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婚姻合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213字

    郝玲珑郁闷透顶的回到租住的地下室,看着黑漆漆不通风的房间,有种想死的感觉,心想他妈的在城里找工作做事还真难,那些有钱漂亮的女人都跟疯了似的折磨你,哎,还是卷铺盖回乡下去,就是种田也比这儿好多了。

    刚刚失业,肚子又饿了,他只好买了一桶方便面,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此时讨厌的房东跑了过来嚷嚷道:“郝玲珑,下个月的房租该交了哈。我告诉你,你要是不交,还有好几个人在等着这间房呢,他们的价格出的都比你高。”

    郝玲珑心想,既然都比我高,那就租给他们啊,给我嚷嚷什么?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好从刚拿到的八百元工资里面拿出五百元算是交了下个月的房租。

    交了房租,身上的钱就所剩无几了,我擦,再要是找不到工作,下个月吃饭都成了问题了,郝玲珑愁眉苦脸的嘀咕一声。可是愁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快快乐乐的先过一天呢?娘的,先美美的睡一觉,明日愁来明日愁吧。

    他脱光了所有的衣服,就仰躺在床上睡去了。他睡觉的方式就是这样,俗称的裸睡。他在高中的时候看过一部书,说裸睡对男人的小兄弟发育有好处,男人成长发育的时候不应该用内裤把小兄弟锁起来,那样会有碍他成长的。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裸睡,可是他尽管有心栽培小兄弟,可是却无用武之地。因为贫穷,没有女孩子能看上他,一直到现在他还是处男之身。

    他这一觉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才醒来,反正从透着的顶部窗户看出去,外面的天都黑透了。他坐起来,肚子饿得咕咕叫,看来还是要出去吃点东西,先解决温饱问题啊。

    他刚穿上衣服,忽然听到外面有许多急切的脚步声,还有人问郝玲珑是不是住在这里,仿佛都是冲着郝玲珑来的。郝玲珑立即想到白天那女人恶狠狠的眼光和话语,难道是那女人找到了自己,带人来收拾自己了?

    郝玲珑菊花一紧,立即拿起仅剩的几百块钱,拉开门准备夺门而走,忽然眼前一亮,几把雪亮的大刀就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全身是汗,呆立当场。

    此时一个大块头络腮胡子的男子拿着郝玲珑的照片,仔细看了看面前的郝玲珑,然后对手下人道:“就是他,带走……”

    顿时一个黑麻袋套到郝玲珑的头上,几个人捆住他的双手,就被架了出去。开始郝玲珑还想呼叫,可是经过几顿拳头之后,他再也不敢呼叫了。妈的命要紧,再要是叫,命都没了。看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动不动就会要你的命。

    郝玲珑的脑袋被黑麻袋套住,看不起他们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只觉得自己被塞在车子后备箱里面,车子一路颠簸,走走停停,走了很长时间,大约后半夜时分,车子停下来,不一时后备箱被打开。郝玲珑又被人架了出去。

    郝玲珑被绑缚着双手跪在坚硬的地上,黑麻袋被拿开,强烈的灯光刺着他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睛,适应了灯光之后一看,居然在白天进入的那个别墅里面,面前的沙发椅子上,那个女人正翘着二郎腿冷冷的看着他,她身边站着一个穿黑色紧身衣的女子,看上去就是保镖,也冷眼看着郝玲珑。四面都是手拿钢刀、木棍的痞子、流氓,他们对沙发上坐着的女子很是顺从。

    完了,原来这女人是黑社会的,自己上午竟然侵犯了她,现在人家报复来了。我靠,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老老实实承认错误,求人家饶自己一命吧!郝玲珑很没出息的向女人笑笑道:“姐,姐姐,上午我……我错了,你大人大量……”

    “给我打!”女人冷冷的说道,顿时一个粗大的汉子走过来,抡开大手,“啪啪啪”就给郝玲珑三个大嘴巴子,打得郝玲珑连门都找不到了,尽是数星星

    “别……别打了,有话好好说……”郝玲珑感觉嘴角都流血,再要被打下去,自己帅气的脸蛋可就废了。

    “那就别打脸了,打下面。”女人阴测测的说道。

    “打下面?我靠,好狠毒的女人,要废我的命根子啊?”郝玲珑心里惊得魂都飞了,忙挪动身子道:“别打下面,别打下面,要我干什么都行,就是别打我的下面。”

    “哼,没出息的男人,现在害怕了,上午的胆子哪儿去了?”

    女人说着,抓起桌子上一份简历扔到郝玲珑面前,道:“这是你找工作的简历吧!”

    郝玲珑一看,确实是自己到人才市场投递的简历,上面记录着自己的详细信息,看来这女人就是根据这份简历找到自己的。

    女人站起来,围着郝玲珑转了几圈道:“老娘现在是威愿公司投资部总经理杜清月,想找一个上门女婿过日子,我看你就挺合适的。这是合同,你看看,如果同意就签了字,怎么样,郝玲珑?”

    我靠,什么状况?她要我做她的上门女婿?也就是要和我结婚?

    女人的话使郝玲珑喜出望外,她要召自己为上门女婿,难道她看上了我?呵呵,这真是因祸得福啊。但是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忙抬头看了看女人,一字肩蓝色长裙,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绝美身体,她有钱有貌有地位,为什么看上了我这个乡下小子做女婿呢?

    “做……做你的上门女婿?这是真的?”郝玲珑问道。

    “不错。”女人的嘴角带着诡异的笑,“你在花州市没钱没地位,更没有背景,只是一个外来的大学生,这正符合我选女婿的标准。呵呵,你还是先看一看合同吧!”

    郝玲珑看着杜清月嘴角诡异的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情,便看地上的合同,只见上面写道:“婚姻契约,女方:威愿公司投资部总经理杜清月,男方:乡下小子郝玲珑,男女双方本着自愿原则签订以下合约:第一,男方通过入赘形式进入女方家庭,一切行动自由听从女方安排;第二,男女方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各睡各的房间,男方不得以结婚为由干涉女方一切事务;第三,男方自觉遵守女方的规定,保守女方的秘密;第四,一切涉及夫妻之间的争端都要以女方的观点为主;第五,若男方违反上述四点的任意一点,将赔付女方违约金五百万元人民币。某年某月某日。”

    我靠,这哪是做上门女婿,这是在坐牢啊,坐牢也不带这么干的,这杜清月心狠手辣至极,非要这么报复我吗?我也没把她怎么的?

    “杜……杜总,我不干,我人穷志短,我回家做田还不行吗?”郝玲珑想死的心都有了,一旦签了这个合同,就等于卖给她了。

    “你不干?那好呀,你看了老娘的身子,差点还操了老娘,这个账该怎么算啊?”杜清月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端了我的工作,我生个气还不行吗?再说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啊?”

    “你是没把我怎么样,你要是把我怎么样了,你还会在这儿和我说话吗?嘿嘿……,男子汉大丈夫敞亮一点,答应是不答应?”

    我答应你大爷,这种霸王条约是个人都不答应,郝玲珑气得“呼”的站起来道:“杜清月,你有本事就……”

    “柱子,踹他的命根子……”杜清月喝道。

    “好勒。”粗大的汉子猛地向郝玲珑的裤裆踹去。

    郝玲珑的小弟弟一阵颤抖,吓得他连滚带爬,好不容易躲过柱子的飞毛腿无影脚。

    柱子邪恶的笑笑,“娘的,敢跟老子捉迷藏,兄弟们给我按住他,老子要割了他的小弟弟下酒,嘿嘿……听说那玩意儿下酒能补肾。”

    顿时几个汉子就扑向郝玲珑,郝玲珑绑着的身子哪里能躲得开,一下子就被这些饿狼抓住,摁在地上。有人就开始准备刀了,简直是磨刀霍霍啊。

    “别别别,我签,我……我签……”命可以不要,命根子一定要留在,要不然死了还是太监之身,那可冤枉透顶。

    “你真的愿意签,不后悔?”杜清月胜券在握,鄙夷的看着地上苦苦挣扎的郝玲珑。

    “我真的愿意签,不后悔。”郝玲珑的节操掉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那就放了他,给他签字。”杜清月不阴不阳的说着。

    我操你大爷的,算你狠,这法治社会,朗朗乾坤,竟然还有逼婚的存在?郝玲珑有苦说不出,只好拿着笔在两份合同上签了字,心想,等咱们待在一起,老子总会找到时间搞定了你。但是一看合同的第五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尼玛这女人就算准了老子没钱。

    杜清月见他签了字,又拿出手机拍了照,心满意足的道:“别沮丧着脸,做我的上门女婿还不是你前世修来的。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白当的,等我们结了婚,我会给你十万块钱作为补偿,每个月还会给你三千块零花钱。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也花不了多少钱。你知足吧!”

    杜清月说着,收了合同,对柱子一班人道:“放了他,让他去楼上洗澡间洗个澡,臭死了。”

    柱子同情似的放了郝玲珑,郝玲珑只得去楼上洗澡去了。不得不说这女人真有钱,家里的洗澡间都比他租住的地下室还要大,里面放置着新的洗换衣服,应该就是为郝玲珑准备的。

    郝玲珑也不管许多,匆匆洗了澡。

    从现在开始,他居然成了一个上门女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