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名牌西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099字

    郝玲珑脑袋“嗡”的一声,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落在这个恶女手里,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惩……惩罚?你要想干什么?”郝玲珑身子一缩,想到早上被她折磨的惨状来,想死的心都有了。哎,悔不该有这么强大的好奇心,真是好奇害死猫。

    杜清月玩味的看了看郝玲珑,仿佛自言自语的道:“这个惩罚最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轻了就不能达到这个效果,重了吗,只怕将来你会有心里阴影。……哈,对了,我想到两个绝好的办法。”

    她说着,放开郝玲珑的耳朵,从床尾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来,里面居然是数个夹肉的夹子,一旦把手臂的肉夹起来,就会让人痛苦不堪。郝玲珑一看,脸上现出惧意来,这不是在变相的折磨人吗。

    郝玲珑准备夺路而逃,不想杜清月的动作奇快,一下子就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按在墙上,开始用夹子夹他手臂的肉。

    郝玲珑怕疼,挣脱杜清月的手,就逃出房间,一溜烟到了自己的房里,将房门锁了起来,心想,老子的肉还嫩着呢,被她夹烂了可怎么办?老子就待在房里,看你能拿我怎么办?你要是强行进来,嘿嘿……,老子可对你绝不手软了。

    正在思虑间,就听杜清月在外面淡淡的道:“哦,对了,玩夹子这种事,有个人很感兴趣,那就是柱子,看来我要送给他一份大礼了。”

    她说着,开始“啪啪啪”的拨电话了。

    郝玲珑一想到那个黑社会的柱子,吓得头皮发麻,一旦那小子过来,还不得死命揍自己啊,还不如让老婆玩算了。他想到这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房门,道:“别别别,我……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杜清月嘴角扬起一丝冷笑,道:“乖,这才像话!”说着拿着夹子就过来了。

    郝玲珑看到夹子还是有种被恐惧感,可怜兮兮的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两个办法吗?我想选第二种,这一种……这一种太恐怖了。”

    杜清月同情的看了看他道:“你决定想用第二种方法?”

    郝玲珑点点头。

    “你知道第二种方法是什么吗?”

    郝玲珑摇摇头,心想不管是什么,总比这种方法有尊严吧。

    “哎,那好吧,我就暂时不夹你的肉了。别忘了下次犯了就只有这一种方法了。”杜清月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个钢化杯,杯子里面有一些黄黄的液体。

    “这是我最近研制的一种新茶,据说能增强男人那方面的功能,要不,你先喝下去做第一个试验品。”杜清月居高临下的将杯子递到郝玲珑面前。

    郝玲珑闻了闻,有股骚味,心想,这恶女研制什么不好,非要研制这种东西,嫌全世界的男人不能满足她啊,可见平时骚浪贱到了极点,不过现在也没别得办法了,只好喝这骚水了。

    “有……有毒吗?”不会是谋杀亲夫吧?

    “绝对无毒,我保证你喝了一口会上瘾,喝了两口会爽身,绝对是你们男士居家必备的灵丹妙药。”

    妈的,不就是骚水吗,还做广告,这东西真要这么好,你会舍得给老子服用?

    喝了这东西总比夹肉好吧,郝玲珑心里这么想着,便拿起钢化杯,“咕嘟咕嘟”就把杯子里的水喝干了。

    杜清月见他真的喝了,还有点不相信,瞪着大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郝玲珑,然后是古怪的笑笑,道:“看你这么乖,今天就饶你了。以后给我记住,不论我在房里做什么都不许你偷听,还有,我家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你不能对我有丝毫的非分之想,否则我会更加强有力的对付你,嘿嘿……”

    杜清月说着,就要回自己的房间。

    郝玲珑感到刚才喝得水里面有股骚臭味,不禁问道:“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水?怎么味道怪怪的。”

    杜清月忍不住了,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道:“你喝得可是本姑娘撒的琼浆玉液,好喝吗?”

    “靠,是你的尿啊?”郝玲珑恶心得要死,要不是钢化杯端出来的,郝玲珑早想到了,这女人作恶无所不用其极。

    郝玲珑说着,顿时胃里不舒服,自己居然喝了人家一大杯的尿,想想都恶心。他跑到厕所里一顿猛吐,几乎把晚上吃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

    杜清月听着厕所里大一声小一声的呕吐,心里非常畅快,便将手里的钢化杯扔到垃圾桶里。这钢化杯两三百块钱,她说扔了就扔了。

    郝玲珑吐得身体都发软,他在洗脸池里洗了脸,走了出来,听到她在房间里嗲嗲的和人说话,心里恨得要死,心想,杜清月,除非你一辈子压制着老子,只要有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大爷的。

    郝玲珑心里一顿骂,才回到房里,什么都不想,躺在床上就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他早早的醒了,但是起来的很迟,反正也出不去,还不如多睡一会儿。想到昨晚恶女对自己恐怖的惩罚,他还真不希望天黑。一旦天黑了,恶女回来就想着法儿对付自己,那可是要命的。

    他直到小中的时候,才爬起来,匆匆做了一点吃的。他有好几天被锁在家里,实在憋闷,这别墅的前后门一旦被锁上,在里面的人都出不去。他简直就是锁在笼子里的鸟,一点自由都没有。

    无聊的时候看看电视,忽然新闻里见到市委书记视察威愿房地产公司,镜头里的市委书记和公司高层许多人握手,其中就有杜清月,镜头里的杜清月穿着职业西服加白衬衫,显得高贵端庄,美丽大气。谁能想到在镜头上一本正经的美女居然是让丈夫喝尿的恶毒女呢?

    这真是在人前多高尚,在人后就有多肮脏,杜清月完全就是这样心机婊,要不是做了她的丈夫,切切实实受到她的伤害,郝玲珑打死也不相信这样美女心机是这么的歹毒。

    郝玲珑关了电视,心想还是去睡觉,睡梦里可能有开心的事。

    可是睡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这几天杜清月折磨自己的惨景历历都在心头,他简直一刻也不想呆了,要是这样下去,迟早会疯掉的。

    晚上很快就来临了,郝玲珑躺在床上,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心里开始有点发抖,心想只要我不去招惹她,肯定会没事的,阿弥陀佛,佛祖保佑,让我安安稳稳度过这一晚。

    忽然“砰砰砰”的敲门声吓得他差点跳起来,你大爷的,不带这么吓人的。

    “里面的人还能喘气吗?”这声音温柔中带着责问,让郝玲珑不能不回答。

    “还没死呢?什么事?”郝玲珑强自镇定起来,我擦,是不是想我了?

    “哦,还没死?那就出来吧!”杜清月似乎变得温柔多了,语音也超好听,郝玲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靠,什么鬼?有事和我商量?她还能有什么事和我商量,不会是又想到什么折磨我的方法了吧?

    “有事就说吧,我……我脱了衣服,出去不方便。”郝玲珑还想矜持一下。

    “出去不方便是吧,我会找一个让你方便出来的方法,你等一等哦。”

    杜清月阴阳怪气的说着,吓得郝玲珑立马从床上跳起来,忙道:“那个……呵呵……我又穿了衣服,这回方便了,你等等,我这就出来……”

    心想还是别找不痛快,恶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今晚就破我的处吧?奶奶的,恶女对我会有这么好心?

    郝玲珑打开门,心里七上八下的走了出来,只见杜清月还是穿着白天的职业装,手里拿着一个包裹,正对着他坏坏的笑。

    看到杜清月坏的艳丽的笑,郝玲珑还是身体一紧,玫瑰虽美,可是有刺啊。

    “我给你买了一件西服,你看穿着合不合身?”杜清月将手里的包裹递给郝玲珑。

    “西服?”一看牌子绝对是名牌,打开包裹一看,是上万一件的西服,就这一件衣服抵郝玲珑老家父母一年的收入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杜清月道:“是给我买的?”

    杜清月点点头道:“是啊,你是我丈夫,不能老是呆在家里,得陪我出去会客,会客当然要穿得大气一点的。”

    是的,她杜清月的男人出门当然要大气,要有男人范,这衣服包装是免不了的。

    郝玲珑便穿上西服,然后穿上配套的裤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多了。他原本一米八的个头,由于勤劳、运动,腹部还有几块腹肌,又加他脸型周正,配上这套西服,真是比电视上的帅男还要帅几分。

    杜清月看着眼前的帅男,先是想到“人模狗样”这个词语,继而有点嫉妒他,心想这么好的身形为什么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呢,要是那样的话,我和他做夫妻还蛮有意思的。

    郝玲珑自己转了两圈道:“我感到很好,你看怎么样?”

    杜清月道:“你觉得好就好吧,你先收着,明天晚上陪我见客,记住明天把头发整理一下,早早的洗个澡,喷点男士香水,明天的客人对我非常重要,可不能搞砸了。”

    杜清月说着,就去了自己房间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