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买处男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933字

    她的手还真像一把剪刀一样,死死的钳制着郝玲珑的小兄弟,郝玲珑吓得脖子一缩道:“老婆,这不好玩。你放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听话。”

    “呸,谁他妈是你老婆啊,这不过是个幌子而已,猪头。”杜清月听他称呼自己老婆,都快吐出来了,厉声喝道。

    “我不叫你老婆,那叫你什么啊?”郝玲珑无辜的看着杜清月道。

    “叫什么?叫主人,你这个蠢猪,你就是一只跟在主人后面摇尾乞怜的狗而已。”杜清月恶狠狠的骂道。

    她虽然恶狠狠的骂,可是从对方小兄弟上传来的热度还是使她燥热难受,心想这东西要是操自己多好啊。她脑子里电光一闪,打了个冷战,暗想,我这是怎么啦?这种想法都有,妈的,先把这家伙弄残再说。

    她想到这儿,红脸变成怒脸,手上再一次加力。

    郝玲珑见她的脸突然变了,就知道她要发威了,心下慌张,一瞥眼看见计算器就在身后,他顾不得什么,一下子抄在手里,猛地砸向杜清月的手臂,杜清月吃痛,手就自然放开了郝玲珑的小兄弟。

    郝玲珑得脱,扔了计算器,夺路而走,心想不和你玩了,我还是逃命要紧。

    他也顾不得杜清月脚扭了,就奔回房间,将门锁了起来,跳到被窝里蒙住了脑袋。

    “啊……疼……”

    早上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郝玲珑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刺痛,钻心的疼,于是就醒了过来,发现杜清月一双俏脸正冷冷的瞪着他,他不禁四周一看,吓得郝玲珑全身一震。

    只见杜清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几幅手铐把他的双手双脚都铐在床两头的铁栏杆上,再在他的脚上绑着一圈手指粗细的炮竹,炮竹前面有一根长长的引线。

    他刚才感到疼,那是因为杜清月用一根细针刺了他一下,把他给扎醒了。

    杜清月邪恶的笑了一下,顿时打亮火机。郝玲珑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吓得脸都绿了。

    “你个贱人,你想害死人吗?”郝玲珑实在忍不住了破口大骂,如果她点燃引线,烧到炮竹上,一顿爆炸,他的整条腿就废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怎么就悄无声息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又怎么在自己熟睡的时候做了这件事呢?可恨自己手脚都被铐了起来,连逃跑都没有机会了。

    杜清月看着他挣扎不得的样子,哈哈笑道:“蠢猪,你慢慢受着吧,哈哈,竟然跟我玩猫腻,你就等着去死吧,嘿嘿,哈哈……”

    杜清月一阵嘿笑,然后点燃引线,扬长而去,只留下在床上拼命挣扎的郝玲珑,不知道如何是好。

    郝玲珑惊恐的看着燃烧的引线,吓得“啊啊”大叫道:“杜清月,你这个恶女,你不能这样玩我,我会死的。求求你放了我,我以后听话还不行吗?快放了我,我真的会死的。”

    但是杜清月已经踪迹不见,郝玲珑再怎么呼救都无济于事。

    看着引线越烧越短,郝玲珑的恐惧越来越强,他自己都感觉自己的灵魂飞出了身体,在空中飘荡,整个腿部一阵阵的抽搐。他拼命的挣扎,搅动得整个床“咯吱咯吱”的响。可是他无论如何去做,也没办法挣脱手铐,更没办法解除面临的威胁。

    引线越来越短了,郝玲珑放弃了徒劳的挣扎,立即闭上眼睛,他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整条腿被炸残的样子,心想这回惨了,得罪恶女,废了一条腿了。

    忽然一阵刺疼,惊得他整个身子都跳起来,他感觉整条腿都没了,可是刺疼之后,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慢慢睁开眼睛,就见引线烧完了,炮竹却没有爆炸,刚才的刺疼是引线烧到肌肤上的疼痛。

    看来杜清月只是给他虚惊一场,以此来警告他要听话。看着腿部的炮竹和双手双腿的手铐,郝玲珑心里既惊又怒,可偏偏又没有办法。

    虽然心里不痛快又窝火,但是郝玲珑还真拿恶女杜清月没办法,别说一纸契约在她的手里,就是没有,他也没辙,杜清月可是手眼通天的女人,只有让你横尸街头的份。

    想到恶人逍遥法外,好人却在囚笼之中,郝玲珑就心里沮丧。恶女已经走了,没人来给他打开手铐,他只能是在床上等待她的回来。

    到了晚上,杜清月在保镖戴芊芊的保护之下,回到了家里。

    戴芊芊离开了,杜清月关上门,然后走上楼,到了他的房间里,眼睛扫了一眼在床上死不死活不活的郝玲珑,笑道:“你的腿还没断啊?”

    “断你大爷的。”郝玲珑怒道,“快给老子松绑!”

    “胆子肥了你,敢骂老娘了?看来今天的苦你是白吃了,我看你还是这么受着吧!”杜清月说着话,就准备离开。

    郝玲珑看她要走,忙软了口气道:“别别别,我以后听话好不好。你以后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绝不违逆你分毫。”

    杜清月嫩藕般的手指摸了摸下巴道:“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郝玲珑老实多了,使劲点头道:“是真心话。”

    杜清月忽然看着他下身微微翘起的小兄弟,笑道:“不如让我测试一下你的话是不是真的,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她说着,就欺近郝玲珑身边,看着郝玲珑的下身。

    郝玲珑看着她邪恶的眼神,立即有种不好的预感,道:“你……你干什么?”

    杜清月道:“我觉得为了以后你不再犯错误,我想还是把你的东西割了,反正你跟我在一起也用不上它。”

    我靠,你大爷的,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郝玲珑大呼道:“杜清月,你不能这样对我,否则老子成了鬼也饶不了你。”

    “哈哈,放心,我手上没刀,现在还不想割。”杜清月第一次见到他眼神里面的恐惧,心里很高兴,心想,这小子怕是完全怕我了。

    郝玲珑听她说还不想割,心里稍微放心了,道:“你想把我吓死啊。杜清月,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不管我是你真丈夫还是假丈夫,最起码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

    杜清月道:“放了你可以,但是你要学着乖一点,像昨晚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绝对不能有,你知道吗?”

    “嗯,我以后不敢了。”郝玲珑这回老老实实的说着。

    “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杜清月虽然笑着,可是脸色很不善,眼光不住的盯着郝玲珑的胯部看。

    郝玲珑使劲的两腿并拢,就怕她突然对自己的小兄弟动手,于是坚定的道:“是真不敢了,再要是捉弄你,我……我就不得好死。”

    杜清月“哈”的一笑,用手拍拍他的小脸道:“你要是早这样就不受这样的苦了。”

    杜清月说着,一只手就伸向了郝玲珑的两腿之间,道:“好吧,为了证明你的话正确,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小兄弟怎么样了吧!”吓得郝玲珑瞪着眼睛看着她,生怕她动手割,可是看到她手上没有刀子,才略微放心。

    “这……这有什么好看的。”郝玲珑本能的拒绝,可是杜清月的素手伸过来了,他竟然可耻的张开了腿,心想死就死吧,落在这个毒女手里还能独善其身吗?

    杜清月明显的感到郝玲珑身子在颤抖,心里喜滋滋的,于是就解开了郝玲珑的裤带,把手伸进内裤里面。郝玲珑毕竟是处男,女人的手一碰就挺立起来。

    杜清月碰到那带有温度的硬杆子,脸上也是羞红,脑子里闪过他在自己身上耕耘的画面,顿时身子燥热,忙抽出手来道:“你还是处男吧?”

    郝玲珑汗颜的说不出话来。

    杜清月冷哼道:“你这一身上下就这一点还能值几个钱,我买了你的处男之身,这几天别给我破了。”

    她说着,又拿出一张银行卡扔给郝玲珑道:“这是十万块,算我买你处男的价格。”

    郝玲珑想不到凭空得了十万块,于是结结巴巴的道:“你买我的处男……之身?”心想我们都是夫妻了,你想要我还不得随时给你啊,干嘛要花钱买啊?

    杜清月诡异的笑笑道:“不错,可是不是给我享用的,我另有用处。——记住,别找乱七八糟的女人破了,到时候我就真的割了它。”

    杜清月说着,就拿出钥匙将他的手铐一一解开了,顿时郝玲珑就脱了束缚。

    杜清月放了他就走出去洗澡去了。郝玲珑看着她包臀裙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回忆着她话里的意思,她要买我的处男之身要干什么?妈的,这女人简直是疯了。不过,让我得了十万块钱还是不错的。

    郝玲珑可能穷怕了,立即收了十万块钱,心想找个时间取出来,该花的花,哈,这社会处女值钱,处男也值钱啊。

    郝玲珑跑下去,就去厨房搞东西吃,他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要命。

    他正吃着东西,忽然门铃响了,他正准备去开,就见杜清月下来了,打开了门,进来几个穿着考究的人,一个男的,两个女的,他们都亲热的称呼杜清月为“杜总”。杜清月道:“你们到这儿来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随我上去谈吧!”

    于是着三人就随着杜清月往楼上走,他们边走边看了看郝玲珑,郝玲珑也在看着他们。忽然杜清月道:“这是我请来敢苦力活的,你们别理他。”

    于是这些人就不理郝玲珑,只随着杜清月往上走。郝玲珑听了杜清月的话,简直气愤的不行,我堂堂的老公,居然说是敢苦力活的,真让人汗颜。

    可是这三人上去了,好长时间都不下来,不知道在房间里干什么事。郝玲珑暗想,如果这些人都是来秘密投资的,那肯定是在房间里有一番交涉。在客厅里到处都是监控,那种事情自然是不能在客厅里进行。

    想到这些人在做秘密交易,又勾起了郝玲珑的好奇心,他匆匆吃完了东西,蹑手蹑脚的走上去,然后再杜清月的房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只听得里面一遍遍数钱的声音,还有点钞机的“呼呼”声,这一下吓得郝玲珑一跳,心想,我靠,这里面俨然成了银行,他们的交易在手机上不就可以进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带着许多现金?

    他听了一会儿,忽然有脚步声向门边走来,心想可能有人要出去了。他怕被人发现,立即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去了。

    果然杜清月的房门开了,那些人说着客气话都走了。郝玲珑就睡到床上,但是不一会儿听得杜清月的房间里又出现了人声,而且还是男人的声音,声音很大,像是在说着什么重要的事。郝玲珑心想,难道三个人里面那个男的没走,在和杜清月说情话?可是说情话怎么这么大声啊?

    他好奇心起来了,又蹑手蹑脚的出来,走到杜清月的房门边偷听,但是他刚到门边,房门突然开了,杜清月一脸冰霜的看着他。

    郝玲珑第一时间感到不对劲,正准备逃离的时候,耳朵一阵钻心的痛,杜清月已经揪住他的耳朵,怒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蠢猪不安生,所以放大电视声音来着,想不到你这就偷听来了,被我逮到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郝玲珑瞥眼一看,果然是电视里的男女声音,妈的,这女人对付自己,无所不用其极,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年,我就死翘翘了。

    想到这里的郝玲珑万念俱灰,忙道:“老……主人,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啪”的一声,杜清月就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怒道:“你偷听这种事都能干出来,还有什么不敢的?为了防止下次这种事不出现,我得好好惩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