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银行空卡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3226字

    郝玲珑在舒爽到极点的时候醒了过来,伸手一探,他的下身已经稀里哗啦,被子也湿透了一大片。

    他坐起来,心想就算是春梦也不会这样吧,他昨晚还和苏闵柔颠龙倒凤,几乎掏空了身体,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呢?

    他立即跳下床,将湿了的被子、裤子都扯下来,拿到卫生间里去洗。由于家庭贫困,他早就学会了自理,洗衣服洗被子那是手到擒来。

    他洗完了衣服和被子,已经是中午时间,杨大凤的声音在下面传来:“郝先生,中饭做好了。你睡醒了没有?”

    郝玲珑心想,老子早醒了,这就来吃饭,哈哈,富人家有保姆就是好,吃饭能吃上现成的。

    他一面吃饭,一面看着客厅里面的电视新闻,现在正好是花州新闻正午播报,突然画面上显示城北一条进城马路草丛里出现一具无名男士,警察已经到场,四周拉起了警戒线,还有发现尸体的市民在镜头前说话。

    郝玲珑看那个场景就是昨晚自己被李彦峰抛尸的地方,可当时除了自己被抛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啊,现在怎么出现了一具男尸呢?

    由于好奇,他放下饭碗,走到电视面前,想看看男尸是谁?只见画面显示的男尸已经被野狗咬得面目全非,根本看不出面容来,警察也在寻找尸源,如果查不出来,只能当无名男尸处理了。

    看过新闻之后,郝玲珑一阵阵心惊,难道还有第二个男人被抛弃在那里,只是自己没有看见?可是那男尸所处的草丛就是自己所处的,怎么能没有看见呢,就算一时没有看见,野狗咬尸体的时候,自己总能看见吧。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在那儿做了无名男尸,而精神幻化成了人性回来了呢?

    可是细想想也不对,如果是自己精神幻化成人性,郑蓉会看不出来,杜清月难道也是瞎子?

    保姆杨大凤忽然见郝玲珑一眼不眨的对着电视看,同时又看自己,心想,这男人不会是疯了吧,不就吃个饭而已,用得着神秘兮兮的吗?于是走过来道:“郝先生,郝先生,你怎么啦?”

    由于在思考问题,杨大凤几次喊叫,他都没有听见,还是在听电视画面上一位早起锻炼的市民说话,那市民道:“我早上跑步跑累了,就在这个草丛边休息。……对,就在这里……忽然看到一条白花花的大腿,上面爬满了蛆虫,吓了我一跳,我心想,妈呀,一定是死人了,就立即报警了……”

    郝玲珑心想,如果那男尸是自己,这才十个小时不到,应该不会爬满蛆虫,也许是有人从别的地方运到这儿来的。但是是谁运过来的?为什么正好放在我呆的地方呢?

    他在思考这些问题,以至于杨大凤喊了好几声,他才听见,忙走到餐桌边吃饭道:“我没事,就是见到死人好奇,想看看。”

    杨大凤道:“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头都被野狗咬成白骨了,看着就渗人。我说郝先生,你可不能有那个癖好,太吓人。”

    吃过饭后,郝玲珑不再思考路边死尸的问题,而是将杜清月给自己的两张银行卡拿出来,他想把里面的钱取出一部分出来,大部分寄回家还债,小部分自己留着用。

    他对杨大凤道:“杨阿姨,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杨大凤吓得脸都白了,忙跑过来道:“杜总说了,你不能出去!”

    郝玲珑听到杜总的名字,心里就烦,忙道:“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就跟我一道吧!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这总行了吧?”

    杨大凤想想也行,于是就跟他一道出去。

    郝玲珑只是取个钱,所以到了最近的银行点,可是把银行卡输入电脑,得知的是里面没钱,银行里的美眉还以为郝玲珑来存钱的,便很礼貌的道:“先生,你想存多少?”

    郝玲珑忙道:“不存钱,取钱,里面是不是十万啊,都给我取出来。”

    美眉仔细打量了一下郝玲珑道:“先生,你确信是来取钱的?这是你的卡吗?上面显示的信息是杜清月,而且只是空卡,上面连一分钱都没有呢。不过你这张卡很值钱,如果存钱的话,利息会很高。”

    我靠,原来只是空卡,这杜清月也太会玩了,说什么让老子做上门女婿十万,买处男十万,原来都是忽悠人的。这该杀的杜清月,老子让你顺利当上了总裁,你就是这样对付老子的?不干,不干,晚上我就和她没完。

    郝玲珑无奈的取回卡,试了试其他的卡也都是如此,郝玲珑一肚子的恼火,简直要把银行都给掀了。他走出银行,“啪啪啪”就给杜清月打电话,可是电话声响了两声,直接就被对方摁掉,他只听到里面电信妹妹悦耳的声音:“先生,你拨叫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我靠,我去你大爷的,你个恶女杜清月,我饶不了你,你等着。

    郝玲珑气呼呼的回到家里,看了看楼上楼下的家具,以及三楼储物间,心想这些家具和储物间里的东西一定值不少钱,到时候她不给我一个答复,老子就卖家具,老子也会把储物间的门撬开,里面的玉石、花瓶都给倒腾掉,能卖多少就多少。你杜清月不仁我就不义。

    正恨恨的想着心事,杜清月就带着人提前回家了,她进屋的时候,身边不但有戴芊芊,还有柱子等黑社会的人,这些人不是红头毛,就是绿头发,正眼神不善的瞪着郝玲珑看。

    郝玲珑打了一个激灵,心想,这杜清月想干什么?老子还没发火呢,她倒是带人兴师问罪了,于是恨恨的道:“杜……杜清月,你不要欺人太甚,仗着人多就可以胡来是吧,老子今天还不吃你那一套。”

    杜清月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抱着胸,问道:“你说今天干吗出去了,还给我打电话?”

    我靠,我干吗出去了?老子找你的罪证去了,于是气呼呼的将两张银行卡扔到杜清月面前道:“这就是你给我的钱是吧,钱呢?”

    杜清月瞟了一眼银行卡,淡淡的道:“原来你去取钱去了,你想用钱我可以给你啊,你怎么偷偷摸摸去取钱呢,你这种行为很不好。”

    “我靠,我的钱我不能取吗?还偷偷摸摸,老子像是偷偷摸摸的人吗?倒是你杜清月给空卡给我才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呢。”

    “切,一个大男人怎么为了钱就斤斤计较,我答应给你的就一定给你。”

    “靠,我不为钱我干嘛要做你的上门女婿,干嘛卖处男之身啊。”

    “那你是一定要钱了?”杜清月眼光里带着杀气。

    “我只要我的钱……”

    郝玲珑还没有说完,杜清月扫了一眼柱子道:“郝先生想要钱,你觉得呢?”

    柱子知道该是自己发挥的时候了,于是嘿嘿笑道:“那就给他一些好了,嘿嘿……”

    他说着,上去就给郝玲珑一拳,打得郝玲珑身子一个趔趄,眼前全是星星。妈的,不给钱还打人,这还有王法吗?这还有法律吗?

    柱子打了一拳,对身边的人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杜总出出气,打这小比样的。”

    顿时这一群人围着郝玲珑拳打脚踢,恨不得将他打残废了。郝玲珑心里又恐又怒,心想,妈的,老子不反抗,你当老子是软弱可欺,今天就是死也要和你拼了。他心中这么想,忽然一股丹田之气升起,顺着膻中、气海等穴道流入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和手少阳胆经,气流运行一周就到了他的手掌劳宫穴,他就感到那股气流在劳宫穴上旋转,于是身体充满了力气,手上也增加功力。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被打气出了力气来,于是站起来,一拳就把一个红毛小子打飞了,那小子的后背直接撞到墙上,然后顺着墙跌倒地上,口吐鲜血。

    这一下变起仓促,谁也想象不到。柱子一看自己的人伤到了,心下大怒,一拳头就砸向郝玲珑的面门,郝玲珑手上有了气流,胆气壮了,伸手就接住他的拳头,然后一用劲,就听得“各支支”响声不断,柱子拳头的骨节都被他捏碎了,疼得柱子“啊啊”大叫。

    柱子的那些手下不能眼看柱子吃亏,一个个如饿狼一般扑过来。郝玲珑毫不畏惧,居然三拳两脚就把这些人打倒在地。

    杜清月本想看一出打人图,却想不到柱子这些人没用,被郝玲珑打得东倒西歪,心里惊恐,便看了看身边的戴芊芊。

    戴芊芊是特种兵转业的,身形灵活,武艺高超。她见杜清月看着自己,知道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于是柔身而上,一手拿住郝玲珑的手肘,一手拿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拧,郝玲珑的整条手臂几乎要断了,疼得他也“啊”的一声惨呼。

    戴芊芊更不答话,一条腿的膝盖撞击郝玲珑的小腹,郝玲珑疼得一弯腰,戴芊芊就用自己的手肘敲击郝玲珑的后背。后背是人的中枢神经所在,这个地方被敲击,再厉害的人也会被打趴下。郝玲珑几声惨呼,就趴到地上,戴芊芊一只脚就踩在他的脑袋上,只要他敢动一下,戴芊芊就可能踩碎他的脑袋。

    郝玲珑手掌虽然有了气流,但是哪是特种兵出身的戴芊芊对手,几下就被她制服了。

    戴芊芊彻底制住了郝玲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就看着杜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