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定神丹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137字

    郝玲珑忙道:“能跟姐在一起,我就感到很满足了,我只是来伺候姐的。”

    苏闵柔“嗯”了一声,就闭了眼睛,享受郝玲珑的按摩。郝玲珑对按摩确实有一手,他认穴准,点穴轻,手法娴熟,使被按摩者舒爽备至。

    “你会专业按摩吗?”苏闵柔不禁道。

    “会一点。”

    苏闵柔听了,便将睡衣都脱了,白花花的身子就趴在一个皮沙发上,郝玲珑在手上倒了一点护肤油,然后在她的后背抹上,最后把她的全身都抹上这种油。

    看着油亮亮的女人身体,郝玲珑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但是他必须忍住,这些年他已经学会了最大限度的隐忍。他记得在大学的时候,宿室里的同学都有了女朋友,就他没有,每次他们带女朋友来,他身上都会起反应,但是他都忍着,晚上睡觉,脑子里也有一些不健康的画面,他还是忍着……隐忍成了他生活里必备的东西。

    正因为这些隐忍,使他面对苏闵柔的极致诱惑能守住自己,不会做下令对方讨厌的事情来。

    大概苏闵柔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今晚还会让他过来。一个随自己所欲掌控的男人,比那些毛头小子、冒失大哥好多了。

    由于郝玲珑的按摩实在太舒爽,略微疲倦的苏闵柔居然沉沉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有了一个男朋友,但是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多大年纪。等到结婚的晚上,被掀开盖头,就看到了郝玲珑的脸,于是道:“你怎么会是我的丈夫呢?”

    郝玲珑笑笑道:“我一直是你的丈夫啊,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她还是摇头道:“不对,你是杜清月的丈夫,你不可以娶我。”

    郝玲珑还是笑道:“那是假的,真正的是我是你的丈夫。”说话间,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床上,郝玲珑趴在她的身上耕耘,苏闵柔只感到全身飘到了云端里。

    她正享受着这般舒爽,忽然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她回头一看,就见郝玲珑娴熟的给她按摩,刚才飘到云端的感觉就是被按摩出来的体验。

    在朦胧的室内灯光照耀下,她看到郝玲珑撑起的帐篷,顿时梦中的感觉袭上心头,她翻身过来,素手就伸到他的帐篷里,道:“姐今天教你怎么玩女人,好吗?”

    郝玲珑心里一阵热血上涌,傻傻的看着苏闵柔。

    苏闵柔道:“我可以看得出你确实是个处,只是你年轻,能持久,但是长期下去对你的身体绝对不利。你要学着会玩女人,那样双方都会快乐。”

    郝玲珑感激似的点点头道:“姐,我都听你的。”

    于是苏闵柔脱掉了郝玲珑所有的衣服。

    ……

    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激情之后的男女相互拥抱着,经过苏闵柔的指点,郝玲珑学到了许多东西,他能够使女人获得最大的舒爽体验而使自己不失去阳气。

    此时的苏闵柔身子已经起不来,睡在郝玲珑身边,她喃喃的道:“你抱着我睡一会儿吧,明天早上我安排人送你走!”

    仿佛他们的感情增加了一点,苏闵柔不会在深更半夜赶郝玲珑走了。

    但是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急切的脚步声,脚步声震得地面都发抖,半睡的苏闵柔听到这个声音,吓得一身冷汗坐起来,道:“糟了,他来了。”

    郝玲珑见她害怕的样子,心想,他是谁,是她的男人嘛?她不是寡妇吗?为什么还有他?

    但是苏闵柔没有解释,也没有让郝玲珑藏起来,而是迅速穿上睡衣,奔到门口。此时大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体大腰圆的四十多岁的汉子跨步而入,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壮汉,有些人手里还拿着枪。

    郝玲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些人看上去是黑社会的,难道苏闵柔的男人是黑社会的?这回可糟了,自己还躺在苏闵柔的床上,那不是找死吗?

    可是壮汉们已经进来了,他连躲藏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体大腰圆的汉子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男女做完了事的那种浓浓味道,不禁扫了一眼床上的郝玲珑,向苏闵柔怒道:“你这个骚女人,又在玩小白脸。信不信我打烂你的脸。”

    苏闵柔并不害怕,只是嗤笑道:“李彦峰,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十天半月都不来一次,你管得着我吗?”

    “操,你个婊子……”这李彦峰正准备动手打人,看着苏闵柔仰着头盯着他,举起的手就打不下去。

    “靠,老子不打你。”李彦峰说着,眼光扫了一下郝玲珑,恶毒的对手下人道:“把那个小白脸拖出来打死。”

    郝玲珑惊得魂都飞了,妈的,这真要人命啊,想不到寡妇也有厉害的姘头,这回彻底的完了。

    几个壮汉将赤条条的郝玲珑拖到李彦峰面前,准备动手打,苏闵柔忙道:“你们要打人,别在我这儿动手,老娘这儿可不想溅到一滴血。”

    李彦峰忙道:“心疼你的小白脸了,你一年玩了多少小白脸,干嘛要心疼他一个啊。”

    李彦峰说着,眼光扫了一眼郝玲珑胯部还处于坚硬状态的东西,心想这小子有点功夫,在这样的状况下,还不软,难怪苏闵柔心疼他。同时心里也嫉妒得要死,郝玲珑的能力是他急需要拥有的,可是自己吃了各种药物都做不到,凭什么这小子就行。于是恶毒的对手下道:“别打了,干脆拖出去杀了,将尸体扔到大街上算了。”

    这李彦峰说到做到,他是花州市黑社会老大,是总头目,整个花州市从上到下,见到他就像是小鬼见到了阎王,他杀个把人就像是杀小鸡似的,警察也不敢找他。正因为有这样的身份地位,所以他敢下命令杀了郝玲珑。

    顿时有两个壮汉一脸同情的看着郝玲珑,把他往外拖,心想你小子厉害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做了大街冤鬼。

    郝玲珑已经从众人的眼中知道这李彦峰是说一不二的主,就算自己喊救命也无济于事,在这样森严的地下室里,到处都是苏闵柔和李彦峰的人,他的声音也传不出去。

    但是他乞求的看着苏闵柔,心想是你招我来的,你救救我吧!

    苏闵柔早就和李彦峰勾搭在一起,因为李彦峰有妻子,所以他们不是合法夫妻,但是李彦峰想彻底占有苏闵柔,当然就要干涉她的私生活,尤其不能容忍她和小白脸在一起。苏闵柔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才勉强和李彦峰在一起,她并不爱李彦峰,甚至还讨厌他的不长久。现在见他要杀了自己心爱的郝玲珑,心里还是万般舍不得。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和李彦峰抗下去,只能委婉的去解救郝玲珑。

    她略想了想道:“慢着,我有个办法能很好的处理郝玲珑。”

    李彦峰见她说要处理郝玲珑,就盯着她看,苏闵柔道:“蒋博士临死的时候不是留下了定神丹吗,你已经找了许多人实验了,都没有效果,现在试验品难找,不如就让郝玲珑给你试药。不论他试药的效果怎么样,总比打死他好吧!”

    蒋博士是和李彦峰合作的一个邪恶博士,他研制了一种药物,能让男人极大的提高耐力,延缓男人的衰老,如果遇到合适的身体,还能固定容颜,真正做到永葆青春。但是他还没有测试这种药物就死掉了。他临死的时候告诉李彦峰,说此药有毒,只有遇到合适的身体才能发挥作用。一旦找到这样的身体实验成功了,药物和身体结合才是真正的定神丹,其余的人只要喝实验活着的人的血才能有效。

    这几年来,李彦峰试了几百个男人,都不见效,实验的人几乎都死了,他从此后也就打消了妄想。现在听了苏闵柔的话,才又燃起希望,心想反正也是让这小子死,用药物杀死他也是一样,万一成功了,这小子就成了定神丹,喝了他的血,对自己也有极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对苏闵柔邪恶的笑道:“都说最毒女人心,我现在才知道。你能够想出这样的办法对付小白脸,实在让人想不到啊。”

    其实苏闵柔也有自己的想法,她听蒋博士生前讲过,越是奇异身体的男人,对这个药物的吸收更好,她感觉郝玲珑的身体不一般,也许能吸收药物。如果他吸收了药物,不论将来怎样,不就是救了他一命了吗?

    郝玲珑可不知道这定神丹是什么东西,感觉应该是毒药,他想不到苏闵柔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有,居然让人用毒药来对付自己,心里那个恨,简直要爆炸了,心想,都市里的女人一个个恶毒邪恶,没有感情,没有人性,如果我大难不死,我会一个个的折磨你们,你们等着。

    此时一个汉子拿出一个瓷瓶递给李彦峰,李彦峰打开瓷瓶,从里面取出一个黄色的药丸,邪恶的笑笑,然后走到郝玲珑面前道:“小子,让你舒爽够了,死了也是值得的。呵呵,像你们这种人命比狗贱。将来投胎就投个好人家吧!”

    他说着,一手伸出,就捏住郝玲珑的两腮,郝玲珑的嘴巴就自然张开了,他就将药物硬塞到郝玲珑的嘴里,然后捏了一下他的咽喉,那药物就顺着郝玲珑的食管到了他的胃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