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荒郊野外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206字

    郝玲珑惊得脸色苍白,他惊恐的瞪着眼前的男子,心想,老子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给老子吃这种东西?老子要是能活着,绝对和你没完。

    可是思绪闪过,就感觉那个黄色的东西再胃里面活了,明显的觉得胃里面有许多小虫在爬行、咬噬,吓得郝玲珑不住的喘气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我操你娘的,快把它取出来!”

    李彦峰嘿嘿冷笑道:“居然还有力气骂我,算你有种。不过吃了这东西,死相可很难看。老子也没有解药,嘿嘿……”

    郝玲珑已经感到胃里面翻江倒海了,他黑沉着脸看着苏闵柔,苏闵柔本不敢看他,但是好奇还是看了,觉得他的样子和前面那些试用药物的人差不了多少,所以认定他也活不了了,虽然心里很难过,但是也没办法。看见他投过无助和恶毒的眼神,只好避过眼光,不再看见他惨死的样子。

    郝玲珑见苏闵柔不看自己,心想,这些女人的心为什么这么恶毒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就算老子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姐,我真的会死吗?”郝玲珑还是喊道,“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郝玲珑的喊叫还是刺了苏闵柔的心,她走到郝玲珑面前,摸着他的脸道:“姐也不想这样,可是今天咱们的事被李彦峰撞见了,与其他把你活活的打死,还不如这样去死。你不要怪姐姐对你残忍,要怪就怪你出身低微。我会打电话跟杜清月解释的。”

    郝玲珑听着她的话语,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只可惜自己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了。

    李彦峰忽然听到杜清月的名字,不禁道:“这和杜清月什么关系?”

    苏闵柔道:“他不是一般的小白脸,而是杜清月的丈夫。你现在满意了?”

    李彦峰听了,脸上现出古怪的神色,然后道:“那又怎么样?我听说杜清月都杀了她的前男友,难道还在乎这一个?”

    说话间,郝玲珑腹痛难忍,他额头流下大滴大滴的汗珠,疼痛使他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他心想,我就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他越想心里越害怕,越害怕胸口喘气就越厉害,最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只有张开大嘴,感觉身体都要被胃部的虫子掏空了。

    郝玲珑的惨状也吓得苏闵柔往后退,根本就不敢看,李彦峰和他的手下倒是津津有味的看着,可是这样的死法毕竟难看,他们偶尔也看不下去。

    郝玲珑到了最后,已经喘不出一丝的气,身体也开始僵硬,张着的嘴巴也合不拢,只是没有流出口水来。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小弟走到郝玲珑面前,试了试他的鼻息,抬头对李彦峰道:“老大,他好像没气了。”

    李彦峰慵懒的道:“这么说又失败了。”

    那小弟点点头,李彦峰故作生气的道:“我靠,想不到又害死了一条人命,蒋博士的药物根本就不灵。”

    苏闵柔看到郝玲珑就在自己的面前惨死,心里也有些许难过,不过她也是场面上的人,死了一个男人对她来说也无所谓,便道:“既然那些药物不灵,就扔了算了,你李彦峰原本就很强大,用不用药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只有李彦峰自己心里清楚,他每次搞女人都要吃那些外国进口的药物,既伤身又麻烦,能够通过蒋博士的药做到一劳永逸那是再好也没有了,可是已经八十多次实验,死了八十多个人了,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心里也有点失望了。于是郁闷的道:“还是先留着吧,也许有机会呢。”

    他说着,对手下的兄弟道:“看看这人死透了没有,要是死透了,就拖到偏远的大街上去。”

    几个小弟过来,就拖着郝玲珑僵硬的身体往外走。

    此时郝玲珑的记忆还非常清晰,他也明显的感觉思想控制不了身体,他在心里不断叫:“等等,我还没死,不要把我扔出去,不要……”

    但是不论他怎么呼喊,嘴巴发不出一点声音,手脚也动不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将自己拖出去,扔到大街上去。

    苏闵柔见郝玲珑被扔出去了,心里有点刺痛,想着他带给自己的欢乐,只能是默默的为他祈祷,希望他早脱轮回,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去。

    苏闵柔看着李彦峰道:“你不是出去有事了吗,怎么才几天就回来了?”

    李彦峰嘿笑着抓了她的雪峰一把道:“我要是不回来,你怕是和小白脸做长久夫妻了。”

    苏闵柔娇嗔道:“老娘的事,你管的着吗?再说你他妈的在外面还少了女人吗,老娘年老色衰,早就不在你的碗里面了。”

    李彦峰看着半老徐娘的苏闵柔,嘿的一声笑道:“俗话说,欣赏了阳春白雪,也不放过下里巴人。年轻姑娘虽然青春貌美,可是你也不错。各有各的品味。”

    他说着,就抱住苏闵柔,准备亲吻。

    可是苏闵柔今天已经爽透了,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便推开他道:“老娘累了,想休息了。你滚吧!”

    李彦峰一头的兴趣被搅得支离破碎,正准备恼火,但是一想,苏闵柔刚刚被小白脸操过了,身上还脏着呢,就不要和她纠缠了,于是冷下心来道:“我晚上过来不是要和你发骚的,最近听说国家在打黑除恶,在经济上还要整顿不良资产,银行开始在清理坏账、死账。就你们威愿公司的问题也很多,我想警告你,守住自己的嘴,咱们还能长期合作。你说是吗?”

    苏闵柔也听到了不少的风声,便道:“娄敏死了,知道内幕的本就没几个人了,现在我让杜清月接手公司总裁一职,她对此前的事一点也不了解。而我呢,找个时间去国外度假,等风头一过,我就回来。你的事,公司里的事都不与我们相干。”

    李彦峰听了,开心的笑道:“想不到你更是老奸巨猾,那既然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李彦峰正准备走,忽然想起一件事,回头警告苏闵柔道:“我警告你,以后别玩小白脸,自古小白脸都没安好心,骗钱偏色是常有的事。”

    苏闵柔“切”的一声嗤笑道:“我的事用得着你管吗?”

    李彦峰没有看她,便扬长而去,苏闵柔损失了郝玲珑,心里非常恼怒,看着李彦峰等人走远,便对自己身边的那些保镖道:“你们都是聋子、哑巴吗,下次这个人过来给我拦着。要不然我养着你们干什么?”

    一个保镖无奈的道:“李老大太强了,我们拦不住。你以前不是说,见到这个人过来就一路放行的吗?”

    苏闵柔气得“哇哇”叫道:“那是以前,现在要是拦不住,都他妈的给我滚蛋。听见没有。”

    她的那些保镖只得唯唯听命,不敢发一言回复。

    再说郝玲珑被李彦峰的几个手下从别墅里面拖出来,心里不断的在喊叫。他意识是清醒的,只是手脚不听使唤,使得他处于假死亡状态。李彦峰的那些手下那里知道,只是把他当做死人扔出去。

    他们将郝玲珑的身体仍在一辆汽车的后备箱里面,然后关上后备箱的盖子,郝玲珑就彻底看不见外面的动静了。

    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只感到车子在不断的颠簸,郝玲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同时也失去了外界事物对他的控制,所以不论车子怎样颠簸,不会对他造成丝毫伤害和不安。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车子停了,同时后备箱被打开,两个汉子将他从后备箱里抬出去。一个汉子不满的道:“他妈的,这尸体很真沉。”

    另一个汉子道:“这小白脸一米八的个子,当然沉了。他娘的,玩哪个女人不好,非要玩苏总,这可好,把命玩没了吧!嘿嘿……”

    “你小子,别乱说了,快扔了他,早点回去搂老婆睡觉去。”

    “靠,你他妈的没结婚哪来的老婆,不会是别人的老婆吧?”

    “我老婆可多着呢,不像你就一个老婆还不让碰。”

    两个汉子哆哆嗦嗦的将郝玲珑身子扔到一个马路边的草丛里,然后拍拍手就坐到车子里,扬长而去。

    在草丛里的郝玲珑,明明意识是清醒的,可就是不能动,别提有多难受了,于是心里不住的骂道:“奶奶的,老子可没死了,这些人难道就摸不出来吗?靠,老子在这个地方睡一夜,没死也会被野狗咬死。最好是有赶夜路的人走这儿过,把老子救了。”

    可是谁会深更半夜的从这儿过呢,这里只有呼啸而过的货车,根本就没有人。

    他静静的等了一会儿,感觉有一丝冷意,似乎夜风吹在身上使他身体有点不舒服。他暗想,既然能感到冷,身体很快就会恢复了。

    但是等了很长时间,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郝玲珑,郝玲珑,一定要活过来,一定要活过来,你还有父母亲人需要养活,还有坑害你的杜清月、苏闵柔、李彦峰等人,你还要去报仇,你要是死了,就是无名男尸一个,父母亲人就会肝肠寸断,仇人仍然会笑逐颜开。只有活着,才能报答恩情,惩治仇人。”

    忽然不远处响起了狗吠声,他吃了一惊,心想不会真有野狗吧,这可怎么办?

    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果然从四面跑出来七八条野狗,大大小小都有,一下子就郝玲珑的身子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