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娜迦族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7:41本章字数:2067字

    “阿木姨,听说你不习惯去厨房做饭?”旁边,离蹲着拔鸡毛,朝着阿木露出坏笑的表情。陶锅里面的清水早已沸腾,离他们将鸡鸭宰杀后用沸水烫过,开始处理。

    阿木吃着烤鱼,回道:“厨房太干净,我总担心会弄脏。还是在院子里搭个篝火架来得方便些,就算弄脏我收拾也快。”她们粗糙生活了大半辈子,猛不然还真不适应明堂敞亮的房屋生活。别说生火做饭,就连回到家她都感觉畏手畏脚,就怕把家里某个角落弄脏,有这感觉的不止阿木一人。

    过惯苦日子,突然住进别墅,这心理落差太大,她一时半会适应不了。

    叶暖笑着,没有开口说话。

    这情况,需要族人自己去适应。时间长了,也就能适应在房屋里面生活。是以,当初螣尧和月跟她说的时候,叶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交代随族人自己的意愿就好。

    河白了眼离,说道:“阿木姨,你别理离。她自己还不是在客厅鼓捣了好几双草鞋,去个房间换双鞋,一天到晚在打扫房间,厨房灶台恨不得擦个十次八次……就连柴火都刻意弄成小段,就担心弄脏地方。”这事儿,她当初听莎娜说的时候还不相信,等她亲自去了趟离家里以后,才发现真实情况比莎娜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叶暖吃惊不已,抬过头,好奇看向离面露狐疑之色。

    河抿嘴,窃笑,点头道:“真的,不信你问离?”

    “咳咳!”离别过头,不停地干咳。

    “我了解离这想法,我也一样……就是心底不踏实,就担心哪天一觉醒来发现还生活在双子峰,九原太好,好的让我感觉不真实。”阿木轻叹着,唏嘘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连离这种大大咧咧性格的人都瞻前顾后,可想而知其他族人想法与阿木一般无二,担心庄周梦蝶,醒来后物是人非。

    叶暖温声道:“不急,慢慢也就习惯了。”

    此时此刻,叶暖才真正明白师婆婆缘何一再催促螣尧他们离开九原。兴许在师婆婆内心深处,盘踞着与阿木等族人一样的想法。害怕而恐惧,担心现在的生活只是一场梦境。

    将鸡鸭处理干净,叶暖开始腌渍。

    湿泥和木莲叶准备妥当,叶暖很快将腌渍好的野鸡用湿泥和木莲叶裹住,旁边山青将裹好的野鸡埋入土里,上面再次堆放上柴火。烤鸭也准备就绪,不多时,一股馋人的香味飘入废墟仓库的上空。

    “阿木姨,一休叔是不是外出了?”离紧盯着烤鸭,问道。

    阿木点点头,道:“去了北边。”

    “北边临海,难道一休打算去海边?”叶暖睁大眼,好奇道。

    “不清楚,九原地处勘塔斯腹地。此去北边,想近海怕是不容易,以九原为基点西面是冰川地带,这是我们唯一与外界联络的通道。因冰川地带密道的特殊性,这条路线势必不能曝露人前。我想这次一休他们去北边,多半是探路……”阿木有条不紊分析着,前期九原不能曝露在勘塔斯兽人部落的眼前,但有蛇部落不可能一直不露面。终有一天,有蛇部落会走入世人的眼中。在此前,他们自然需要弄清楚九原周边的地理环境。

    西面与冰川地带接壤,往外延伸至老林子、大峡谷、双子峰……可,除了西面以外,东南北三面他们一无所知。螣尧朝西面出发的同时,师婆婆着手安排一休开始往北边出发。其一是想弄清楚九原北面的情况,其二是防备祝猷部落可能的偷袭。祝猷部落蛰伏在勘塔斯近万年,谁都不知道他手里掌控着怎样的能力?

    对此,师婆婆不得不防备一二。

    “为什么是北边?”河蹙眉,拨弄柴火的手微顿,脸上不由得闪过困惑不解的表情。

    叶暖握着一根树枝,在地面勾画几下,轻声道:“祝猷部落,师婆婆怀疑祝猷部落通过海路与外界联系。勘塔斯森林的条件,你我都清楚。这里物产丰富可生存条件太过恶劣,祝猷部落作为老牌超级部落不可能甘心屈居一隅。更何况近万年不与外界联系,这更是不可能。但,偌大个兽人部落如果想与外界联系,有蛇部落作为生活在勘塔斯森林的三大兽人部落之一,又怎么可能半点风声都听不到……由此来看,祝猷部落必定有更隐蔽的外出方式……海路,兽人眼中海、湖、河都十分可怕。可是,我听师婆婆提及过祝猷部落的图腾是娜迦……”

    “我族中有过关于娜迦的记载,他们被称作海中的巨蛇。”

    “娜迦族,是母系社会。女性掌权,拥有人身蛇尾的兽身,且实力越强大的娜迦手臂越多……”

    听罢。

    周遭响起一阵吸气声,很显然叶暖说的他们闻所未闻。乍听下,不免升起了一丝恐惧。

    “叶暖说的没错,娜迦确实是人身蛇尾,且十分美艳。”师婆婆低缓的声音由远而近,在叶暖他们聊到一休外出的时候,师婆婆就来到了附近。螣猄跟她说过祝猷部落图腾娜迦的事情,还告诉她姬鸾拥有返祖血统,能完全兽化成娜迦形态,实力很强。

    “师婆婆,你怎么过来了?”叶暖等人微惊,讪笑看着师婆婆走近。

    河起身,忙搀扶着师婆婆走近篝火架。

    “离带着山青在白湖芦苇丛大吵大闹,我不聋自然听得到。”师婆婆笑着说,白湖那天出事后再没有动静,她慢慢放下了提防的心。嗅到空气里残留的血腥味,诧异道:“怎么有这般浓郁的血味?”

    “窝棚里,有一头驯鹿产子了。”离开心道。

    “这是好事,山青你们做得很不错。”师婆婆赞赏看了下山青亚崆等人,将目光落在叶暖身上,问道:“关于娜迦,你还知道哪些事?我让一休去北边确实存了提防祝猷部落的心思,螣猄说过堕落渊中祝猷部落生活十分精致,全然不像是一个该出现在勘塔斯的兽人部落。这些天,我在螣蛇殿反复琢磨,最后我得出一个猜测祝猷部落是不是通过海路与外界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