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找件衣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114字

    这些野狗还以为郝玲珑是无名男尸呢,心想饿了很久了,终于逮到一个无主的尸体可以享用了,呵呵,这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这些野狗不约而同的向郝玲珑靠近,眼睛里射出贪婪的目光。

    郝玲珑在心里大叫道:“你们这些野狗听着,都别过来,老子不是无名男尸,老子还活着,要是敢咬老子一口,老子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他心里虽骂,可是嘴里发不出一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野狗靠近,看着它们露出森森的牙齿袭向自己。

    等等,且慢,野狗的眼睛里忽然现出恐惧的神色,森森的牙齿也闭上了,狂吠声也停止了,甚至这些野狗开始后退,嘴里只发出“呜呜”的可怜乞求声。

    郝玲珑以为有人来保护自己,看着这些野狗眼里的恐惧神色,来保护自己的人一定很厉害,甚至带着长长的木棍。

    野狗还在不住的后退,所有的野狗都在后退,夜里只有清风吹着,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郝玲珑也看不到那个救自己的人在哪里。

    忽然郝玲珑的身子动了一下,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他还看见这些野狗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发一声呼叫,都东奔西走,一下子逃得无影无踪了。

    郝玲珑心想,汗,终于给自己留了整尸,可是刚才是怎么啦?饿晕了的野狗怎么就逃走了呢?

    他竭力移动脑袋,没有看到任何人来,也没有听到任何人走动的声音。

    郝玲珑心想,既然野狗都不敢对自己下手,看来自己暂时是安全的。呵呵,管他呢,先他妈的睡一觉,老子的神经也太紧张了,睡一觉,管他是死是活。

    心里一放松,紧张的思绪就冷静下来,可能是睡意袭上了心头,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忽然一阵寒风惊醒了郝玲珑,他打了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还在大路边的草丛里,东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眼看天就要亮了。这里地处花州市的边缘,很少有人到这里来,所以郝玲珑在这里躺了三四个小时都没有被人发觉。

    他坐起来,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意识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感到无比的舒适。他站起来,才发现自己什么衣服都没穿,完全是个行为艺术的样子。

    他骂了自己一下道:“老子可不能这样回花州市,得找件衣服穿啊。”

    正想着,大路上开过一辆拖斗车,他也顾不了许多,跳到马路中央,举手叫道:“停车,停车!救救我!”

    开车的是个大胖子,嘴里正叼着根烟提神呢,一看马路中央站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惊得烟都掉到大腿上还不知觉,他骂道:“妈的,这搞什么鬼!”

    忽然大腿上传来肉香,低头一看,吓得“啊”的一声大叫,猛踩刹车,车子停在一边,他跳出车子外面,扑灭烟头烧自己衣服的火。

    郝玲珑看到他停车了,便奔过来道:“好人,救救我……”

    大胖子一件好裤子被烟头烧坏了,顺便烧熟了大腿肉,心里正没好气,看到郝玲珑过来,就骂道:“你他妈的脑子坏了就不要害人,大清早上的站在马路上,挺着小弟弟,你想操谁呢?”

    郝玲珑低头一看小弟弟,靠,确实挺立着,妈的,自己没想操谁,只是想找件衣服穿而已。于是笑嘻嘻的道:“大……大哥,我的衣服被土匪抢走了,麻烦你借一件衣服给我穿穿,遮遮丑吧!……另外顺便送我去花州市,谢谢了!”

    大胖子正想把他一脚踹飞,怒道:“尼玛,现在还有人抢衣服吗,你他妈骗鬼呢?老子就一件衣服给你遮丑,老子的丑谁来遮?我告诉你,小子,我不管你在大路两边的草丛里干了那个良家妇女,把自己搞得这个比样,我只要你滚远点,越远越好,老子要开车!”

    大胖子说着,也不管郝玲珑脸色变化,就嘭的一声关闭车门,启动车子,“呼”的一声,车子就向花州市开去。

    但是大胖子万万没想到,郝玲珑已经藏身在拖斗上面的货物上,这车子上面的货物都是大大小小的快递,快递里面也有不少的衣服。郝玲珑找了一个包裹,一摸里面就是衣服,于是撕开来,一看就是一条裤子。他也顾不得许多,撕了商标,就穿到身上。

    刚穿好,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女士紧身裤,还是红颜色的。他吃了一惊,正准备脱下来继续寻找,忽然车子一顿,就停了下来,原来到了一个收费站。收费站的人员眼尖,一下子看到拖斗上有个光着膀子的人,便道:“俞师傅,你车子上进贼了。”

    那大胖子司机出来一看,见是郝玲珑,气得七窍生烟,怒道:“靠,你小子阴魂不散啊你!”

    说着,就要抓郝玲珑。郝玲珑也顾不得自己穿了女士裤子,就跳出车子,向城区跑去。

    大胖子别看身上肉多,追赶人可不行,只追赶了几步就不追了,直接打电话报警。

    郝玲珑辨别了一下方向,发现居然到了郑蓉快递公司的那条街上了,再向前不远的地方,就是郑蓉的公司。心想,娘的,先找到郑蓉,找件衣服穿穿。郑蓉人虽刻薄,但是心不坏,看到我这样落魄,应该会帮助我的。

    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就一直向郑蓉的快递公司跑。一路上都有早起的人指指点点,他哪里能顾得了这些,只是往郑蓉快递公司跑。到了门口,就敲打卷闸门。

    平时郑蓉都歇在店里,因为店里货物多,贵重的东西也多了,被偷了是要赔偿的。她正在床上好睡呢,只听得外面一片声的敲门声,气得她爬起来就骂:“敲敲敲什么敲,报丧啊,这大清早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一边骂,一边打开了门,忽然看到郝玲珑只穿着一条女士紧身裤站在门口,上衣和鞋都没有,惊得张大了嘴巴道:“靠,原来是你这个蠢猪在敲门,你是被抢劫了还是被强奸了,这么这个鸟样。”

    郝玲珑抢身走了进来,道:“哎,一言难尽,你……你这儿有男士衣服没有?”

    他说着,也没有顾及到郑蓉是个女士,就当着她的面把女士紧身裤脱了,吓得郑蓉“啊”的一声大叫道:“蠢猪,流氓,快把衣服穿上!”

    现在的郝玲珑还真想耍流氓,道:“我要是有衣服穿,还用的着你说嘛?我靠,老子的东西让你免费看了,都便宜你了,你还叫什么叫?”

    气得郑蓉不住捶打他的肩膀道:“你以为你是明星大腕啊,我想看你的骚东西吗?——这是总经理唐明天的衣服,你先穿着,别他妈丢人现眼。”

    郝玲珑一看唐明天的衣服非常肥大,估计那老小子长得肥胖。但是也顾不了,三下五除二就穿到身上,一面穿一面调侃道:“这……唐明天的衣服,你怎么会有?而且连内裤都是现成的。”

    郑蓉脸上红了红道:“给你穿你就穿,他妈的啰嗦什么?小心我真把你当流氓轰出去。”

    郝玲珑色色的道:“我说郑蓉,你不会真是唐明天的小三吧?你长得这么漂亮,嫁给谁不好,干嘛做那死胖子的小三啊?”

    郑蓉确实是快递公司总经理唐明天的小三,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前一段时间辞了郝玲珑,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郑蓉这边送货很紧张,就以此打电话给唐明天,要他过来。唐明天好不容易过来了,晚上还没亲热,就被尾随而来的老婆撵走了。

    为此郑蓉心下很是不爽,正无处发泄呢,想不到郝玲珑就提到这件事,她指着郝玲珑怒道:“我爱谁谁,你管的着吗?我告诉你,像你这种穷屌丝,就算长得再帅,身材再好,又有个屁用,你没钱没房没车,女人跟你后面吃屁窝风啊?我郑蓉还就是那种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

    她好一通骂之后,才发现郝玲珑是没穿衣服过来的,于是嘲笑道:“我看你这段时间是穷疯了吧,是不是偷人家东西被人扒了衣服了呀?我看你这种人最好的出路就是拿着一只碗,拄着一根棍子,坐在马路边,闭着眼睛,说不定还有一口饭吃。”

    郑蓉极尽挖苦之能事,骂得郝玲珑简直连头都抬不起来,只得怒道:“靠,这么看不起老子,老子这不是走了背运吗。我告诉你,人有三年差运,也有三年好运,等我好运来了,不比他唐明天差。”

    他说着,理了理衣服道:“今天算是谢了,过两天再来还你衣服。”

    郑蓉嘴巴虽然刻薄,但是人心确实不坏,便道:“你还还得起衣服啊,你要是不嫌弃衣服大,就穿着吧,反正唐明天被他老婆管着,十天半月也不会过来,就算过来,老娘还不愿意给他穿了呢。”

    如今的郑蓉穿着睡衣,身材也是玲珑有致,,慵懒的头发衬着她精致的脸,看上去尤其让人喜爱。郝玲珑看着她,不禁有点发呆,心想当初在这儿干活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美。

    郑蓉忽然感到他在看自己不该看的地方,怒道:“你看什么看,滚滚滚,快滚,老娘还想睡个回笼觉呢。”

    说着,就把他往外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