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伺候苏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171字

    杜清月听了,脸上笑开了花,忙道:“苏总,你过奖了,能够为威愿地产公司服务那是我杜清月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也是苏总你看得起栽培我。我一定不会辜负苏总的。”

    苏闵柔听了,便道:“好了,算你有心。”

    杜清月见她不多说话,知道她急于要品尝郝玲珑,于是道:“那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苏闵柔也不挽留。

    她走到郝玲珑身边,小声的在郝玲珑耳朵边道:“好好给我伺候,要是办砸了,就别想活着见我。”

    杜清月一顿威胁之后,就扬长而去,剩下郝玲珑像个失去大人的孩子一般孤零零的呆在地下房间里。

    苏闵柔很满意郝玲珑的外表,于是色色的看了他一眼,对身边的佣人和保镖道:“没你们的事了,都出去吧!”

    于是那些佣人和保镖相继走了出去,最后一个人出去顺便把门关上了。

    关门声吓了郝玲珑一跳,感觉自己像是进了狼窝一般,妈的,原来男人进了这种场合也像是待宰的羔羊,六神无主。

    苏闵柔伸出嫩白的素手道:“小帅哥,不要那么拘谨,快坐我边上,咱们说说话。”

    郝玲珑心里确实紧张,他一下子从一个卑微的上门女婿到了这天堂一般的地方,遇到神仙一般的女人,听到她温柔的话语,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傻,知道这女人佣人和保镖无数,又掌控着杜清月的升迁,一定是个厉害角色,自己在她的面前可不能大意。

    但是郝玲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心中想到的是杜清月一定是把自己卖到了这里,既然到了这里,就按照这里的规矩来,只要好好听话,相信不会有性命危险。

    他走到苏闵柔身边,闻到她身上极好闻的成熟体香混合着香水味道,脑子里一阵晕迷,下身的反应更加激烈。

    他的反应完全在苏闵柔的眼睛里,心想这处男就是好,能随时来事,于是微笑着抓住他的手将他按在自己身边,道:“你是乡下人吧?多大了?”

    郝玲珑只好老实回答。

    苏闵柔敏锐的眼睛在他的脸上打转,“你既然是乡下人,年纪比杜清月小好几岁,是怎么认识杜清月的?又是怎么做了她的上门女婿的?”

    苏闵柔可能想通过郝玲珑试探杜清月的一丝隐私,她将要把威愿地产公司总裁的大位给她,对她的为人情况可不能不了解。

    郝玲珑心里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按照实际情况回答,可能出卖了杜清月。他心里虽然痛恨杜清月,可是一纸契约在她的手里,自己也不能乱来,一旦回答错了,坏了她的好事,她分分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可是自己要是编故事,如果编错了也是麻烦事。他一咬牙便道:“我……我有一回送快递遇到她的,她……她对我很好,我感激涕零,愿意以身相许,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愿做上门女婿。呵呵,苏总,您不会笑话我吧?”

    “啊哟,我怎么会笑话你呢?”苏闵柔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和杜清月说得简直一致,“你们这样的出身能找个姐姐般的老婆提携才是最好的。”

    苏闵柔说着,阴笑几声,伸手就探进郝玲珑的帐篷里面。郝玲珑感受到她手的柔软和温度,小兄弟更加坚硬如铁。

    “呵呵,你不错吗,年轻就是本钱。看来杜清月选你也是煞费苦心,她知道我有两大爱好,一是喜欢别人的老公,二是喜欢年轻的,她就给我物色了你。”

    我靠,这女人的爱好还真不一般,无奈人家有钱,长得又漂亮,那些公司女员工的老公巴不得争着来伺候她呢,尤其年轻这一点,特别是处男确实很少的,几乎没有。这就是杜清月花十万块钱买郝玲珑处男的原因。

    不过苏闵柔对他说出这番话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应该还是在试探郝玲珑。

    郝玲珑人虽穷,可是脑子不笨,忙道:“能够孝敬苏总你还不是应该的吗,再说刚巧赶上了,我结婚的那天晚上喝多了,什么都没做,这些天清月又忙着公司里的事,没顾得上我。要不然我也不会是个处来伺候苏总您的。”

    苏闵柔听了,便打消了杜清月刻意安排这一切的想法,于是开心的笑道:“是吗,那我是不是占了一个好大的便宜。”

    “苏总,应该是我们占了您的便宜,能够来伺候苏总那是多么大的荣誉啊,我……我心里都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郝玲珑说着,自己都感到要吐了,但是脸上还要带着巴结的笑容,他心里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耻、这么没节操了?靠,还不是杜清月那毒女逼得。

    苏闵柔听着他带着真诚的话语,心里更是开心,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似的,便起身道:“好了,小嘴真甜。快,抱我去洗澡!”

    郝玲珑也注意到西北面有个洗澡间,于是就抱起苏闵柔轻飘飘的身子,由于肌肤相亲,又闻到她身上女人的香味,处男的郝玲珑哪里能忍受得了,小兄弟一直是雄赳赳、气昂昂,他真想把手里的女人就地正法,可是他的理智还是压倒了他的冲动,他知道这个女人手眼通天,高兴的时候,你就是她的小帅哥,小宝贝,一旦违逆她,弄得她不愉快,你就是猪头、蠢货,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也正因为郝玲珑心中有了这份理智,所以他的小兄弟不论多么强壮,不论是怎样顶着她的后背,他都始终把握好分寸,绝不分心。

    苏闵柔明显的感到他在压制自己的冲动,心里暗暗的佩服这个年轻人的定力无限,但是她不想就这么让他好受,所以她的素手就不自觉的握住他的东西,轻轻的摩挲着。

    这一下真要了郝玲珑的命,他站在当场,整个身子都要飞了,抱着苏闵柔的手明显的收紧,再收紧。

    苏闵柔心里冷笑,“年轻人,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我不相信你一个处男能坚持那么久。”

    郝玲珑一直坚守着自己,只要女人没有明确的示意,他就不能造次,但是她这样会使自己缴械投降的,于是咽了咽口水道:“苏总,我……我会按摩,不如我给你按摩吧!”

    苏闵柔知道他在转移注意力,心想,这小子思维冷静得很吗,看来孺子可教啊,于是笑道:“那好啊!”

    郝玲珑就推开洗澡间的门,只见里面有个阔大的洗澡池子,池子里的水温热,始终保持在二十到三十摄氏度。

    苏闵柔脱了睡衣,现出超出她这个年龄的超好身材和雪白肌肤,她穿着内衣,轻步走入池子里,很像贵妃沐浴,看得郝玲珑都醉了。

    “小帅哥,你也下来吧!”苏闵柔柔柔的说道。

    “哦。”郝玲珑还是知趣,也脱了外衣,只剩下内裤,然后进到池子里。池子不深,正好到人的胸口,二人就在池子里这么面对面站着,感到空气里都是暧昧之气,郝玲珑心里的小鹿在不停的跳动。

    苏闵柔“嘤咛”一声道:“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郝玲珑忙道:“苏总,你……你太美了……”

    “呵,可是我没有吸引到你呀……”

    “你是苏总,我……我不敢……”

    “不要叫我苏总,很生分的,叫我姐吧!”苏闵柔忽然对这个年轻人有异样的好感来。

    “哎,姐——”郝玲珑豁出去了,就真的叫她姐。

    “嗯,你不是会按摩吗?给我按摩吧!”苏闵柔说着,背过身去,雪白的后背就出现在郝玲珑的面前。

    郝玲珑在大学的时候还真学过一些按摩,会点穴、揉穴,被按摩者往往会全身通泰,舒服无比。现在的郝玲珑就拿出了大学时期的手段,直令苏闵柔一阵阵销魂蚀骨。

    洗了一通澡,又被郝玲珑全身按摩,苏闵柔从没有感到这般舒服,她轻轻靠在郝玲珑的身上,感到这一生所受的那些苦难、屈辱一下子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美好和舒坦。她想起小时候睡在爸爸的怀里,那样安全和自在。

    其实女人年纪越大,安全感就越低,心灵就更是脆弱。此时苏闵柔已经被郝玲珑伺候得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了。

    她微微抬起头,将自己的唇压在他的唇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

    一阵激吻之后,苏闵柔身体起了反应,便对郝玲珑道:“好人,姐姐需要你……”

    ……

    一顿狂风暴雨过后,二人都彻底的释放了,郝玲珑想不到这种事是这样的美妙,苏闵柔似乎第一次有了做女人的温馨,所以心底里不禁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些许依恋。

    所以他们出了池子,来到大床上,苏闵柔的极致诱惑又挑起了郝玲珑,二人肆无忌惮云雨狂风,此时这个别墅的地下空间就是独立王国,没有人会过来干涉他们,只有他们肉与肉,心与心的相撞和交融。

    一直到半夜两三点,郝玲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感到腿上有点发软,心想,这女人也是在太厉害了,难道要我在这里**人亡吗?

    女人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不禁感喟的道:“年轻人的身体真好,呵呵……,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郝玲珑道:“姐,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只会爱你。”

    女人摸着郝玲珑菱角分明的脸道:“回去吧!你今晚很好了。回去跟你老婆说,她已经是威愿公司的总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