下你尝尝——”叶暖道。螣尧爱甜食,应该不会讨厌肉松的味道。再加上西谷椰子树皮的味道,多了些许甘甜,叶暖也吃了不少。

    “我说不用做,你怎么就不听?”螣尧蹙眉,他不想叶暖太累,以前外出狩猎没带食物也一样过。叶暖怀着身子,他舍不得让叶暖劳累,他口腹之欲不重。除非是叶暖做的,其他人做的也就尝个嘴。看不顺眼的,连碰都不碰。

    叶暖道:“我不累,东西都是月姨她们准备的,我就动下嘴皮子罢了!”

    “哼!别骗我,腊八粥都是你做的。”螣尧哼哼道。

    叶暖抿嘴,浅笑着。

    难得见螣尧流露吃醋的表情,她不觉莞尔。

    “好,我以后都不做。就给你做,其他人都拒绝。”叶暖轻声道。被人珍视的感觉太好,让她忍不住沉沦。嘴角上扬勾起柔婉的笑靥,看得螣尧失了神。

    闻言,螣尧满意点点头。

    饭后,螣尧打水让叶暖泡脚。

    捧着叶暖的脚,螣尧时轻时重揉捏着,不时问句疼不疼。

    “尧,地下城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叶暖眯着眼,问道。

    螣尧无奈道:“只能等,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说时,视线落在叶暖肚腹的位置。师婆婆说需要等叶暖生产后再做决定,螣尧有些把握不住意思。心底忍不住猜测地下城那处宫殿与白湖底下生物的联系。他此前查探过地下城,并非发现什么宫殿。那处宫殿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感觉有些忐忑……”叶暖小声道。

    白湖异状结束后,她察觉到四肢百骸窜过电流。那感觉就像当初点亮图腾之魂时一样,血脉逆流,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叶暖。

    奇特,而诡谲。

    “别担心,一切有我!”螣尧坚定道:“我离开后,不准靠近白湖和地下城,待在家里不要随意外出。九原应该不止冰川地带那一条与外界连通的路道,除了九里河与外界相连意外,穿过东边峡谷应该就是勘塔斯森林猛兽的生活区域。我不敢肯定那里与堕落渊有没有连在一起,我想师婆婆兴许也是猜测到这一点,才会让我们尽快回一趟双子峰,看看有没有祝猷部落出没的足迹?”

    “……猛兽生活的区域?”叶暖大惊,骇然道:“怎么回事?不是说九原与外界隔绝,怎么除了冰川地带还有这么多漏洞?”

    “九原地理位置独特,除非发生特殊事件,不然猛兽不会越过东边峡谷进入九原。九里河与海连通,接连着外面的世界。不过兽人大多不谙水性,很少有人敢下水。所以九里河不会有事,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东边峡谷……”螣尧眯着眼,轻轻为叶暖搓洗着双脚。恰恰部落实力还不足以封锁东边峡谷,如果祝猷部落真的越过猛兽生活的区域,极可能发现九原的存在。

    九原一旦曝露出去,对有蛇部落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至少,目前九原决不能曝露世人眼前。

    “这次外出,别忘了带上弓箭。我让施罗德叔改建了几个地方,他重新做了些弓箭放在废墟仓库,待后天启程时你别忘了过去拿上。”叶暖叮嘱道。生于安乐死于忧患,还真是半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螣尧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用兽皮仔细替叶暖擦干双脚,将洗脚水端出去倒掉。

    上炕,拥着叶暖。

    手抚摸着叶暖柔软的肚腹,惋惜道:“可惜了!”

    叶暖闻言,身子不觉一僵。

    她不笨,哪能猜不出螣尧说可惜的意思。不过,想着螣尧过两天就得外出,她没想闹着螣尧,过多的精力还是留着外出发泄好些。

    “我不闹你,睡吧!”螣尧温声道。

    怀里叶暖身体陡然紧绷,螣尧知道她的担心。轻拍着叶暖的肩,就算不顾及叶暖的身体,他也要顾及叶暖肚子里的孩子。虽然很饿,但还算忍得住。不过,螣尧默默给叶暖记了好几笔账,就等着叶暖生下孩子后在一一计算。

    “你不去解决下?”叶暖轻笑道。

    螣尧一顿,淡淡道:“等下,它自己就会消停。”

    那神态丝毫不受影响,看得叶暖一阵无语。不过螣尧既然开了口,她乐得装傻,让他憋着,左右憋出病跟她没关系。

    屋外,雪花飞扬。

    夜风里,飘散着簌簌落雪之声,屋里祥和一片。

    暖烘烘的炕床将屋里屋外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冷一热,孤寂与柔和。火把渐渐熄灭,最终屋子里彻底暗了下来,掩盖着两声粗浅不一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