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真相调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3219字

    杜清月的脑子也有点乱,本想很轻松的教训这小子,想不到还要戴芊芊出手,柱子这些人简直愚蠢到家了,可是这也凸显出郝玲珑越来越厉害了,自己有难以压制他的可能。所以她眼睛里现出杀意,想把郝玲珑结果了,一劳永逸,可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家里,又有这么多人看见,杀了郝玲珑,就等于把自己放在法律的烤炉上烘烤,这种事,她杜清月是不干的。

    杜清月略想了想道:“把他的两只手踩烂,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向我动手!”

    戴芊芊穿着大头皮靴,踩烂人的手还是分分钟的事,于是就狠命的踩下去,十指连心,疼得郝玲珑惨叫连连。

    杜清月道:“你现在该知道老娘厉害了吧?我劝你好好长长眼,不要对我大喊大叫,你听明白了吗?”

    我去你大爷的,老子听不明白。

    郝玲珑在心里大呼,可是手指被踩得血肉模糊,他想不明白也要想明白,这杜清月就是恶女,自己落在她的手里就像小鸡落在屠夫手里,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

    他无力的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心里难受,就想立刻死了。

    杜清月心想,如果把他弄狠了,让他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人也没有意思,最好是保留他一点反抗意志,那样他就可能想办法逃出去。等他逃出去的时候,再慢慢的弄死他,到时候自己的私生活和坐上总裁不光彩之路就没有人知道了。

    她心里盘算着这些事,于是就对郝玲珑道:“我答应你的钱迟早会给你,不过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要那些钱也没有用。等这个月十五号的时候,我会把一个月三千块钱给你。但是你要听话,不可以对我阴阳怪气的说话,不可以说三道四。你只要听话,一年之后我说不定在花州市给你找个像样的工作,而我杜清月也会答应给你自由的。”

    杜清月的软话还是激起了郝玲珑的希望,但是也只是希望,谁知道她会不会不守信用或者是临时变卦啊。

    杜清月又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对你都是没有恶意的,你我现在是名义上的夫妻,不论把你搞成怎么样,对我都没什么好处。所以从现在起,我不希望今天的事再次发生。如果你答应,你还是你的上门女婿,我也会想办法对你好。你觉得呢?”

    这就是杜清月想要和好的意思,她其实也不想这样持续下去。郝玲珑虽然受了极大的侮辱,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面前这么多人,于是叹息一声道:“你是这个家的主人,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你给我的钱一定要兑现,要不然你就杀了我算了。”

    郝玲珑不是斤斤计较这些钱,而是想着还在家乡受苦的父母亲,他们为了自己读书借了许多外债,他自己不管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可不能令父母生活无着落吧!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杜清月是感觉不到他的心情的,自然以为他眼睛里为了钱,心里开始鄙夷他起来,心想,你只要是为了钱,我就能拿捏住你。

    于是杜清月示意戴芊芊放开他,戴芊芊的脚拿走,郝玲珑的手就解脱了,可是疼痛仍然使他无法忍受。

    晚上很快来临,柱子等人也走了,杜清月晚上有应酬,也离开了别墅。

    杨大凤默默的将家里清理干净,扫除了血迹,将家具摆回了原位,然后给郝玲珑手部包扎纱布。

    杨大凤很同情郝玲珑,不住的道:“郝先生,你就不要和杜总怄气了,这样对你不好。杜总虽然对你严厉了一点,可也是为你好。你说你吃她的、住她的、用她的,干嘛不依不饶还要她的钱啊?”

    郝玲珑申辩道:“谁稀罕她的钱了,是她不允许我出去工作,我没钱怎么过日子?你看我也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又是大学毕业,我总不能躺在家里做个废人吧?”

    杨大凤想想也是这个理,便笑道:“杜总那是疼你,你知足吧!”

    靠,她疼我才怪呢?这杨大凤睁着眼睛说瞎话。

    晚上郝玲珑都吃的很少,躺在床上,老是想着杜清月看自己怪异的眼神,妈的,这恶女让自己快疯了。

    他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睡梦中又进入那个奇怪的房间里,又见到如蛇精般的女子,又同样是在床上颠龙倒凤、巫山云雨……,但是醒来后却没有梦遗。

    到早上的时候,忽然发现两只手不疼了,包扎在手上的纱布反而觉得是多余的,他便撕开来一看,烂了的手指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就像没有受伤一样。他感到不可思议,就算受伤破了一块皮,也要好几天才会结痂变好的,可是自己一双手受伤那么严重,骨节几乎都断了,怎么好得这么快?

    他心中虽然疑惑,可是也没有多想,但还是把纱布包在手上,他不想让杜清月知道自己的手好了。

    接下来的三天,郝玲珑没有听到外面丝毫的消息,既没有李彦峰的,也没有苏闵柔的,他只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看看电视打发时间。杜清月照样是早出晚归,他们几乎是不见面不交流,杜清月回来的时候,他就躲在房间里睡觉,杜清月走了,他就走出来透透气。他不想见到那个恶女,不管她穿着多么时髦,多么吸引人,他都不想看。

    大约杜清月也不想看他,所以从来也没有敲他的门,她每次回来只和杨大凤说说话,然后就到自己房里做自己的事。不过这三天倒是没有带男人回来,她也没有在外面过夜。郝玲珑不知道她一个人在房间里会不会玩跳蛋或者是看A片,反正她的事,自己是不闻不问也不想,爱咋的就咋的。

    但是三天之后发生的事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天杜清月走了,他就起来吃早饭,吃完早饭准备又去休息,忽然有敲门声,保姆杨大凤忙将门打开,只见一个穿着亮面红色抹胸衣服的女子站在门口,她手里还提着一个精致的小包,看上去时尚靓丽。她脸上画了淡妆,眼睫毛很长很好看。

    杨大凤问她是谁?要找谁?女子问是不是杜清月的家,杜清月在不在?

    杨大凤点头道:“不错,是杜总的家,杜总现在不在家。不过她的先生郝先生在家。你有什么事吗?”

    女子失落了一下,准备离开,忽然看了看客厅里的郝玲珑,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似的,便道:“那我就和郝先生说说吧!”

    女子说着,走了进来,郝玲珑虽然不管杜清月的事,但是也好奇这女子来找杜清月,心想她不去公司找杜清月,反而到家里来,一定有什么隐情吧!于是很客气的向她打招呼。

    女子道:“我是市招商局的一个公务员,叫赵欣瑶。是关于我哥赵乐鸿的一些事和郝先生聊聊。郝先生知道我哥赵乐鸿吗?”

    郝玲珑心想,我哪知道你哥啊,也没有人跟自己说过,于是很礼貌的摇摇头,然后在客厅分宾主坐了,杨大凤给赵欣瑶泡了茶来。

    赵欣瑶谢了杨大凤,然后看着杨大凤离开,便道:“其实我哥赵乐鸿是杜清月杜总的前男友,这件事杜总没告诉你?”

    女子有点好奇的看着郝玲珑,一般丈夫对妻子的前任或多或少都是了解的,想不到她提到赵乐鸿,郝玲珑是一点也不知道。

    郝玲珑忙豁然的道:“原来是这样。可是我和杜清月结婚有段时间了,我相信她和你哥已经划清了界限,不知你提起这件事有什么用意吗?”

    赵欣瑶脸上有点悲哀道:“就算有什么用意也没有用了,我哥死了有两个星期了,是车祸死的。但是最近发生了几件事涉及到杜总,所以我就冒昧的到府上来问问。”

    郝玲珑真不想了解杜清月的事,感到这个恶女到处是刺,一旦沾染上了,拔都拔不出来,于是摇摇头道:“关于杜清月的事,你最好找她,她现在是威愿公司的总裁,我相信你找到她是不难的。”

    赵欣瑶忙道:“如果能轻易找她说,我早就找了。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也许这些事也涉及到你,所以我必须要跟你说。”

    郝玲珑本心是不想惹这些事,可是他这几天在家也确实闲得无聊,就当是听听故事了,于是点点头道:“你要想说就说吧,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杜清月的事是杜清月的事,与我郝玲珑毫不相干。我们虽然是夫妻,可是我对她的事一点也不了解。”

    赵欣瑶笑笑道:“你不用这样解释的,也许你听过之后还觉得与你无关,那就当我没说。”

    于是赵欣瑶一口气讲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在一个月前,杜清月就要求赵乐鸿做她的上门女婿,因为条件太苛刻,赵乐鸿没干,杜清月和他吵了几次,都是不欢而散,后来赵乐鸿就不明不白的被车子撞死,到现在警察局定性还是车祸意外身亡;第二件事是,市政府商务部调查出威愿公司存在违规集资的问题,而当时主管这件事的正是担任投资部经理的杜清月,可是集资的钱都是由赵乐鸿担保的,所有的档案信息也是由赵乐鸿保管的,现在赵乐鸿死了,这集资就成了一个谜;第三件事是,因为商务部在调查集资的事,所以赵欣瑶就清查了赵乐鸿的遗物,她居然在赵乐鸿的遗物里翻出一本找工作简历,那简历赫然就是郝玲珑的,并且上面写了一行字。