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谋杀亲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182字

    当杜清月早上打开大门,看到穿着宽大衣服的郝玲珑的时候,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大叫道:“你……你是人是鬼啊?”

    郝玲珑心想,她这是什么态度,自己当然是人了,谁见过鬼大白天进家门的。但是杜清月的那种是人是鬼的态度引起了郝玲珑的思考。按说自己昨夜出的事不可能这么快传到杜清月的耳朵里,她怎么就知道自己遇害变成“鬼”了呢?

    他略一思考,想到杜清月和花州市的黑社会联系紧密,会不会是昨晚杜清月通过黑社会告知李彦峰什么信息,致使李彦峰在苏闵柔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城北梦幻庄园别墅,打了自己和苏闵柔一个措手不及的。

    想到这里的郝玲珑,心想,我靠,这个恶女,真正是谋杀亲夫啊,难怪此前就有传言说她害了前男友,感情她是谋杀亲夫专业户。

    郝玲珑略带嘲讽的道:“你想不到吧,老子还活着,嘿嘿……”

    他说着,就走进了别墅,大马金刀的坐在餐桌边,向杨大凤呼道:“杨阿姨,老子饿了,有吃的吗?”

    杨大凤听了,慌忙跑出来,见郝玲珑语言、行动都不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跑到厨房里弄吃的。

    杜清月一愣神间,才回过神来,她确实是把苏闵柔搞小白脸的事通过柱子传出去,让李彦峰吃醋,连夜带着人赶到城北苏闵柔的梦幻庄园别墅里面。她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是通过李彦峰的手除掉郝玲珑,把自己不光彩的婚姻抹去;其次,是离间李彦峰和苏闵柔的关系,为以后自己接触李彦峰打下基础。

    原本是一箭双雕的事情怎么没有完成,实在是令杜清月想不通。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郝玲珑俨然是主人一般在厨房里吆五喝六的,心想,得想个办法控制这小子,要不然自己通过不光彩的手段得到总裁的位置被他说出去就麻烦了。

    她想到这里,昂首走到厨房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喝道:“郝玲珑,你吃错药了是不是?竟敢在我的家里给我脸色看,你要不要命了?”

    哟呵,你个谋害亲夫的恶女,竟然比老子还横,你以为老子是被你吓大的?郝玲珑冷笑道:“你跟我横什么呢?老子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怕你吗?——杜清月,你不给我好日子过,我也不会给你好日子过。我还是知道你一些小秘密的,嘿嘿……”

    杜清月听了,一阵心惊,感到这小子越来越难以控制了,便道:“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你死过一次?什么我不给你好日子过?你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还想怎么样?”

    郝玲珑道:“你别跟我装傻充愣,是你昨晚把我送到苏闵柔那里的,那个黑社会老大李彦峰怎么突然出现了?要不是我命大,我恐怕就是路边草丛里的一具无名男尸了。你说说是不是搞的鬼?”

    杜清月做鬼心虚,但是可不能让郝玲珑知道自己的把柄,于是冷笑道:“笑话,这件事能赖我吗?那李彦峰和苏闵柔本来就是一对姘头,他想什么时候去,谁能拦得住?我告诉你,郝玲珑,你吃了亏,可不能把气撒在我的身上。你要是再这样无礼,你知道我会怎样对付你。”

    郝玲珑哈哈笑道:“威胁我了是吧,切,我郝玲珑可不是吓大的。昨晚要不是你做的鬼,为什么早上看见我,你那么害怕?”

    杜清月暗想,这小子也太会联想了,脑子还真不笨,于是道:“你在我的面前切什么切,你以后说话得动点脑子,我看见你害怕是因为苏姐刚打过电话说你可能出事死了。苏姐说你死了,你却出现在门口,我难道不害怕吗?猪头,笨蛋,你以后再这样无端的猜测我,老娘会找人割了你的舌头。”

    杜清月一顿恫吓还真是吓住了郝玲珑,他隐约记得在苏闵柔的家里,苏闵柔说过要打电话给杜清月澄清事情的,难道苏闵柔真的打了电话给杜清月了?要是这样,自己还真的错怪了杜清月。

    虽然错怪了她,但是这恶女也不是好人,于是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澄清你没有通知李彦峰。”

    杜清月没好气的道:“郝玲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昨天差点死了,我很同情你,但是你要是把罪名强加在我的身上,我杜清月绝不允许。”

    此时杨大凤端来了荷包蛋,郝玲珑闻到荷包蛋的香味,肚子就饿得咕咕叫,正准备拿筷子去吃,忽然杜清月劈手夺过荷包蛋,一下子扔到垃圾桶里道:“我的食物宁愿喂狗,也不给你吃,你今天就饿一天吧!”

    看着香喷喷的荷包蛋被扔到垃圾桶里,郝玲珑心里都在滴血,心里不住的骂道:“恶女,恶女,我曹尼玛……”心里想着,眼睛就瞪着杜清月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杜清月也瞪着郝玲珑,眼光里闪过一丝杀气,心想,你小子再瞪一会儿试试,老娘还管不到你了?

    郝玲珑感到她眼光如箭,每一箭都射在自己的要害之处,心里开始害怕起来,心想,娘的,老子好男不跟女斗,忙收回眼光,站起来道:“不吃就不吃,饿一餐也死不了人。”

    他说着,眼光还是扫了一眼垃圾桶里的荷包蛋,心想多好的食物竟然喂了狗,这恶女糟蹋食物,不得好死。

    他悻悻的上楼去了,杜清月感到自己虽然在气势上压住了他,但是还没有从心里真正拿住他,万一这小子在背后整什么幺蛾子,还真是防不胜防。

    她想到这里,便对杨大凤道:“杨阿姨,待会儿我不在的时候偷偷的给他做点吃的,不能给他往外跑,有什么事打我的电话。”

    杨大凤忙道:“好的,杜总。”

    杜清月安排妥当,就打电话给戴芊芊,让她接自己去公司上班。戴芊芊来了,她坐在车子里,一路上都在考虑怎样对付郝玲珑。

    郝玲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掌握着她非常关键的秘密,如果要想郝玲珑彻底闭嘴,一是让他消失;二是让他成为自己战壕的士兵。第一步已经失败了,实施第二步的话,那就会假戏真做,成为真正的夫妻。可是她杜清月怎么可能真正嫁给一个穷小子呢?看来还是找机会实施第一步,杀了他一了百了。

    戴芊芊专注的开着车子,她可没想到坐在身后的老板在想着杀人的事,于是道:“杜总,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呀?”

    杜清月回过神来,道:“当然了,我刚做总裁,前任留下的问题太多,我能开心吗?”

    戴芊芊忙道:“问题虽多,不还有各部门的高管吗,你只要拿个主意,发个命令,他们还不得拼命去做啊?”

    杜清月笑道:“你以为做总裁就这么简单吗?——好了,开你的车吧!”

    躺在床上的郝玲珑一想到昨晚的情景,就吓得全身冒冷汗,想不到搞一个四十岁的寡妇都这么不安全,要不是自己命大,可能就见不到天日了,可是虽然如此,那个李彦峰要是知道自己还活着,会不会派人来追杀自己啊?

    他越想越感到心惊,总感到这花州市待不下去,看来得想个机会逃走啊,杜清月不是一共给了自己二十万了吗,有了这二十万,回乡下种田也行啊。

    正在琢磨这件事,忽然敲门声响起来,吓了他一跳,很不爽的问道:“谁呀?”

    只听杨大凤的声音道:“杜总走了,我又做了几个荷包蛋,你快吃吧!”

    郝玲珑心里一暖,心想还是乡下人好,真诚。

    他可想不到这是杜清月对他下的套。于是跳下床来,走到外面,千恩万谢的接过荷包蛋,一口气吃了个干净。

    他吃饱了,看着外面白花花的太阳,又开始想着出去,要把杜清月给的钱取出来,但是杨大凤为难的道:“杜总说了,不能让你出去一步,我也没办法。呵呵,郝先生,不如看看电视吧,最近在放小燕子,可好看了。”

    郝玲珑听着名字就想吐,便道:“我还是去睡觉吧!”

    他再次看着外面升起的太阳,心想,我要跑回来干什么,不如就当自己死了,在外面自由自在,多好。

    可惜后悔没有后悔药,还是睡大觉,活一天是一天。

    由于昨晚疲累、惊吓、睡眠不足等原因,他现在躺到床上就沉沉的睡去了。

    他做了一个梦,既美好又邪恶。他梦见自己走在一个幽暗的通道里,他一直往前走,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他正在焦虑无奈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装潢十分奢华的房间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知怎么就进了这个房间。

    他在房间里细细看,只见墙上挂着许多西方裸体油画,油画上得人都是女子,床上的被子上画着一个巨大的蒙娜丽莎头像,那蒙娜丽莎的眼睛像是活了一般,死死的盯着郝玲珑看,直看得郝玲珑有点发毛。

    他想逃离这间房子,忽然洗澡间的门开了,一个盘着湿漉漉头发的女子走了出来,那女子是典型的瓜子脸,下巴偏尖,很像动画片里的蛇精。她此时一丝不挂,两座雪峰高高耸起,看着就让人心血澎湃,何况她刚刚洗过澡后湿润馨香的身子。

    女子对他莞尔一笑,道:“你就这么只看不行动吗?”

    女子极具挑逗性的话语使郝玲珑再也忍受不在,上前抱住女子就一齐倒在蒙娜丽莎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